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第一千一百五十一章 血神海

    血雾如同瀚海,气势惊世。

    那血雾遮天蔽日,将这根枝桠前方完全掩盖,看不透,可斩断神兵,而且那血雾神秘,透发出令人心颤的力量,让真神都心惧,武神不可走进。

    血神海!

    这并非真正的汪洋,而不过是血雾掩埋,造成的可怕画面,远远的望过来,的确有瀚海模样,它如同一道天堑,截断了人们的神念,与前程。

    立于血神海前方,神域一众人均是蹙眉,觉得事情非常棘手,除非是清漪在此,可祭出神荒仙葫,打出截天匕,劈开这一重重血雾,不然以他们的力量,休想迈入这一血神海。

    人们望向凌风,目前来说,他们束手无策,觉得打不开这一血神海,但大魔王不同,能够驱走那些武神,又飞回到这里,也意味着他有些想法。

    “没有十足的把握,但可一试!”

    凌风冷冽的说道,那血雾中很不对劲,似乎有大凶险,他也不敢保证能够走进,但至少可以斩掉一部分,尽管这非常冒险,但这并不代表着他们不能够进入。

    “呛!”

    话音落下,凌风血脉一颤,截天匕飞出。

    “嗤!”的一声。

    截天匕禁自向前劈了过去,如同一道璀璨的闪电,直刺进血神海中,凶戾的锋芒,一下将血雾粉碎,血神海裂开了一道罅隙,远远的向前延伸。

    “当!”

    可就在此刻,截天匕一颤,瞬间止息。

    自那血神海中伸出了一只可怕的利爪,能有山岳那么大,拍在了截天匕上,想要将它镇住,而且那凶力非常可怕,让得凌风脸色瞬间煞白,眉心流出了一滴血。

    “开!”

    凌风竭尽全力,截天匕迸射出焚道闪电,刺伤了那只利爪,想要遁走。

    “咚!”

    可,整个血神海都摇颤起来,像是一只硕大无比的凶兽正立起来,而那只利爪也生生的抓住了截天匕,想要将上面的气息抹掉,那力道太恐怖了,像是千万座大山一同镇压下来,令得凌风的四道焚道都瞬间粉碎,烙印在截天匕上的神念正在粉碎。

    “对上大凶了!”

    凌风神色难看起来,竭尽全力,但根本不够看,暗中的那只凶兽太惊世,一只利爪就有这样的神能,令人惊颤,眨眼间,无尽焚道被镇压,凌风心神都在颤抖。

    “五重石!”

    凌风大喝,直接扔出了五重巨剑,重达五千万斤的巨重,如同滔天涟漪,令得血神海都在撕裂,直接砸向了暗中的那只利爪。

    “当!”

    然而,那暗中的利爪相当暴戾,直接抓住,无尽神能正在杀进五重石内,要将其中的烙印斩掉,彻底掌控这一枚奇石,而此刻,人们也隐隐的望到那浩瀚的神力。

    非武神!

    而是真神之力!

    而且,从其战斗力上来说,绝对能够与当初的清漪四人并论,非常可怕。

    “斩掉你!”

    五重巨剑被禁锢,截天匕也落入了那只凶兽的爪中,令得凌风相当狂暴,这可都是他的根本,绝不容有失,等同于生命。

    “嗤!”

    这一刻,凌风怒了。

    丹田中飞出了一柄刃,完全由闪电构成,快到匪夷所思的地步,直接杀进了血神海,令得血雾翻滚,一寸寸的崩掉,可怕的气势正在碎掉。

    天道凶刃!

    这才是凌风本命的凶兵,可瞬间斩掉武神,不过受到了神荒圣主嘱咐,他一直不曾祭出,但此刻生死攸关,他也顾不上那么多了。

    “噗!”

    暗中有鲜血飞溅而出,那只利爪受伤,连可怕的神力都断开了一个豁口,但此刻的天道凶刃还斩不掉一位真神兽,毕竟,兵器再凶,其能够发挥出来的力量,还是来自于持兵器的那个人。

    “咚!”

    下一刻,第二只利爪出现,直接拍向了天道凶刃,要镇压炼化。

    “啊!”

    凌风张口喷血,脸色煞白,天道凶刃受到禁锢,一股可怕的神力正透过凶刃,直接杀了过来,令他血肉都龟裂而开,血脉暗淡无光。

    “怎么回事?”

    人们大惊,纷纷飞出,一道道神虹打进了血神海中,想要分散那一只可怕凶兽的注意力,可瞬间石沉大海,根本没有惊起任何波澜。

    “逼我杀兽!”

    此时,凌风血气沸腾,怒意从眼眸中喷薄而出,要是一下被夺走三种兵器,这简直是在要他的命啊,本来他非常忌讳那一只凶兽,但目前来看,似乎那一只凶兽不能走出血神海,不然早该杀出来了。

    可问题是,那只凶兽太强,即便是绝壁之境来临,也断然斩不掉。

    “远离此地,我要和他血拼!”

    凌风龇牙,非常冷然,他可是一只小怪兽,惹急了他,都会付出代价。

    真神兽又如何?

    一样杀!

    “杀!”

    在秦弑天他们远离此地后,凌风双目迸射出一道道豪芒,直接向前,惊得凌清四女花容失色,担心凌风会出事,就连远在后方的熊波淘、精瘦老人两位武神,也惊呼出声。

    可就在临近时。

    凌风打出了噬灵珠,从其中飞出了一道道烟霾,直接斩尽了血神海中,九色神能流淌,可粉碎万物,毋庸置疑这是他从天狼陵冢中得到的,从禁锢在前方的可怕烟霾中摘下来的。

    “嗤!”

    这一下,那暗中的凶兽一哆嗦,利爪飞回,被那九色神能伤到,非常吃痛,而凌风也瞬间将天道凶兵从中召唤回来,飞进丹田。

    “要你命!”

    凌风凶悍的吓人,无尽烟霾中,一道黄泉水喷出,直接射向凶兽利爪。

    霎时,血神海出现了一个个大窟窿,根本不能与黄泉水媲美,被立刻斩掉,而那利爪在碰触到黄泉水时,像是藤条一样遁走,上面也出现了一个个血窟窿。

    “嗷!”暗中低沉的吼声惊世,震得凌风血气都在翻滚。

    “来啊,互相伤害啊!”

    凌风双目充血,黄泉水一道接着一道打出,若非焚道闪电与焚道淡火独特,能够截取黄泉水,他根本奈何不得暗中的真神凶兽。

    但此刻,他霸道了!

    如入无人之境,血神海被撕裂,黄泉水禁自的飞向远方,不过,黄泉水固然惊世,但也会伤到他自己,因而他也不敢向前迈步,远远的打出,但范围非常有限,仅能够将五重巨石与截天匕从那凶兽利爪中夺下来。

    但这也足够了。

    “噗!”

    下一刻,凌风倒退,张口喷血,与暗中的凶兽对峙,这其中的较量太惊人,令他都受了重伤。

    “向前!”

    他吞下几枚神丹,令气血恢复过来,不曾退出血神海,四道焚道完全可撑开血雾,令他不受伤,但也唯有焚道才有这样的神能,普通的神虹根本不够看,而且时间也非常有限。

    他禁自向前。

    指尖上,烟霾喷薄,黄泉闪耀,都在焚道闪电的控制下,惊得暗中凶兽低吼连连,不敢靠近,而在凌风接近时,主动遁走,怕遭受黄泉诛杀。

    “这是什么鬼?”

    人们惊懵了,一个个愣神,前一刻那凶兽还不可一世,可这一刻竟然被逼迫到遁走,他们能够感觉到整个枝桠的颤抖,那是凶兽在奔跑。

    “没羞没臊的真神兽。”精瘦老人目瞪口呆的说道。

    “太没节操了。”熊波淘也点头。

    他说的不是真神兽,而是荒门小七,这个家伙不声不响,却得到了烟霾与黄泉,这怕才是真正的大造化,一旦祭出,真神都只能跑路。

    不过,他们也觉得暗中的凶兽很古怪,黄泉的确可伤到它,乃至于诛杀,可问题是,以凌风目前的实力,根本就是拿黄泉来唬人的,要是真神暴杀过来,一两道黄泉可镇压住,而只要一道真神力就能将荒门小七诛杀。

    但,暗中的凶兽竟然……跑了?

    凌风神情凝重,他尽可能的将黄泉洒开,不会阻碍到自己前行,留有空隙,非常警惕的盯着前方,也担心真神凶兽会杀来。

    “不对,它受重伤了!”

    下一刻,凌风立刻警醒,明白过来,星图至强曾迈入这一血神海,但遭受了灭顶之灾,在原地留下了一具具尸骨,还有大片金色的血迹,不是来自于武神,而是那只真神兽。

    “它没有想象中的那么强悍,不过是在佯装!”

    凌风咧嘴,真神兽受创,在没有神丹的情况下,想要痊愈非常不易,而斩掉了那么多武神,它伤势太重了,此刻怕也是樯橹之末,而且担心暴露,会让那些个真神惦记上。

    “追你三百里!”

    凌风发狂,对这只凶兽非常的气愤,先前竟然想夺走他三件至宝,还想要斩掉他,怎么都不能让它舒服。

    下一刻。

    他祭出了寸神,之间喷薄着黄泉,高举了天道凶兵,直接追杀进血神海深处,吓得那真神凶兽撒丫子狂奔,而正如凌风猜测的那样,地面上鲜血不止,金灿灿的,而凌风也毫不犹豫的汲取过来,打进了玉碗中。

    “轰隆隆……”

    整个血神海像是炸了一样,万马奔腾,一只真神兽被一位武神追杀,那世界奔跑,看懵了所有人,他们觉得整个天地都疯狂了。

    这个大魔王到底要干什么。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