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第一千一百四十九章 太阴

    深邃的天地间。

    神能惊世,一股浩瀚的气势,正由凌风的左眼迸射而出,三十丈的氤氲,将凌风整个人都掩盖在其中。

    光雨飞现,像是有一尊仙要走出来。

    “嘭!”

    五重门激荡,五十碗神血,演化无尽神能,在他左眼中盛放,闪电长矛折断,一片深渊粉碎,而当九重蜕变时,他左眼深邃浩瀚,如同一片瀚海。

    突兀的。

    一声巨爆,由左眼闪现,下一刻,一轮月亮飞出,驱散了无尽炙热与光亮,它黑沉沉的,凝练着无尽的森冷与寒凉,一瞬间,整个五重门都沉沦了,只因这一轮月亮太冷,可轻易而举撕爆空间,可覆雨间毁灭武神。

    太阴!

    古来就有这样的神话,代表着一轮月亮,与太阳对峙,截然不同,太阳代表着光明与炙热,而太阴相反,是至寒的神能,是黑暗的王者。

    而黑色才是月亮本来的颜色!

    正当凌风暗自惊喜,觉得这轮月亮太冷,可镇压一位位王者时,他左眼持续惊爆,一道道光喷薄而出,第二轮月亮飞出,第三轮月亮惊现……远远无止境。

    这的确是月亮!

    但,又非常不同,每一轮都相仿,可真正却体悟,会发现其中的区别,那都不是真正的月亮,而是一轮轮至寒黑暗星辰,与月亮地位相同。

    “嗡!”

    终于,在三日后。

    无尽月亮飞现,每一轮月亮看似非常大,可实则非常小,在他左眼前盘绕,如同一片天穹,构成了不可逆的画面,无与伦比。

    太阴神图!

    这是一门非凡的神通,代表的不止是一轮月亮,而是整个天宇的“月亮”,是至寒的全部。

    “太阴意味月亮,那神图岂非是……”

    凌风震撼不已,整个人都懵掉了,他觉得这一神通太超脱,竟是孕育出了半偏天,将整个宇宙间的黑暗与阴森全部打入其中,这要是压爆出去,那会是多么恐怖的景象?

    而且,这一幕的出现令他怀疑,当神图走到尽头,是不是要重铸一片天。

    这就是天道真谛吗?

    他看不透,至少目前的境界,还涉足不到这种境地,而在神武大陆上,天道人物太稀少,像神荒那样的势力中,也不过只有一尊而已。

    “轰!”

    最终,太阴神图完全飞出,无尽轮“月亮”构成,远远望去就像是一个瞳孔大小的太阴,而在下方似乎有奇诡的气流在汹涌,上方有奇怪的雾气在朦胧。

    这无疑也映衬出太阴神图的神秘。

    它非常的平静,看不出任何可怕的地方,但凌风能够从中体会到那森寒的漠视,像是俯视苍生的主宰,亦是主宰万物的天道。

    与焚道闪电相近。

    “如何祭出?”

    凌风沉思,觉得非常棘手,左眼深邃浩瀚,有种失控感,而且对于这神秘的太阴神图,他望不透,也体会不到真正可怕的神能。

    “以神祭,可望透神空,以力祭,可粉碎神能!”

    仙灵火热的说道,尽管它觉得凌风的天赋神血相当霸道,可还是被震撼到了,这种血脉万古洪荒都不多,其中孕育着涅盘真火,这才是无与伦比的。

    而且,太阴神图也不过是它孕育的神通,还不曾出现在一位武神身上,而此刻凌风掌控,它也想见证其中的奥义,体会太阴神图的极尽。

    “神祭?力祭?”

    凌风愣住了,进而咧嘴笑道:“我神虹与神魂合一,实乃一位古武,无论是哪一种祭,对我来说性质都是相同的,可问题是,这是神通,要如何祭出?”

    “祭炼瞳孔,那才是太阴神图的魄,进而血脉相连,可随时打出!”仙灵说道。

    “瞳孔本就是我身体的一部分,还要祭炼么?”凌风费解的问道。

    “它融入了太阴神图,截断了一部分,这会是一个完全陌生的瞳孔,若非太阴神图处于第一重境,怕是此刻你的瞳孔已脱体飞走。”

    “……”凌风惊出了一身冷汗,他觉得这门神通奥秘太多,令他不敢真正的得罪这一仙灵。

    而下一刻,他打出焚道闪电与焚道淡火,将整个瞳孔都祭炼了一遍,斩断了那一道道截断身躯的脉络,令瞳孔回到身体,与古武神力贯通,可随时催动。

    “这门神通有什么特别之处?”

    凌风心中激荡,满怀期待,不入天道,很难发挥出神通的真正威能,但这门神通不同,有数重境,而第一重境应该是针对武神的。

    “开!”

    凌风仰天长啸,将四道焚道全部祭出,打进了左眼中。

    霎时,左眼瞳孔黑暗下来,本来圆润的部分,骤然裂开,形成了一个黑洞,从中飞出了太阴神图,一轮轮尘土大的星辰绵延无尽,构成了一片暗黑的天。

    “嗡!”

    它飞出了瞳孔,出现在凌风眼前,气势低沉,冷如寒冰,但远远还没到威胁到武神的境地,可是当四道焚道涌入的那一刻,太阴神图突兀的爆开,满天飞舞,如同天女散花一样,飞向了四面八方。

    这一下。

    它遮盖了方圆三丈,像是细小的烟霾,但凌风左眼锃亮,像是透视一样,可看清楚每一轮“月亮”,它们漆黑如墨,上面有魔火在焚尽,而这无尽“月亮”间,彼此牵连,不曾真正的分离。

    而在那三丈空间内,天地沉沦,漆黑一片。

    “咻咻……”

    下一刻,那一轮轮“月亮”飞回,瞬间就凝固成一轮太阴。

    但,那太阴中间炙亮。

    “轰隆隆……”

    太阴神图爆了,粉碎性的力量,打爆空间,令得五重门上空的星辰都凋零下来,惊碎万道,令得凌风都暗自吃惊,这种力量非常可怕,可瞬间斩掉六七级武神。

    不过,他不受这种粉碎性力量影响,处于后方。

    “嗡,啵……”

    但,那太阴不曾过去,那爆炸崩开的满天涟漪,有奇诡的重聚,以一种令凌风都惊悚的势头,轰然挤压,那一刻整个空间都颠沸,那简直就像是一位八级武神,顷刻自爆,而且是从四面八方向中心的自爆,恐怖力量都聚集在一点,能把神道境的武神统统诛灭。

    “这就是神通?”

    “这就是太阴神图。”

    凌风双目惊爆,射出一道道闪电,觉得匪夷所思,一门神通完全是颠覆性的,像噬空都不可并论,他怀疑七绝走到颠覆,怕也要俯首在神图下。

    “啊!”

    可他还没能惊喜多久,整个身躯就剧痛起来,左眼瞬间黑掉,看不清楚任何事物,眼眶都裂开了,刺痛感直达神魂,让他觉得世界末日来临。

    “怎么回事?”他嘶哑的吼道。

    “不要惊慌!”仙灵非常淡定的说道。

    “我擦!”

    凌风眼睛流血,失明了,他恨恨的说道:“你丫的来试试。”

    “这是神图后遗症。”

    仙灵解释道:“神通太霸道,有驳于天道,会遭到反噬,除非自身打破那一道门槛,不受天道禁锢,这才是武神境而已,真正的反噬来自于你,要是到了真神、天神境,反噬会更霸道。”

    “不过,你的左眼不会真正的失明,只不过要有个过程,而且……”

    “而且什么?”

    凌风心神松了,只要不是真正失明就行。

    “而且,你太弱,还不能驾驭这种力量。”仙灵直言不讳,让凌风颇受打击。

    “十天内,不可催动太阴神图,否则不止你的眼睛会瞎掉,很可能武道修为也会被斩掉一小半。”仙灵说完,就跑了,它怕凌风捉住它打爆。

    在武神境得到神通,各种禁锢与反噬也太多,意义并非那么重大。

    一个时辰后,刺痛感逐渐消失。

    太一真水流出,让凌风左眼愈合,这是道伤,一般的神丹根本不可治愈,唯有太一真水才行,瞳孔中的黑洞闭上,不再呈现出奇诡状态。

    “十天时间……”

    凌风气的直咧嘴,觉得身旁都是坑,随时不小心都会把自己埋掉,他先前根本不知道太阴神图有这么禁锢与反噬,否则也不会急于将其祭炼出来。

    “要小心一些,可千万不能把自己弄瞎了。”凌风嘀咕道,太阴神图的反噬可是非常恐怖的,那“瞎”可不止是眼睛失明,而是彻底的感受不到眼前的事物,是从神魂与武道上的断绝。

    而他也暗自纠结。

    马上血战就要来临了,太阴神图能够暴杀,可问题是,要是斩不掉对手,他在反噬的情况下,很容易就被斩掉,这是一个杀手锏,也是一个坟墓。

    他又在五重门休整了三日,才徐徐的退出,飞临紫竹林。

    此时。

    神山上,大部分武神已飞向了神树,每一个都磨刀霍霍,准备大干一场,就连神榜上的武道天才们,也近乎全部离开,整个紫竹林都很空旷。

    而在凌风归来时,秦弑天、玲雪文他们也纷纷睁开眼睛,眼中精光闪耀,又进境了不少,不过那种神丹已经耗掉,他们的境界又落下来,一旦碰上寒神那样的狙杀就非常凶险了。

    因而,他们也格外慎重。

    “傲仙、神风都不曾离开!”这时,凌清走了过来,轻声说。

    “预料之中。”

    凌风奸诈的笑道:“关键时刻,将他们拖进战场。”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