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第一千一百四十八章 神血不够,自己来凑!

    天空平静,暗光如飞流。

    一颗颗星辰,就像是缀在天穹上的宝石,闪闪发光,勾勒出不一样的天空。

    凌风盘坐在星空下,放佛是一座石雕,整个人都懵掉了,他怎么都没有想到,这个仙灵竟然出了这么一个主意,这也是他先前都不曾想过的。

    祭炼他的神血!

    仙灵非常慎重,并非调侃他,对他极其认可,觉得他的神血,在量上还不能与真神血媲美,但在质上绝对可并肩,这样的血精,每一滴都是一枚巨石,可令瀚海生惊澜,能够在短时间内祭炼出神图。

    “太阴太阳,不过是神图的第一重境?”凌风问道。

    “是!”

    仙灵肯定的说道,但她闭口了,不想过早的将下几重境说出,让眼前这个人始终忌惮她,不敢把她怎么样,这让得凌风很气恼,但还真不敢对此时的仙灵不敬。

    已走上了这一条武道,他不可能还有退路。

    “唯有神血方可祭炼么?”

    凌风蹙眉问道,他觉得想要祭炼出第一重境就非常困难,更不要说第二重境了,要是有其他途径,他可想尽办法做到,但神血太难得。

    “天地奇珍,或可。”仙灵说道。

    “恩?”

    凌风双目一亮,将一株株奇神药祭出,请仙灵指点迷津,可是仙灵摇头,直言不讳,这些奇神药的确非常稀有,但还称不上天地奇珍,那均是无上瑰宝,每一种整个天地只能找到一个。

    凌风气馁,怀疑仙灵是在故意刁难他。

    不过,他也觉得目前奇神药是不可祭炼神图的,而神血才是唯一途径,他本来想着这么多神血,即便不能够让神图真正飞出,也会到趋紧圆满的地步,但事情远比他想象的更棘手。

    神血不够,自己来凑!

    仙灵飞进了噬灵珠中,但那轻描淡写的一句话,却令得凌风沉思了许久,这种神通对他来说非常重要,马上就要杀上神树,与神榜上的武道天才激战,而且他还听闻到有上一代的王者来了,这就非常可怕了。

    在这种情况下,秦弑天他们太弱,不足以面对这样的局面,而他只能走到更强的地步,在生死时刻,独战天下。

    因而,这种神通就要祭炼出来了。

    “放神血,祭炼神图!”

    一刻钟后,凌风冷静下来,紧眯着眼睛,杀意腾腾。

    这种自杀的方式,的确非常白痴,但正因这种白痴,他会让那些个暗中的对手付出血的代价,何况已走到了这一步,他也不想就这么放弃。

    “来吧!”

    下一刻,凌风割破手腕,任由神血流到玉碗中,他的血呈现出淡红色,与傲娇鸟的赤金不同,与秦弑天的殷红也不同,可毋庸置疑的是,那神血非常的剔透,像是碎掉的珠玉,闪耀不休。

    他一口气放出了五大碗神血,直至脸色煞白,身躯发虚才停止下来,觉得精血流失太多,这对自我不利,而且他还不知道自己的神血,到底有多么惊世,要是与傲娇鸟相仿,那么放再多的神血,也远远不够祭炼神图的,把自己放干,也无济于事。

    “祭炼!”

    他轻喝,放出了焚道淡火,打向了五大碗神血。

    “嗤嗤……”

    霎时,血芒冲天,在焚道淡火中,那神血闪耀,从中飞出了一只凤凰,沐浴着天劫,仰天长啸,深邃的星空中,似乎有一颗颗璀璨的星辰,正在勾勒出不同的血脉。

    “吼!”

    不时,竟是有妖魔飞出,有神灵吐血,有诸天万道的哀鸣与沸腾。

    整个天地都在颤,像是眼前的这一切正在发生,天地大毁灭,万道同休,就连仙灵都坐不住了,第一时间飞出,望着这一幕,满目惊撼。

    “这是……”

    它双目凌冽,紧盯着凌风,张了张口,又匆忙的闭上,这种血脉远比它想象的可怕,有涅盘真火在其中飞翔,还有一种隐晦的血脉在惊动,非常深邃,令它都看不透。

    但它觉得这非常凶险,血脉中掩映出来的画面,会不会有一天会真实的降临?而这样的血脉,可并非是淬炼就能达到的,拥有一种神一样的天赋,起点就非常高。

    “他不是个凡人!”仙灵暗自嘀咕道。

    “轰隆……”

    像是毁灭了一个大世,那血脉沸腾了,冲起了三丈高的烟霾,殷红一片,而中间呈现出淡金色,化作了一片深邃的星空,一直雷劫火凤正在沐浴着闪电,愈发的神秘莫测。

    而在这个过程中,似乎有神魔喋血,毙命在天宇上,一片浩瀚的神土粉碎,千万生灵在哀嚎中化作尘土飞扬。

    “神魔序曲!”

    仙灵动容,禁不住近乎,又迅速的闭嘴,整个身躯都颤抖起来。

    “一个大世要来了!”

    它呢喃道:“整个天地由辉煌,演化极暗,多少生灵会就此埋骨?他到底是什么人?”

    ……

    不多时,五枚血精从粉碎的玉碗中飞出,落在了凌风的手中,它们有两个豆粒那么大,剔透无暇,在殷红的血珀中,有一抹璀璨的朝阳在闪耀。

    那像是一轮小太阳!

    雷劫火凤碎掉了,涅盘真火与之交融,令得血珀截然不同,显得非凡。

    “不知道会如何?”

    凌风盯着五枚血精,暗自嘀咕,这比傲娇鸟的血精更大,但没有清香飘出,让他担心会不会比不上那只笨鸟,而且先前炼化的量,绝对比这五枚更多,要是祭炼效果相同,那就没有什么意义了。

    “嗡!”

    他双目一闪,一枚血精飞进了左眼。

    一刹那,血光喷天,直飞三十丈,从他左眼中透射而出,像是一柄金色的长矛,可是那长矛只持续了片刻,就寸寸粉碎,又飞回到凌风的眼眸中。

    “轰隆……”

    一道巨爆,在他瞳孔中爆了,无尽星空出现,与黑洞交融,如同天渊一样,望不见尽头,恐怖到无边,有吞噬一切的神能,令人惊悚。

    “喀擦!”

    在这一刻,他眼中的闪电更多,一柄柄神矛飞出,直透空间。

    但,那血精又暗淡了下去,不曾令神图真正的惊世,虽然质上的确超脱了,但量太少,还难以让神图达到质变的程度,但这已让凌风十分惊喜了,他觉得左眼向前迈出一大步,非祭炼其他神血那么缓慢。

    “唯有王道血精,才能令神图极速前行!”

    “一滴王血,可匹敌上百人的血精!”

    凌风双目闪亮,更加期待王道狙杀等人物的血精,或可从中得到想象不到的造化,而且他对玲雪文的那只真龙血也非常好奇,但玲雪文一直随在身旁,生怕有闪失,让凌风下不得手。

    而傲娇鸟还没有涅盘,其血脉不能与真龙媲美,此刻他恨不得立刻将无尽神药都送入傲娇鸟的口中,令其蜕变,血脉惊天下。

    而后……放神血!

    “再来!”

    这一次,凌风直接打出了剩下的四枚血精,全部飞入左眼,令其迸射出万道神虹,气吞天下,一个巨大的深渊出现,是从左眼中喷薄出来的,笼罩在他的前方,而其中孕育着无尽星空,还有无尽闪电。

    这画面太骇人了。

    就连仙灵都暗自咋舌,觉得这个人的血脉太可怕了,里面有神魔之力,非单纯的力量。

    不久后。

    深渊粉碎,重新飞回了左眼,而凌风也从刺痛中苏醒过来,两眼直冒光,进步明显比先前大多了,他觉得有一种“灵觉”就要喷薄而出了。

    “奶奶的,血拼了!”

    凌风傻笑,觉得自己的神血,说不定可祭炼出左眼,令其达到第一重境圆满的地步,也就是所谓的太阴,而且放神血这种事情,是会上瘾的。

    他非常果决的割破手腕,将神血放出,整整六大碗,令整个人都摇摇欲坠。

    毋庸置疑。

    此刻,左眼光芒乱天,极其动人,第三个画面出现,无尽星空与雷劫火凤交融,飞出了一只金乌,这是一种超凡神兽,比真龙还要神秘几分,与天神雀齐名,可断天,可照碎天地万物,焚烧一切。

    可那只金乌也没能持续多久,也逐步的粉碎掉。

    画面散尽!

    “还不够!”

    凌风暗自咬牙,吞掉了一枚又一枚神丹与浮屠极品,但这种丹药都弥补不了他真血的流失,在他先后放出十八碗神血的时候,整个人都冷汗直流,虚脱到摇曳。

    体内五脏六腑都干涸起来,整个人透亮,觉得一个月内才能将气血恢复到巅峰,而正当他心骇的时候,魂海激荡,太一真水涌出,滋养内腑,激荡起血脉,令骨骼造血,而且太一真水本身就是一种巨大的能量,可融入到血脉,激发出神性,这绝对是天地奇珍。

    可问题是,他目前还不能操控这种力量,有一页金纸镇封在魂海,他不敢妄动,怕葬掉自己的小命。

    “要来了!”

    有太一真水的滋养与补充,凌风不再担心神血亏损,强势祭炼,整整祭炼了五十碗神血,令得左眼出现了九种不同的画面,每一次都神秘浩瀚,惊起皓然波动。

    而在第五十五碗神血耗尽的时候,令得觉得左眼圆满了,一股惊天的神能正要从中喷薄出来。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