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第一千一百零二章 薪火相传,血脉相承,敬一声义父!

    这道消息,就像是扔如湖中的巨石。

    瞬间,波澜惊天。

    陈家、苏家、隐宗一个个激动不已,这是一场华丽的蜕变,从世家一跃到神国,或许底蕴还不够,但有隐宗与逆神暗中扶持,他们有资格在数十年内,稳固整个局面。

    而他们终于不再局限于这一隅之地了,毫无疑问,这是逆神对于他们这些年来兢兢业业与逆神出现时立场坚定的反哺,让他们疯狂的同时,也更重视逆神了。

    “太惊人了,逆神打下了两个神国!”

    “霸道啊,一出手就是石破天惊,将两个神国都赠了出来,这手笔太惊人了。”

    “还能更疯狂一点么?”

    “从问鼎武国,到现在坐拥北原两古神国,逆神已可怕到令人惊悚的程度了。”

    ……

    各大势力议论纷纷,惊得合不拢嘴,他们还在争锋一隅之地的时候,逆神已大手挥动,赠予了神国,而且那不是西神三神国可相比的,这两个神国都是顶尖的,可想而知底蕴有多深。

    但,在逆神摧枯拉朽下,他们还是伏诛了。

    “陈家、苏家一飞冲天,隐宗也要涅盘了。”

    “可恨我世家目光短浅,不曾在第一时间站出来支持逆神啊!”

    “悲催,想当初灵武学院也不过是一个弱小的势力,谁能想到会走到这一步?”

    ……

    在武国,一些家族暗自悔恨,任谁都看得出来,逆神的出现与灵武学院有莫大的渊源,但人主是一个秘密,直到现在也只有武国重要人物能够知晓。

    而且,这一消息是在重要人物之间流传的,逆神勒令不可传扬开,但武国的强盛,也带动了其他势力,这是沸腾式的前进,现在的武国随便扔出一个世家都可与曾经的陈家、苏家媲美。

    因而,他们也得知了这样一则消息。

    “想办法与苏家、陈家拉上一些关系。”

    “我世家与苏家有联姻,只不过目前还没有将我族女子嫁过去,要加紧时间啊。”

    “啊呸,当初你不是嫌弃苏家那个小子是个平庸武修么?”有人反驳道。

    “此一时彼一时啊!”

    那人咧嘴笑呵呵的说道:“苏家一步冲天,偌大的古国,每一个苏家人都会掌控一个宏伟的巨城,平庸又如何?一样会主宰一个古神城。”

    “你丫的,想的是涉足那一古国吧?”

    众人都被这货气出一口老血,显然这一世家的目的不简单,五千里疆土的古神国,每一座巨城都比武国更壮阔,即便是苏家将每一个重要人物都扔进一座巨城,只怕都是不够的。

    毋庸置疑,苏家武修也会在这一古国大放异彩,就是平庸的武修也会得到重视,在这种情况下,这一世家也会水涨船高,可能会邀请进入古国,从中分一杯羹。

    ……

    在武国沸腾的同时,而武国皇宫则是一片冷清。

    陈家、苏家、隐宗相继得到消息,将前往北原,但直到目前,武国还没有人过来,这也让得武国帝王心中很急躁,难道逆神遗忘了他?

    他立足紫禁之巅,足下就是偌大的山河,入目皆是他的王臣,甚至于他可清楚的望见陈家、苏家这两个庞然大物,那里已是欢声如水,但他这边却是一片萧条。

    清晨了。

    露水从他身上滴落下来,但自始至终武陟都没有动,心中的热情也冷了下来,以逆神的能耐,早该进来了,但……他们没有来。

    这代表着什么?

    武国,没有资格走进北原!

    “怎么回事?”一位王出现,遥望着远方,蹙眉说道:“陈家、苏家都得到了天大的益处,为何我武国没有任何消息?”

    “是啊!”

    又一位王出现,眼神有些冷,说道:“逆神这是什么意思?难道我武国这些年的贡献不及那两个世家吗?”

    “这很不公平!”

    第三位王说道:“我们才是武国的王臣,苏家、陈家能够得到的,我武国自然有理由得到。”

    “再说,征战北原,我武国三位老祖可是亲自前往了,而陈家、苏家则什么都没有做。”第四位王不满的说道:“何况,坐镇整个武国的是我们,是武国百万雄兵。”

    “是有点过分了!”第五位王很是冷冽的说道:“逆神不均,偏向三大势力,我王当向人主进言,我们付出了这么大的代价,岂能……”

    “闭嘴!”

    武陟双目闪耀着冷芒,呵斥道:“逆神岂是你等可议论的?”

    他威吓天下,目冷苍生,十数年的时间,早就主宰了整个武国,一言可令人生,一怒可山河倾,即便是野心勃勃的王,也都战战兢兢,大气都不敢喘。

    因而,当武陟冷厉的目光掠过他们的时候,众人瞬间闭嘴,近乎窒息。

    “你们可曾干过什么白痴的事情。”

    这一刻,武陟紧盯着几位王,心中非常惧怕。

    这十几年来,他如履薄冰,深知今时的武国是逆神赐予的,没有逆神他不过是个落魄的王,而武国也不过是个埋没的落后帝国,因而,即便现在武国权势熏天,可影响南荒诸多帝国,但他也非常的小心,哪怕是扩张疆土,也要三思,担心触及到逆神利益。

    而此刻,逆神没有出现,这意味大不同,人主这是要借此敲打他么?

    到了他这个程度,才能真正的体会到人主的可怕,弹指间西神折服,挥手间北原倒下,而且逆神众潜伏于暗处,他们的一举一动都在逆神的眼中,这才是真正的掌控啊。

    人主有大智慧。

    这是在警告他们,武国能有今时地位,是逆神赐予的,他们能够赐予,自然也能够拿走,而要是等到逆神出手了,那带走的可不止是利益,还有夺天。

    不过,武陟自问还没有触及逆神的利益,他谨小慎微,可是今时让他听到了一些不和谐的声音,这几位王似乎不满逆神,在巨大的利益前,已丧失的平常心,这是非常可怕的。

    要是,有人敢质疑逆神人主,整个武国都要倒霉。

    “没……没有。”

    众人心惊肉跳,额头上冷汗都下来了,但有人眼神闪烁,对于武陟的质问非常的惊。

    “人主勒令,自然有他的道理,谁敢质疑立刻斩杀!”武陟喝道。

    “是!”

    “下去吧!”

    在几位王离开之后,武陟眼神终于阴翳了起来,狠厉的说道:“这些个白痴,逆神手笔通天,岂能察觉不到你们的伎俩?自我觉得聪明,可这才是最大的愚蠢。”

    “给我查,但凡有人敢涉及逆神利益的,全部诛杀!”

    “是!”暗中一道声音远去。

    “呼!”

    武陟双目红了,暗自咬牙,王族血脉固然重要,可整个王族的生死更重要,他们付出这么大,逆神不可能看不到,但还是这么做了。

    这代表着逆神心中有怒,如果他不能给逆神一个交代,只怕……一想到这,武陟就冷冷的打了一个寒颤。

    更重要的是,两大神国与他们错身而过,而有可能其根本原因就出在这些人的身上,他岂能不怒。

    ……

    在武国下令彻查的时候,凌风已回到了火灵空。

    他静静的走到叶欣然身旁,“扑通”一声,跪在了逆主的棺前,双目湿润。

    “逆主……”

    他幽幽的开口,说道:“蛮荒秘境时,我本被活捉,但你不曾斩我,而是让我进入了逆神,匆匆就是近二十年的时间,逆神不同以前,我们一步一步走到现在,颠覆武国,问鼎南荒,西征过,更走进了北原……”

    “我们涉足了三大净土,正在迈入星图……北原我们打赢了,诛杀两大神国,斩掉了屠夫。”凌风紧攥着双手,声嘶力竭的说道:“没有逆神,我走不到现在,没有你,我可能倒在了武国。”

    “你才是真正的逆神之主!”

    人们悲戚,叶欣然流下了清泪。

    “逆神会辉煌,可你再也看不到了……”凌风嘶哑的说道:“但当逆神让整个神武大陆颤抖的时候,我会在你的坟前敬你一壶酒。”

    “敬你滔天气魄。”

    “敬你不惧生死。”

    “敬你斩神风采!”

    ……

    他每说一句话就磕下一个头,而逆神众已跪拜,这是他们的敬意,没有逆主就没有现在的逆神。

    “逆主,这是我最后一次这么称呼你!”

    凌风抬起头来,已是血流满目,能够让一位三级武神伤到这个程度,可想而知他磕的有多么重,但这句话着实让叶欣然等人一惊。

    这是什么。

    大不敬。

    可就在众人疑惑之际,凌风又磕了一个头,才郑重的说道:“我是一个孤儿,是姐姐把我捡回来的,可是自从进入了逆神,我才有了家的感觉,你像是一个慈父。”

    “生前不能孝敬,死后比承载你的意志!”

    凌风铿锵的说道:“今日,我跪拜你,以子身份跪拜,义父!”

    凄厉如杜鹃泣血,逆主对他的确如亲子,但两个人多数会斗争,可真到了逆主战亡的那一刻,凌风才心痛,那个如父的男子不在了。

    “义父,你同不同意?”

    “我知道你不能回答,那就让逆神众代你回答吧?”凌风望向了身后。

    “同意!”

    震裂山河,人们双目湿润,那一声义父打动了跟随逆主出来的老人们,他们的兄弟死了,但他们会跟随着兄弟的义子战斗。

    这是薪火相传,这是血脉相承!

    “义父,你看他们都同意了,你也同意了吧?”凌风轻笑着望着棺。

    可在他笑的那一刻,钢铁意志的逆神众都哭了。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