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第一千零八十七章 反目

    人皇圣地内。

    凌风已进入整整一个时辰了,但核心之处依然平静无波澜,人们翘首以盼,都在期盼圣主能够出手,将这个荒门小七教训一顿。

    “这个荒门小七太霸道了,直闯我人皇圣地,圣主应该让这个人知道一下,有些势力是神圣不可侵犯的。”

    “仗着有神荒护佑,就敢在我人皇撒野,当这里是什么地方?”

    “不是什么阿猫阿狗都可骑到我们头上拉屎的。”

    ……

    群雄激愤,每一个人都冷着脸,荒门小七干的事情,深深的刺激到了他们,简直就是在打他们的耳光啊,这样的侮辱,他们自然不会这么轻易放过荒门小七的。

    像是在印证人们的猜想,在一个半时辰的时候,那核心之处终于响起了人皇圣主愤怒的声音。

    “放肆!”

    他喝道:“荒门小七,你这是在质问我人皇么?”

    “是又如何。”这时,一道冷冽的声音,冰冷的响起,正是荒门小七。

    “擅闯我人皇圣地,毁我神阵,伤我人皇门徒,现在你又对我出言不逊,当真觉得我不敢杀你吗?”人皇圣主怒斥道:“神荒这些年太不像话了,竟然养出了你这么一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子。”

    “老匹夫,你敢暗害逆主,我将与人皇圣地不死不休!”

    “咚!”

    下一刻,一道身影如同折断了线的风筝,从核心之处倒射出来,一头撞进了一株老树中,树干“砰”的一声炸断,从中间坍塌下来,而那人也被埋在了其中。

    “荒门小七,你太放肆了!”

    人皇圣主怒斥道:“不尊前辈,不敬人皇,就是清漪来了,我今天也敢格杀你!”

    “老匹夫,自今天起,只要我不死,定要你人皇灭世!”

    话音落下,从折断的树枝中,飞出了一个人,口吐鲜血,满目狰狞,身上的伤势非常重,有种形体龟裂的势头,他怒喝一句,继而转身就走,寸神在其足下爆射出一道道闪电,瞬间逼近人皇圣地那巨大的神阵。

    “想走?”

    人皇圣主从核心之处走出,一指点出,一条独龙似一道闪电,直射而至,快到惊魂的地步。

    真神之力!

    在这一刻,人皇圣主的境界也终于揭示出来了,他远超武神境,乃是一位至强的真神,而其出手极其霸道,一指头就点飞了凌风,令其浑身哆嗦,血水直流。

    “啊!”

    凌风仰天惨嚎,胸口有一个血洞,内腑被穿透,肆虐的真神之力正在激荡,令他脸色煞白,不过在他撞向神阵的时候,血脉中飞出了一道虚淡的光芒,一柄匕首突兀的闪现,“刺啦”一声,撕裂了神阵。

    他飞出了神阵。

    “咻!”

    下一刻,他身躯电闪,寸神爆射出空前的神虹,咫尺瞬间,腾飞出五十里,远远的躲开了人皇圣地,而且他头也不回的冲向了远方。

    “今日,是给你一点教训!”人皇圣主不曾赶尽杀绝,冷冷的呵斥道。

    人们震惊了,一个个瞠目结舌,他们没有想到圣主会这么霸道,一言不合就动手,将荒门小七重创,若非荒门小七出自神荒,只怕此刻已倒在人皇圣地中。

    “嘿嘿,这个人竟敢激怒圣主,简直不知死活啊。”

    “圣主一怒,血流千里,这个荒门小七也太没眼力了,敢跑来人皇撒野。”

    “他可是神荒的宝贝,早就被宠坏了,不过我人皇圣地可不是神荒,他这么干就是自掘坟墓。”

    ……

    人们乐了,之前被荒门小七压抑憋屈的气氛,瞬间消散了,能够让荒门小七吃瘪,是他们乐意看到的,不过也有很多人在担心。

    荒门小七在神荒地位特殊,圣主禁不住遏制,也等同于得罪了神荒,这对于人皇门徒来说是很不利的,至少上一代没有人可以打得过清漪,而这一代完全掩盖在荒门小七的光芒下。

    要是清漪凶起来,只怕整个人皇圣地都要三颤。

    但,问题是这么侮辱一个圣地,任谁都受不了,要是有人敢这么大闹神荒,只怕清漪第一个就将其横推了,至少在道德立场上,人皇圣地占据了至高点。

    ……

    反目!

    当这道消息在北原炸开的时候,不止是神荒愣住了,就是逆神众也愣住了,他们完全没有想到荒门小七会大闹人皇圣地,这件事情瞬间就变得复杂起来。

    有人怀疑逆主战亡与人皇有干系,也有人怒斥荒门小七。

    可是,他们改变不得这个局面,荒门小七得罪了人皇圣地,也让得两大势力的关系瞬间绷紧,有种大战一触即发的紧迫感。

    在神荒。

    当一位武神将这一消息送到圣主面前的时候,神荒圣主先是蹙眉,进而咧嘴笑了。

    “且不管他,由他们闹腾。”

    这是一个活成精的人物,自然看出一些问题,他知晓荒门小七的聪明,在这个节骨眼上,得罪人皇圣地并不明智,可偏偏他就这么干了。

    这有两种情况,其一,人皇的确就是幕后真凶,其二,他要把天捅出一个窟窿。

    无论是哪一种,神荒是坚决的站在荒门小七这一方的,而且他更倾向于第二种,四方净土能够走进星图,与荒门小七干系重大,这是一个大恩情,人皇圣主即便是愤怒,也断然不会将荒门重创的。

    “我要斩掉人皇!”

    “与他们至死方休!”

    在北原的逆神众愤怒了,逆主战亡,人主怀疑是人皇所为,亲上圣地要一个说法,却偏偏遭受了重创,这刺痛了每一个逆神众的心,令他们愤怒不已。

    “胡闹!”

    叶欣然呵斥道:“目前我们的局面很不堪,随时会碰上那暗中势力的狙击,还要得罪一个大势力么?”

    “可是……”

    “没有可是!”

    叶欣然双目闪耀着锋芒,说道:“他这么干,自然有他的道理,等他进来的那一刻,我们自然会知晓,不过人皇圣地我们会记住。”

    让逆神众记住,这绝对是被豺狼盯上了,这一世只怕都要倒霉了。

    ……

    而此刻,人皇圣主戾气尽散,正凝立在神空上,遥遥的望向远方,目光深邃的吓人。

    “圣主,这样的重创,只怕对我人皇不利啊。”一位武神出现说道。

    “不利?”

    人皇圣主咧嘴笑道:“事实上,我也不想这么干。”

    “那……”

    “是他要这么干啊!”人皇圣主苦涩的笑道:“我人皇欠了他一个大恩情,自然不会拒绝他这个小小的请求的。”

    “这是为何?”那人完全怔住了,没有想到会是这样的内幕。

    “一个杀局!”

    人皇圣主脸色凝重起来,说道:“这个人深不可测,那武神之力非常的诡谲,更重要的是,他心境超脱,即便是逆神之主战亡,他也不曾怒而生乱,而是步步为营,这一笔落下,会有多少人流血啊。”

    “他要干什么?”那人惊悚的问道,连圣主都这么心惊,可想而知,荒门小七要干的是多么惊世的大事了。

    “反目!”人皇圣主笑着说道。

    “反目?”

    那人更懵了,他完全想不到,逆神之主战亡与人皇圣地反目有什么联系,暗说在这个节骨眼上,逆神更想得到的是人皇圣地的友谊,而不是一味的激怒啊。

    “嘿嘿,你们很快就会知道了。”

    人皇圣主笑的有些奸诈,有些人想把他们推向前锋,现在是不是该满意了?

    不过,这不过是初始阶段,当逆神真正的杀手锏来时,那才是真正的末日,这是一场浩劫式的风暴,搅乱的只怕不止一个北原啊。

    事实上,他也只知道这么多,而荒门小七会把这件事闹大到什么程度,就连他也充满了期待。

    当“反目”风暴,愈演愈烈的时候,在一个古国中,有些人则是在冷笑,这一幕正朝着他们期待的方向推进着,遗憾的是,那荒门小七重创之际,他们也曾令人暗中猎杀,但竟是让他跑掉了。

    “四方净土啊,他们的至强正在前方猎杀,你们说要是后方一团乱,会是什么样的局面?”

    “嘿嘿,折翼的蝴蝶而已。”

    “想要暗袭这一古国,总要付出一些代价的。”

    正当他们得意洋洋之际,凌风已悄无声息的出现在古越帝国,而蝴蝶第一时间就将消息送到了叶欣然等人面前,他们立刻飞来,亲自迎接。

    “紫风?”当一群人出现在凌风面前的时候,凌风双目一亮,禁不住愣了一下,一别十数年,他都不曾见到紫风,没想到紫风会出现在这里。

    “你小子,总算是来了。”紫风拍了拍凌风的肩头,一切都在不言中。

    这些年,他坐镇南荒的边荒,掌控逆神的一方势力,由武尊迈入了武神境,直到逆主战亡,他才率领着精锐杀来,也正是他,撑起了北原那伤残的局面。

    “现在局面如何?”凌风问道。

    “不容乐观!”叶欣然说道:“一直有个暗势力在与我们争锋,蝴蝶、隐神,逆神众皆有战亡,直至目前,我们还掌控不到他们的行踪。”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