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第一千零八十六章 要一个说法

    武国!

    风声鹤唳,草木皆兵!

    在神阵前,凌风杀意盎然,一道道命令如同流水,不断的下达,而问仙、逆神、隐神逐一领命,杀向了北原,更重要的是,这不是一个武国,很多武修不能第一时间赶来,而是又蝴蝶来送消息,一旦人主令至,他们也会瞬间踏上战场。

    这一刻,整个南荒都在震颤,有个庞然大物的势力,终于伸出它的胳膊,打向了北原。

    但,凌风没有立刻离开,他立在武国,望着武陟说道:“我不敢保证三位武神的生死,但我可以保证武国千岁辉煌。”

    “为武国,我们甘愿奉献生命!”

    三位武神铿锵的说道,逆神是他们眼睛能够望到的,也是眼睛望不到的,即便是神荒都看不透逆神众有多么惊世,这样的势力,岂能垮掉?

    他们走上了这一条道,就没有回头路了,武国的荣辱比他们的生死更重要。

    “谨遵人主令!”武陟双目垂泪,他没有反驳,只有至死的战意。

    “我们离开,会令整个武国空虚,无论是出现什么局面,扛下来!”凌风叮嘱道,直到现在暗中的对手还没有出现,让他也看不透,不难保证一旦他们离开武国,那些人会不会杀来。

    “我会的!”

    “苏家、陈家,你们经受不起这样的消耗,但武神是要踏上战场的。”凌风幽幽的说道,苏晓茹与陈笑风都不容易,但逆神生死攸关,他也是迫不得已。

    “能与逆神众一同战斗,是我们的荣耀!”

    苏晓茹双目亮亮的说道,有些东西她懂,但他还不懂。

    “陈家与逆神荣辱共休!”陈笑风只说了一句话,当初陈家情况那么窘迫,都撑了过来,现在局面还不到那个时候,他又有什么可担心的?

    “宗主,麻烦你们了!”

    这些人自然由隐宗宗主率领,而他还要更重要的事情要做。

    “我与逆主乃是生死兄弟,他战亡,我这个兄弟,自然赴汤蹈火!”隐宗宗主没有多说什么,当即率领一众武神飞向了北原。

    “这里交给你们了。”凌风回首,沉重而又冷冽的说道。

    “我们会以生命捍卫!”苏晓茹说道。

    ……

    白泽走了,但人主来了。

    在西神这一片净土上,凌风傲然而立,白泽率领的是逆神的精锐,而他来的则是要带走更多的人,至少一些武尊也要迈入北原。

    他们不清楚对手的深浅,只能竭尽全力杀出最强战音。

    望着冰原上,那一个个武修,凌风心中有千言万语,但最终他还是不曾说话,只是走上前去,将一位孝服有点凌乱的武尊,整理了一下衣服。

    正衣冠!

    只求更强的杀戮。

    那位武尊动容,有谁可让人主低头?但现在他就是这么干了。

    “西征时,人主因逆神众挨了一掌,现在在逆主战亡的时刻,他又向我们俯首!”

    这是折煞吗?

    不是!

    这是恳求,恳求他们杀出血一样的风采,征伐北原,让逆主的神魂得到安息,也在诉说,目前已经到了生死攸关的时刻,他一个人踩不死北原,唯有逆神众合力。

    这是铿锵的战音!

    “战!”

    每一个逆神众都在咆哮,逆主因逆神众可死,人主因逆神众可俯首,那他们呢?

    唯有不顾生死!

    ……

    “凌风,让我们出战吧。”玄空宗宗主柳药说道。

    “舒舒已经进入北原。”

    凌风望着柳药,摇头说道:“她,我阻止不得,但是我不想看着她为你送终,北原争锋形势随时会突变,而西神这一方净土,形势也不容乐观,我们要做好十足的准备。”

    “要是,真有人杀来,要毁掉我逆神的根基,希望宗主可暗中扶持!”凌风想了想,又补充道:“要是对手太过强大,宗主可向西神生死求援,他们欠了我一场大恩,想来不会拒绝。”

    这才是他来此的目的。

    “是!”

    ……

    千万武修飞向北原,倾吞整个天下。

    南荒、西神两大净土的逆神众,全面飞入北原,如同暗夜中的一场微雨,润物细无声,就是人皇都只能隐隐的察觉到,但他们也不知道走进来的逆神到底有多少。

    在这个时候,蝴蝶强势的席卷,蔓延到整个北原,正在打听逆主尸骨的下落,已经那暗中潜伏着的势力,当然那一古国是一个重点。

    在逆神众还没有全面走进来的时刻,她们自然不会打草惊蛇。

    而在这个节骨眼上,凌风没有立刻飞向逆神众,在进入北原之际,他就飞向了人皇,这个曾经将他荣耀绽放到极尽的势力,可在他眼中,只有肃杀。

    “咚!”

    他双足沉重,扛着五重石,一步一步的向前,在人皇山前的石阶上,踩出了震天音。

    “荒门小七?”

    在凌风走近人皇圣地的那一刻,瞬间就出现了两人,他们震惊的望着凌风,没想到这个人会出现在这里。

    凌风可以不识得他们,但他们对于这个人可是印象深刻,圣战上的那一式惊了多少人的心,连圣主都亲自观战,他们自然也不会错过的。

    “你来干什么?”

    “要一个说法!”

    凌风扛着五重巨剑,冷然说道:“有个人在北原惨死,而能够做到这一步的唯有人皇。”

    “荒门小七,你休要血口喷人!”

    那两人顿时气道:“我人皇绝对不会干出这样的事情,也没有活在阴暗中的习惯。”

    “我是来求一个说法,而不是听你们废话!”

    凌风上前,五重巨剑瞬间爆出,强横的巨重,瞬间就把两人打飞出去,一个个吐血,当场倒地,连爬起来的力量都没有了。

    杀!

    这就是凌风的暴戾!

    他想要一个答案,人皇圣地就要给他一个答案。

    “谁敢伤我人皇门徒?”

    当凌风走进人皇圣地的时候,瞬间就有人飞出怒斥他,在一个大圣地中逞凶,简直无视人皇规则,若非这个人来历不凡,当场就要被他们格杀的。

    “轰隆!”

    可,荒门小七没有这样的顾忌,五重巨剑瞬间打出,重逾三千万斤的力量,一下就将四位武尊打倒在地,浑身直哆嗦,殷红的血水正从他们口中涌出。

    一时间,人皇圣地暴乱,人们怒视荒门小七,这个人眼中还有人皇圣地么?

    即便他来自神荒,也不可这样嚣张。

    “尔敢!”

    三位武神飞来,气势非凡,可是他们话音才落下,就从天空中栽落下来,撞在了地面上,生死不知,整个人都昏死了过去,他们不过才一级武神,根本不是荒门小七的对手。

    “荒门小七,今天即便你是神荒天才,也休想从这里走出去!”

    一石惊起千层浪。

    人皇真正的至强武神出来了,无尽神虹似盖天一样,压得人们窒息,人皇圣地这些年来,霸烈山河,还没有人敢这么直闯进来,更重要的是,连封神凶阵都抵御不住,被撕裂了。

    “我来要一个说法!”凌风霸道的喝道。

    “逆主非我人皇所杀!”一位武神呵斥道。

    “让圣主出来!”凌风冷冽的说道。

    “休想!”

    下一刻,一位八级武神出手了,一举抓向了凌风,那强横的气势,压的凌风都有种窒息的感觉,这样的武神自然不是他能够对付的,但这不代表他就镇压不住这样的武神。

    就在八级武神逼近的那一刻,一道道金虹骤然从空中飞出,非常的突兀,那不止一道,而是整整九道之多,每一道都凝练到了极尽,媲美一位真神。

    “扑通!”

    八级武神当场倒下,竟是被那可怕的神力打昏了过去。

    “至境武神。”

    人皇众人暗自心惊,骇然不已,除非是真神走出,否则谁都奈何不得荒门小七,谁又能够想到,这个人不是一个来的,身旁还跟来了一位至境武神。

    是神荒至强武神。

    “请他进来吧。”一道苍老的声音,在天宇上禅唱,也令得人皇圣地一个个武修满目煞白,毋庸置疑这是圣主的声音,而在这个节骨眼上,他没有呵斥荒门小七,也代表着变相的妥协。

    难道,人皇圣地当真是幕后真凶么?

    于是,在人们怒视下,凌风一步一步的走进了人皇核心,直面人皇圣主。

    时间凝固,一老一少,就这么对视了片刻,才幽幽的移开了目光,但谁都不曾开口,像是凌风不是来要一个说法,而圣主也不是要给一个答案。

    半晌。

    人皇圣主才开口道:“逆主,不是我人皇所杀。”

    “圣主不是一个说谎的人,我相信你的诚意。”凌风说道。

    “我们也正在追查真凶,有人似乎要嫁祸我人皇。”

    “是!”

    “一定要这样干吗?”忽然,人皇圣主出声问道。

    “这正是我来的目的!”凌风眯眼说道:“他们想要看到的,就让他们看到,他们看不到的,也要让他们看到。”

    “说实话,我的真的不太愿意与你这样的人做对手。”

    人皇圣主苦笑道。

    “但有时候必须是对手!”

    一老一少凝视片刻,旋即仰天大笑,他们的笑声中有狰狞的杀意,放佛有生灵在哭泣……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