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第一千零八十一章 凶兵天不容

    剔透血石晦暗了。

    整个天地都凝固下来,古武塔第五重又陷入了一片黑暗,唯有无尽星辰在天宇上闪耀,四周凋零下来的碎石,正在揭示这非是虚幻,而是剔透血石中的真正至宝,已飞入了凌风的体内。

    在此刻。

    凌风血脉喷张,一道道血芒在血脉中流淌,像是惊人的闪电,汩汩不息,一股可怕的颤音,正从血脉中激荡出来,令得天地沉闷,让神龟窒息。

    “呛!”

    一道颤音惊天地,让凌风的身躯都禁不住战栗起来,眼睛中也爆射出一道道灵光,他可清楚的感知到,那一道道闪电正在交织,彼此融合,而在这其中,一柄凶兵正在诞生。

    “呛呛……”

    时间在流逝,那一道颤音如同一个起点,在其落下的那一刻,真正的狂潮来了,凌风浑身直颤,每颤动一下,血脉中就有一道闪电散尽,融入到一起。

    这一幕,持续的时间很是悠远,对于凌风来说,像是过了一个时代。

    而每颤抖一下,他七窍就会涌出殷红的鲜血,古器前刃太霸道了,那凶戾的气势,简直要把他撕碎,即便是神体都经受不住这样的煎熬,他的血肉正在碎掉,他的骨头正在齑粉。

    这是禁忌之力!

    在这一刻,太一真水、浮屠极品都暗淡了,只因那前刃竟可禁锢药力与真水之力,更重要的是,前刃的破坏力,远比太一真水滋养的速度更可怕。

    这样的势头下,凌风早晚会折损在古器前刃中。

    “坚持住!”

    凌风满目凝重,竭尽全力来融合古器前刃,也在拼尽全力的治愈伤痕,一旦古器前刃出世,那毁灭凶芒,会在第一时间将他斩掉,因而他要在这个时候,让自己保持在巅峰状态。

    这样把握才更大一点。

    但,他还是小觑了古器前刃的可怕,当一道道闪电散尽之际,可怕的凶芒,将他的内腑完全粉碎,伤痕蔓延到全身,连焚道淡火都遭到了遏制,而整个炼化过程已经完全失控。

    失控,也意味着毁灭!

    “叮!”然而,正当凌风要绝望的时候,截天蝶、截天蝶突兀的闪耀起来,打出了惊世光芒,一下禁锢了闪电四周,将其遮掩在其中,只有部分血脉受到致命伤,而其他血脉与体魄则不受影响。

    一瞬间,凌风大汗淋漓,他还是小觑了古器前刃,要是没有截天匕、截天蝶,这样的力量足够将他摧毁,这让他深深的惊悚起来。

    当然,在伤痕逐渐消失之际,他也暗自期盼起来,这样的古器前刃会有多么霸道的神能?

    “嗡!”

    终于,闪电散尽了,在血脉涌动、截天匕镇压下,它们都飞进了丹田,在其中交融,凝固成一柄断刃,无柄只有那如同闪电一样的锋芒。

    它剔透闪耀,通体赤红,像是一枚血珀,非常瑰丽,与断刃截然不同,毋庸置疑的是,这才是古刃应有的光芒,而不是受到镇封的样子。

    更重要的是,在古器前刃上有着可怕的凶芒,令得他的丹田神雷都在战栗,四周的空间更是一道道的裂开,映衬的古器前刃愈加的神秘深邃。

    它薄如蝉翼,它神秘优雅。

    它如折翼的蝴蝶,它强势到摧枯拉朽!

    这就是古器前刃!

    也就在这一刻,整个天地都沉闷下来,有种风雨欲来的势头,而那锋锐之力,甚至于透过丹田,压迫到四周的天地了,更重要的是,这一幕来的有点诡谲,单是凶芒还没有这样的气势。

    “这是什么?”神龟惊撼的说道。

    没有回答,只因凌风已全神贯注,他的全部心神都投入到了丹田。

    而在此时。

    “融合!”

    凌风轻喝,他催持古器断刃向着古器前刃飞去,两者在丹田中迸射出一道道暗芒,彼此颤动,像是久别的亲人相逢,那种血脉相连的感觉,就连凌风这个主人都可清楚的感觉到。

    “呛!”

    下一刻,古器断刃向着前刃衔接了过去,整个丹田都因这种力量,而瞬间龟裂,两者间的凶芒太可怕了,可粉碎天地,诛杀武神,要不是有截天蝶、截天匕的镇压,只怕古器前刃就足够将凌风撕成两半了。

    “嗤嗤……”

    但,就是这样的凶芒都令凌风大口喘息,冷汗涔涔,那毁灭的力量正在诛杀他的神魂,让焚道都熄灭,就连截天蝶都惊颤起来。

    像古器这种凶兵,融合起来是很麻烦的,饶是凌风已有了预想,但还是有些失控,当两柄断兵相遇,情况就完全超出了预料,古器断刃脱离了凌风的掌控,禁自的向着前刃中融入进去。

    简单的来说,此时的凌风已没有了可令这种融合止息的能耐,只能眼睁睁的望着它们的融合,而一旦中途出了问题,率先毙命的就是他。

    “当当……叮叮……嗡嗡……”

    丹田纷乱,入目的是一片粉碎的空间,连暗黑神雷都受到了影响,受惊了一样飞上天际,而截天匕、截天蝶只能竭尽全力的遏制住这样的锋芒。

    “呃啊!”

    凌风仰天惨嚎,体内光芒四散,从血肉中飞出,根本不受控制,这是从两个断兵中飞射出来的残余光芒,但也这么可怕,凶戾到滔天的地步。

    更重要的是,古器断刃上的镇封正在碎掉,揭开一重重束缚的断刃,正迸射出与前刃一样的凶芒,而两者交融,简直是毁天灭地,整个丹田都逆乱的不成样子。

    而且,两者愈来愈快,形同一场飓风,将一切都掩盖了起来。

    “嗡!”

    这一幕,持续了三个月的时间,那飓风才稳固下来,结出一个光茧,能有三尺大小,而在其中血光喷薄,瑞彩万道,呈现出祥瑞的景象,可凌风还是可以清楚的感知到,在那祥瑞中有着大凶。

    不过,在光茧遮掩下,又有截天匕、截天蝶的镇压,那融合惊慑出来的力量,已然伤不到凌风了。

    可在这个过程中,凌风伤势很惨重,血肉撕裂出一道道血痕,密密麻麻,像是干涸的河床,连骨头都是这样,毫无疑问,这是道伤,而且极其严重,连浮屠极品都愈合不得,不过在太一真水涌入的时候,这些道伤还是被一一抹平了。

    “会是什么呢?”

    一切都平静了下来,那光茧也相对稳定的时候,凌风眨巴着眼睛,正满目期盼着。

    “是一柄凶兵么?”

    神龟也眯起了眼睛,凝重的盯着上空,它隐隐的觉察到不对劲,但有不太明白问题出自什么地方,但直觉告诉它,这很凶险,只怕会九死一生。

    但是,它来不及阻止,这样的势头一旦形成,根本遏制不住,它做不到,凌风更做不到。

    “希望不会有什么大问题吧。”它呢喃道。

    匆匆四个月!

    突兀的,古武塔昏暗了起来,平静的天地间多了一缕风,紧跟着那风迅疾起来,正吹奏着星辰,令其摇曳,进而一抹深邃的天飞来。

    不,那是一片由暗云汇聚出来的天空。

    云,看不到尽头!

    沉,望不尽星空!

    而在此刻,神龟血脉凝固,神魂禁不住战栗起来,古武塔是个特殊的空间,它处于五重门久远了,也从没有见过这样的景象,更重要的是,五重门没有这样的天空。

    不会有云!

    可偏偏,它就是这么突兀的飞来,窒息的气势,正在神空上激荡,毁灭的力量正在掀起惊世涟漪,那让它很惊悚。

    与此同时。

    天狼山内,人们也正仰望着天宇,整个天地阴翳下来,从神空中落下来一片漆黑的天,死云非云,惊人的气势,正压得一个个武尊形体龟裂,就连武神都窒息,他们唯有竭尽全力的抵御,才能够勉强喘息。

    “这是什么?”

    “是神族来袭么?”

    人们警惕的望向远方,但没有任何敌袭的征兆,它太突兀的,只出现在绝世凶阵中,而在凶阵之外,则是万里晴空,这让得人们疑惑不已。

    “没有闪电,不像是雷劫啊。”秦弑天嘟囔道。

    “闹妖了吗?”

    逆神众也惊疑不已,但他们比秦弑天他们更能肯定,人主就在这里,也只有他才有资格惊动这样的天地劫难,尽管他们不知道人主在干什么,但一定是惊天手笔。

    他们相助不得,但他们可以等!

    等,人主更强的归来!

    裂了!

    那一直平静的光茧,在这一刻终于激荡起来,从中飞出了一道道淡薄的光芒,却撕裂了整个光茧,似乎有一柄惊世凶兵正在出世。

    凌风全力运转虚空神道,打出焚道淡火,来遏制住这样的势头,但根本于事无补,也就在光茧龟裂的那一刻,深邃的天似乎找到了宣泄的闸口,开始汹涌向着凌风压迫过来。

    不见闪电,只因闪电是晦暗的!

    不见光,只因光都湮灭在闪电中。

    “凶兵天不容!”

    神龟大惊失色,浑身战栗,它想到了一则古老的传闻,有些逆天的至宝,会引来毁世灾难,非人力可硬撼,就是真神都会湮灭在其中。

    毋庸置疑,那望不见的闪电雷劫,才是最可怕的天劫。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