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第一千零八十章 前刃

    逆主战亡!

    这道消息惊爆天,每一个逆神众怒火滔天,每一个人都杀意腾腾,这是他们不曾受到过的耻辱,有人正在斩掉他们的根基,毁掉他们的征途。

    而此刻,叶欣然双目赤红,浑身哆嗦,冷傲的女神也有脆弱的时候,简直不敢想象,一个三级武神竟然喋血北原,逆神曾经的支柱倒下了。

    “逆主!”

    她垂泪了,一直坚强,是因逆神可以让她坚强,可是在逆主战亡的那一刻,她心中刺痛,坚强也一触即溃,对于她来说,逆主不止是前辈,更是亲人,形同她的父亲啊。

    尽管,她没有开口过,但心中则是这么想的,她本来就是这样性格的人。

    可是,她的亲人远逝了。

    “呃啊!”

    她禁不住仰天厉喝,俏颜一片狰狞,强忍着眼泪流下来,她说道:“这是什么时候的事情?”

    “三日前!”寒如月说道。

    “北原有何动静?”

    “目前,人皇圣地已经涉足,正在全力追查真凶!”寒如月寒声道。

    “南荒与西神么?”

    “几位武神正在召唤至强,神荒也有人走出,追查真凶,而白泽则是率领着精锐第一时间赶向北原。”寒如月说道。

    “很紧迫啊!”

    叶欣然冷冽的说道:“这还不够,蝴蝶在北原应该起到至关重要的作用,而你们没有将消息送到逆主前,而这些人能够悄无声息的斩掉逆主,在整个北原有谁可做到?”

    “人皇!”

    寒如月俏颜一暗,才吐气道:“在北原之事落幕时,我会给逆神一个交代。”

    “他呢?”叶欣然淡淡的眯了寒如月一眼,莫测的问道。

    “正在闭关,目前我们找不到他的下落。”寒如月有些无奈的说道,她们横推了方圆万里,但的确没有见到人主踪迹,这让很多人都费解。

    “恩!”

    叶欣然额首,她知晓古武塔,那是一个独特的天地,自然不是蝴蝶可以找到的,不过目前她心已乱,而人主还不曾出关,而北原的形势一触即发,让她心中隐忧不已。

    “蝴蝶正在飞向天狼山,隐神也是一样。”

    寒如月说道:“事情很紧迫,我们没有太多时间,但没有他,我们也发挥不出真正的力量。”

    “那就等他出关!”

    叶欣然咬牙说道:“三天时间,要是他还没有出关,那就赶向武国,由你、我来掌控局面,力求可以斩杀对手。”

    “恩!”

    这就是目前的形势,人主不在时,叶欣然的象征性不言而喻,有她在逆神会发挥出更强的战斗力,而蝴蝶则是由她才可,至于隐神自然交给白泽与隐、秦傲、林永三人。

    尽管,他们发挥不出人主那样的人格魅力,但至少在人主回来之际,不至于让形势恶化下去。

    接着。

    叶欣然向玉仙众姐妹诀别,这一场争锋,生死难料,很可能她永远都回不来了,但她在玉仙的确受到了重视,与这些人也有了感情,但她有更重要的事情。

    离开!

    只为更好的归来!

    ……

    这一日!

    一直平静的天狼山,风起云涌,连永清、朱灵都感觉到不对劲了,更不要说秦弑天、玲雪文几个人了。

    初时,有个女人走进来,与杨虎、火神、浅离落耳语了一句,瞬间人们就感觉变天了,神三、神四、神五,乃至于神六,整个气势都变得空前肃杀,给人生人勿进之感。

    就在那一刻,四个狙杀进去了全面战斗的状态,每一个人都肃然而立,像是在等一个人。

    不到一个时辰的时间,天狼山又来了一些人,以三位青年为首,怒气滔天,杀意直贯苍穹,尽管进入星图时间不久,但隐、秦傲、林永三人也强势的破入了武道神境。

    他们来了,自然代表着隐神的态度,因而隐神的武神也走进了天狼山。

    就这样不到半日时间。

    又是两位绝代丽人飞了进来,双目赤红,与其他人如出一辙,她们神情悲愤,这一点从她们紧握着的双手,还有那紧绷着的身躯就可看出。

    毋庸置疑,这二人自然是寒如月与叶欣然,她们代表着逆神与蝴蝶。

    “两天时间!”

    叶欣然走上前,冷冽的说道:“要是他还没有出关,我们杀回北原!”

    “是!”

    ……

    时间回到一个月前。

    古武塔中,凌风盘膝而坐,瞥了一眼那正在佯装睡熟的神龟,对这个奇葩的家伙,他倒是也不太在意,不过他有信心,下一刻就能把这只神龟惊醒。

    “轰隆!”

    当他打开噬灵珠的那一刻,一道道血光喷薄而出,像是绚烂的天虹,一下惊爆了天,可怕的戾气从血光中激射出来,镇压山河,沉重的巨力,甚至于让古武塔都轻颤起来。

    “什么鬼?”

    神龟吓了一跳,望着那耸入天际的通天血石,目瞪口呆,这个家伙竟然干出这种事情来,这是要把五重门堆满的节奏?还是要镇压它的节奏?

    “这是剑山的基石?”神龟能活万载,自然有非凡的眼光。

    “是!”凌风笑呵呵的说道。

    “神剑已搬空,你弄来这么一块废石做什么?”神龟有种无语的冲动,那通天血石上虽有血纹,但气势不强,只是有点古怪而已,谈不上多么珍贵,而且巨重也不够强,不适合古武者。

    “它不是废石,而是一块奇石!”

    凌风笑道:“平凡之下,有着非凡!”

    下一刻,他不再搭理神龟,一步迈上了通天血石之巅,有着炼化断刃的经验,他倒是也不会捉襟见肘,早就把浮屠极品握在手中,他要真正的让断刃融合,打出不一样的风采。

    “嗡!”

    当他双手落在通天血石上时,那血石轻轻的颤动了一下,没有惊起任何涟漪,这让得神龟暗乐,这小子还是太嫩,竟是将一块废石当作奇石。

    天赋是可以的,但脑袋与眼光有点问题。

    可是,就在神龟暗自想道的时候,凌风祭出了断刃,霎时间,血光冲霄,一股强劲的力量瞬间就淹没了凌风的身躯,一道道血纹像是真龙一样,腾飞万千丈,掩盖日月光。

    初时,那血光汹涌如潮,像是凌风冲杀,即便是神体都被爆的浑身血肉模糊,可就在太一真水涌入的瞬间,那血纹突兀的逆转,强势的吞噬凌风的气息,向着通天血石中涌入……

    “这是?”

    神龟愕然,进而双目璀璨,对于凌风的评价有高了很多,真是想不通连真神都望不透的废石,竟然让这个小子得到了,更重要的是,这的确是一块奇石,似乎有着可怕的神能。

    “嗡嗡……”

    一道道血纹,遮天蔽日,勒入了凌风的体魄,让其精血与神魂都在涌入血石中,而在这个过程中,通天血石也变了,上面废石一重重的凋零,正在减小。

    这是剥落!

    但每一重血石都极其可怕,想要完全炼化,就是神都要摇头,还不到近半的时候,凌风的焚道淡火就枯竭了,神体干瘪,要是之前的凌风一定会被吞噬个干净,生死道消。

    但此刻,他有浮屠极品,又有太一真水汹涌而来,源源不断,令他焚道淡火复苏,强势炼化。

    时间都被这血光蒸干了。

    当通天血石完全凋零的时候,时间已经过去整整十五天了,而此刻呈现出神龟面前的,则是一块百丈大小的剔透血石,上面密密麻麻的交织着血纹,像是一根根吸嘴,刺进凌风的体魄,吞噬他的神能。

    在这个过程中,它可清楚的望见那剔透血石正一重重的闪亮,而每闪亮一分,血石就会龟裂一分,与此同时,天地间多了一抹沉闷的气息,如山如海,让神龟都心惊肉跳。

    而古器断刃,也在此刻闪耀着刺天的神虹,它有灵性,自然感受到血脉相连的气息,这是有凶兵要出世的征兆。

    当然,让凌风吃惊的是,在丹田、血脉中,截天蝶、截天匕都在轻颤,大有争锋的意思,这更让凌风兴奋,想来古器断刃一旦融合,绝对不会逊色于截天匕、截天蝶。

    “喀擦!”“喀擦!”……

    剔透血石上的裂痕,愈来愈多,密集的就像是干裂的土地,而在凌风脸色煞白,摇摇欲坠,就连浮屠极品与太一真水都生感疲倦的时刻,那剔透血石终于平静了下来。

    而后,一道道血光骤然从血石中涌出,向着凌风血脉中涌入,强烈的刺痛感,让凌风觉得血肉正在被撕下来,骨骼正在被绞碎,而神骨折断,甚至比凡人来的还要痛。

    “你终于来了!”

    凌风狰狞的笑了,无尽焚道淡火充盈了剔透血石,而那一道道血纹正是被焚道淡火炼化,进而逼迫出来的断刃,只不过它更凶戾,远非此刻的断刃可相比,毕竟,一柄凶刃最可怕的是前刃,它就像是一柄刀的锋一样,那才是兵器最强的部分。

    而此刻,它正在飞入凌风的体内,在其中融合,这自然让凌风惊喜,更期盼古器断刃融合,出现一柄截天凶刃,可斩神可诛魔。

    “嗡!”

    当时间凝固,一股奇异的波动从他体内传出,也就在这一刻,整个天地都沉闷的让人窒息。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