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第一千零七十九章 蝴蝶

    神的末路!

    对于北原的逆神众来说,天塌了。

    逆神之主是整个逆神众的象征,人主不在时,他挑起了整个逆神的兴盛,无怨无悔,能在南荒开辟出偌大的疆土,他付出的可想而知,身上的每一处血肉与骨头都曾受创,整个南荒是用他的鲜血浇灌出来的。

    而在北原,他更是付出了生命。

    这是一位值得敬重的老人,逆神就是他手中的孩童,被他一步步养大,可惜他不能见到逆神辉煌时刻了,在那无尽神虹中,他饮血长恨歌……

    “喀擦!”

    立在古越帝国内的命牌碎掉了,那一刻整个天都暗了下来,消息正如同雨水,汹涌的向着四方蔓延,他们还没有找到逆神之主的下落,但他的命牌碎了。

    “逆主战亡!”

    逆神众一个个愣住了,在他们心中那个无所不能的强者倒下了,一同倒下的还有逆神在北原的征途,有那么一刻他们迷惘了,但心中的杀意正在唤醒他们的意识。

    “立刻,将消息送到隐神手中!”

    一位武神厉声说道,他恨意滔天,怒惊山河,逆主战亡这绝对是惊天的大事,蝴蝶有不可推卸的责任,她们的消息让逆主牺牲了。

    “是!”

    下一刻,就有逆神众飞出,每一位都是武神,在这个节骨眼上,每一道消息的重要性都不言而喻,而剩下的人们,可能随时都会遭受暗杀,那暗中的至强正在针对他们。

    因而,他们要尽可能的走出去更多的武神,一定要把消息送到隐神手中。

    “逆主!”

    消息惊波澜,其间有一位武神惨死,才把消息送到隐神手中,而在得到消息的隐神,瞬间脸色大变,他们深知逆主与小叔祖、人主的关系,逆主的死会把逆神的天都捅破了。

    但是,他们深知事情的紧急,也在第一时间就把消息送到了蝴蝶手中。

    天炸了!

    在此之际,蝴蝶展现出非凡的速度,不到六个时辰,就把消息送到了南荒武国,一时间惊起天道涟漪,神火山也是一片凄凉,曾经随同逆主一同走出来的老人,一个个悲痛欲绝,双目恸哭。

    “谁敢斩我主。”

    一位老人恨意滔天,杀意腾腾,这绝对是逆神有史以来最大的痛,是在他们心中刺了一剑,那是要命的剑!

    “这是血恨,一定要鲜血来洗礼!”又一位老人说道。

    “将消息送到西神,我逆神已到生死关头!”第三位老人喝道,他声音嘶哑,逆主的死会直接压塌整个北原,他们的布局会前功尽弃,进而影响到南荒与西神。

    这问题太大了!

    更重要的是,连蝴蝶都打听不到任何消息,这也意味着那暗中的神比他们更强太多,已经到了蝴蝶涉及不到的地步,在这种情况下,逆神将召唤四方强者,来斩掉对手。

    “将消息送入星图!”

    终于,一位老人开口了,要是其他事情,有白泽与逆主,完全可以镇压局面,但现在逆主战死,这样的大事,人主一定要得到消息的。

    唯有人主归来,才可以掌控整个局面。

    ……

    “逆主老头不在了。”

    白泽双目一寒,浑身都哆嗦起来,这事情太大了,它知晓那个人的性格,逆主之死,那个人一定会把整个天下都捅出一个窟窿的。

    “令,精锐蝴蝶全部进入北原!”

    “令,隐神不惜代价找出凶手!”

    “令逆神众,立刻进入古越帝国,以死捍卫荣耀!”

    白泽冷冽的说道,这件事情绝非小事,北原的确到了凶险关头,一旦崩盘,可能逆神数十年都会丧失锐气,毕竟他们在其中投入太多心血了,容不得失败。

    “我会亲率武神,走进北原!”

    ……

    “什么?”

    人皇圣主瞬间弹起,双目惊撼,喝道:“逆神之主竟是死于非命。”

    “是!”

    “是谁?”人皇圣主脸都绿了。

    尽管,他也想压一压逆神的势头,但这其中涉及到神荒,乃至于清漪,因而他也格外慎重,没有太过极端,可是逆神之主在北原惨死,在其他人眼中,谁才是值得怀疑的真凶?

    能悄无声息干掉逆神之主的,在整个北原只怕也就是他们人皇圣地了。

    “查,给我查,我想知道谁想抹黑我人皇!”

    “是!”

    望着来人飞远,人皇圣主大口喘息,此刻北原看似平静,实则上已是暗流汹涌,逆神正全力飞来,而暗中的潜势力也正在搞事情。

    一个荒门小七可怕吗?

    非常可怕!

    不过,可怕的不是荒门小七目前的力量,而是他的潜力,有着神荒这一大势力,荒门小七的生死不会有什么大问题,而只要他活着,将来能够与他争锋的人太少,而当他迈入真神境,乃至于天神境的时候,那才是整个人皇圣地的末日。

    人皇圣主心寒,要是荒门小七把矛头指向他们,那就真的不死不休了,因而他比任何人都想知道真凶是谁。

    ……

    “找出真凶!”

    神荒圣主冷眼望着前方,眼中也有杀意,逆神这一枚棋对四方净土非常重要,是他们走出神武的重要力量,而且他们知晓荒门小七的野心,自然也不会遏制,而是尽可能的将逆神向前推,这对他们是有利的。

    可是,有人在搞事情啊。

    “司空绝,必要的时候,给我斩掉真凶!”

    “是!”

    司空绝满目肃杀,现在四方净土才进入星图,就出了这样的大事,荒门小七要回来,整个逆神的征途会戛然而至,就是神荒,乃至于四方净土都会受到影响。

    这是异族乐意看到的,也是星图至强乐意看到的,乃至于三方净土都可能干的出来,有清漪的强大,荒门小七的大局观,神荒着实太刺目了,有人不想看到这样的局面啊。

    ……

    玉仙山,钟灵顶秀。

    这对于异族来说,也是一大禁区,很少有不开眼的异族会跑到这里,只因玉仙山上的每一个女人都强的可怕,在近两年的时间里,叶欣然也迈入了二级武神门槛,让得其他人都黯然,这样的天赋令她们都咋舌,也难怪玉仙第一神会重视这个绝代女人了。

    但,就在这一日。

    又一位绝代丽人正悄然的出现在玉仙山下,她步履沉重,每一步都像是一座山镇压而下,她的俏颜如寒冰,身上的神虹正在驱散百里烟霾。

    寒如月!

    她来了!

    “咦?又来了新人么?”玉仙一位清丽的女人笑呵呵的说道,这些时日玉仙也死掉了几个人,而新人正徐徐过来,但不是每个人都能够进来的。

    不过,眼前这个女人气势惊人,单就是那神虹,与冷冽的气质就很适合玉仙了。

    “不!”

    寒如月冷冷的说道:“我来,只想请叶欣然!”

    “恩?”

    玉仙那女人一愣,蹙眉问道:“你是何人?为何要见欣然?”

    “蝴蝶!”

    寒如月说道:“你只要将这两个字送到叶欣然耳中便可。”

    “……”

    玉仙那女人愣了一下,眼前的这个女人太冷酷,即便相隔百丈,她都能够感受到其身上的那股惊天的杀意,显然这个女人怀揣着的不是善意。

    “我非是来找麻烦,而是有重要的事情,麻烦了!”寒如月说道。

    “这……行吧。”

    玉仙女人沉思了一下,眼前的这个蝴蝶也不过就是一级武神,但不是叶欣然的对手,而且有玉仙第一神在,谅她也不会在这里撒野的。

    而后,她飞进玉仙山深处,落在了叶欣然的竹屋前。

    “蓝灵姐,有什么事情?”叶欣然盘坐在竹屋中,正冷对清风夕阳,她正处于感悟状态,似乎有一道门正在推开,但蓝灵的出现,扰乱了她的心境。

    这让她蹙眉,正常来说,不会有人来干扰她的修炼才对。

    “来了一只蝴蝶,要见你。”蓝灵笑呵呵的说道。

    “蝴蝶?”

    叶欣然一怔,双目瞬间闪耀起来,她知道这是逆神第一神秘势力,极其神秘与低调,目前只有寒如月掌控,而凌风对其完全放任,即便是她都不知蝴蝶的深浅。

    可作为一个低调神秘的势力,在这个节骨眼上说出来,这影响可不小:“这些年来,蝴蝶已经强势到这个地步了吗?”

    她心中有怒,如果蝴蝶暴露出来,那就没有任何价值了,寒如月对于蝴蝶的掌控,还是不到位啊。

    她没有立刻起身,而是问道:“来人是何模样?”

    “非常漂亮,不逊色于欣然多少哦。”蓝灵笑道。

    “是她!”

    这一下,叶欣然俏颜一凉,心惊不已,要是其他蝴蝶,她心中是不爽的,随意吐露蝴蝶是很不利的,但寒如月不同,不到生死关头,她不会来了,更不会用“蝴蝶”这个禁忌词汇。

    下一刻,她直接飞了出去,完全忽视了正一脸戏谑的蓝灵。

    “逆主战亡!”

    当叶欣然听到这一则消息时,如同五雷轰顶,花容失色,整个人都懵掉了,那个一直视她为女儿一样的老人,惨死北原,尸骨直到现在还没有找到。

    那一瞬间,叶欣然心中的天塌了。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