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第一千六十章 黄泉

    一神物!

    天魔石已落在清漪手中,古器断刃目前还不及神荒仙葫,一重重封还没有揭开,因而这样的古器,还不能斩掉地宫烟霾,自然也不可相助清漪。

    神轮天印乃是浮屠天功,自然也不可相助清漪,那么,在凌风身上就只有一神物可惊慑天宇了。

    那便是截天匕!

    这个出自噬灵空间,只有用独特的空间方可镇压的一柄匕首,它的终极会是个什么样子?这也一直是凌风好奇的,但是它的凶戾非凡,就是连死亡之谷都可斩掉,绝对是比神荒仙葫更可怕的凶兵。

    而此刻,在清漪生死时刻,这柄凶兵终于飞射出来,闪电间出现在清漪的面前,如星辉般的光芒,在冲天的豪芒间,是那么的淡薄毫不起眼,让得清漪都险些忽视了它。

    但是,她不会怀疑荒门小七,在这个节骨眼上,一步错就可能葬掉所有人,而且她深知这个小师弟身上,有着惊天至宝,不然一枚天魔石,他就不会这么清漪赠予了。

    下一刻,她玉手轻轻的伸出,捏住了那柄小匕首。

    “轰隆!”

    霎时间,七道真神之力沸腾了,如洪水一样淹没了截天匕,也正是那一刻,截天匕上飞出了九重通天神芒,每一道都可镇压山河,而在山河尽头,则是永恒的截断。

    那像是一重重折断的天宇啊!

    “刺啦!”

    随后,截天匕猝然间从清漪的玉手中飞离,遁入了空间中,又闪电出现,而每一次出现,那上面的气势就会攀升一重,当它第九次闪现的时候,整个空间都在灰飞烟灭,无尽的截断。

    这才是它的神能啊!

    一匕可截天!

    当它飞进烟霾的那一刻,似乎整个空间都凝固了下来,那凶光万道的烟霾,正一寸寸的裂开,整个凶阵都在坍塌,在地宫烟霾上出现了一个大窟窿,完全是被截天匕刺透的,而那截天的力量摧枯拉朽,非天力可撼动。

    “喀擦!”

    本来,飞向牧辰三人的烟霾溃散了,如流水一样归于地宫四周,而更多的烟霾则是落入了神荒仙葫中,就此折断,整个天地间,似乎只有一柄匕首在撕开地宫烟霾。

    在这个过程中,那窟窿逐步扩大,直到三百丈的时候,才稳固下来。

    “截天!”

    清漪双目惊撼,难以置信的望着那柄匕首,在七道真神之力涌入的那一刻,她清楚的感知到截天匕内的气韵,感受到它浩瀚的凶戾,还有那蔑视天道的气魄。

    这是比神荒仙葫还要霸烈的凶兵,空前的可怕,可是令她神色古怪的是,在七道真神之力涌入的时候,她竟是失去了对截天匕的掌控,它像是正被旁人操控一样。

    “荒门小七!”

    她一下就想到的关键,这孩子被她欺负惨了,在天魔石、神荒仙葫“赠予”她之后,变得谨慎了很多,竟然强势掌控,令她不能抓在手中。

    当然,截天匕的神能能够截断烟霾,但想要令其稳固下来,还是要由天魔石、妖石来镇压,否则他们想要进入地宫也非常困难。

    “进入陵冢!”

    牧辰、顾清、祖空爆喝,瞬间就沿着那裂开的窟窿,飞进了天狼陵冢,他们不能肯定这个窟窿能够坚持多久,只能竭尽全力的争分夺秒。

    而傲仙、神风、神域以及傲娇鸟也立刻飞出,如同一道闪电,落入了窟窿中。

    “走!”

    凌风轻喝一声,寸神直接闪耀,令他似一道电芒,飞进了陵冢,而清漪也回神,眯着眼睛轻笑着飞了过去,而就在他们出现在地宫内时,凌风双目一闪,那撕裂烟霾的截天匕,瞬间消失,自空间中飞离,又落尽了他的血脉中。

    “回来!”

    清漪挥手,天魔石与妖石一同飞回,落入了她的手中,这让得傲娇鸟眼皮直跳,担心这个绝世萝莉把它的妖石吞了,但此刻的清漪,心中只有那一柄匕首,对这妖石兴趣的确不大,毕竟这妖石只有神兽才能真正的掌控,发挥出最强神能。

    “小师弟。”

    清漪笑呵呵的望着凌风,问道:“先前,那一柄匕首很古怪,拿出来让我观摩一下吧。”

    “什么?”

    凌风疑惑的问道:“你在说什么?我听不懂啊,我没有匕首。”

    “天魔石、神荒仙葫我也玩腻了,要不咱们换一换?”清漪笑着说道,那一柄匕首惊天动地,可斩万物,可诛天宇,那锋利的凶戾,令人毛骨悚然,连真神都惊悚。

    这才是至强霸道,相比之下,无论是神荒仙葫,还是天魔石都逊色很多。

    “这就是地宫陵冢么?”

    凌风直接忽视清漪,懒得搭理,截天匕不同于神荒仙葫、天魔石,是他真正的根本,形同小命,这种神物是可以随意跟换的吗?

    “小师弟,有些门道了哦。”

    清漪眯眼一笑,那截天匕神鬼难测,她倒是不急于一时,而目前更重要的还是天狼陵冢。

    ……

    地宫!

    这里一片深邃,远远的望不到尽头,而沧桑与腐朽的气息,正扑鼻而至,令人们禁不住蹙眉,但是下一刻他们就被那辉煌的陵冢吸引住了。

    在陵冢中,有七座神桥,架在天宇上空,通向远方深邃处,那里一片迷雾,根本看不透,就是真神也只能看到其中的一部分,而在神桥上,则是流淌着淡淡的泉水。

    汩汩不息。

    不过,那泉水呈现出浑浊色,像是翻滚而起的江水,有着泥泞在其中翻腾,它们构成了神桥的一部分,看似平静,但人们却嗅到了几分凶险的气息。

    “那里有一片药园!”

    这时,一位武神喊道,他双目激动,爆射出炙热的光芒,只因那药园立于天宇上,里面隐隐的可望见稀有的奇神药,还有真神药。

    每一株在神武大陆上都不可寻,而在这天狼陵冢中,却有一个药园,可想而知,神兽天狼曾经达到过多么辉煌的巅峰,那是现今各大势力都要仰望的至高天地。

    而下一刻,他飞向了天宇,想要摘夺那些药草。

    可就在此刻,诡谲的一幕出现了,当他飞临到那泉水上方的时候,身躯却突兀的栽落了下去,“扑通”一声落入了泉水里,旋即就更令人惊悚了。

    只见,他惨嚎惊天,整个人都在泉水中消融了,连骨头渣都不曾剩下,亦如地宫烟霾一样。

    “不要靠近!”牧辰双目顿惊,厉声喝道。

    事实上,人们也瞬间止步,不敢再飞过去了,这地宫太凶险动辄就是毙命,谁也不会拿小命来玩,而且之前那位武神诡谲的死掉,已经给他们敲响了警钟。

    “这是怎么一回事?那泉水又是什么鬼魅之物?”精瘦老人脸色苍白,那位武神正是神风的,遗憾的是他来不及阻止。

    “连武神都可湮灭,这不会又是与那烟霾一样可怕的东西吧?”熊波淘也惊呼道。

    他们收到了惊吓,这泉水比之前的烟霾还诡谲,武神不曾碰触,但却一头栽落,像是前方有一堵墙,不可跨越一样,逼着武神自杀。

    “这才不过进入陵冢,就这么可怕,还让不让人活了。”一位武神嘀咕道。

    “的确有些妖异,但没有烟霾那么霸道。”

    牧辰上前,仔细打量着那浑浊的泉水,而就在众人瞩目的时刻,他指尖一闪,飞出了一柄神兵,直刺向那片药园,可诡谲的一幕又出现了。

    那神兵在浑浊泉水上方,突兀的停滞,直直的栽落在泉水当中,顿时冒出了一个个气泡,一柄神兵就这样在泉水中消融。

    “这……”

    众人脸色又苍白了几分,禁不住向后倒退了几步。

    “要不是这么奢侈啊,浪费一柄神兵。”凌风撇嘴,真神就可以这么风骚么?神兵对他们这样的武神来说格外重要,特别是逆神现在不是每一位武尊都有神兵的,这也是迫在眉睫的问题,因而他一直在搜罗天下神兵,希望可以弥补逆神的缺憾。

    不过,他也看出了问题,这浑浊的泉水很霸道。

    “清漪,你觉得是什么?”牧辰走了回来,望着前方。

    “黄泉!”

    清漪冷酷的说道:“这也是很逆天的神物,孕育着死亡,据闻只有地府中,方才会有这种神物,可没想到神兽天狼的陵冢中,会出现它。”

    “什么?”

    凌风等人当场变色,对于黄泉他们也曾听闻过,乃是镇压地府的神物,一入黄泉生死命,自古神明多夭折,这是对黄泉的赞誉,也是对它的惊悚。

    这是可以炼化神明的死水,一旦落入其中,神魂都会被拘禁,永世不可活,而且它会隔绝一片空间,斩断前程,想要跨越它,几乎不可能。

    这也让人们冷彻骨,有这样的死水镇压,神兽天狼是要把自己的陵冢,铸造成另一个地府吗?

    无疑,黄泉横亘天地,截断神桥,让他们止步于此,近乎打入了绝境,即便是进入了天狼陵冢,他们也只能远观,而不能得到其中的大造化。

    “清漪,可曾想要对策?”顾清问道,他翻遍脑海,也是一愁莫展,估摸着也只有活了千年的清漪,才有些对策吧。

    ps:大家来些点赞和评分,让留香看一看目前有多少人在看这本书哈,拜托了。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