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第一千五十四章 奸诈的贱人

    清韵!

    这是一条江河,江水汹涌不休,激荡百里方圆,乃是这第一重星图中最大的一条江河,那滚动的江水,可掀起千丈波澜,堪称壮阔。

    而在这道江河上内,有一座古岛,上面郁郁葱葱,即便处于冬季,这里也是四季如春,花草烂漫,古树林立,勾勒着瑰丽的画面,而整个古岛都笼罩在绝世剑阵下,五级神灵也休想能够撕裂这样的剑阵。

    这里自然是傲仙的根基。

    在第一重星图,傲仙是比较强势的,他们的根基没有神风那么隐蔽,因而凌风可轻而易举打听到,而以傲仙的深邃,想要打听到神风根基并非难事。

    沐浴着似火骄阳,凌风飞临清韵江河,感受到那波澜壮阔的氛围,他心潮也激荡起来,难怪傲仙能有这样的胸襟,有时候地势是能够影响人的胸襟的,而傲仙每日都受到这江河的熊涛,胸襟自然开阔。

    “什么人?”

    当凌风出现在古岛上方的时候,两位傲仙的武神,瞬间就出现在他的面前,双目微眯,警惕的打量着他,可下一刻,还没有轮到凌风开口,其中一人已然认出了他。

    “你是……那个神坑?”他瞠目结舌的说道。

    “你要搞事情吗?”凌风气的直龇牙,虽说他很坑,但是这么直截了当的当人面说出,还是让他生气。

    “咳咳,神域域主?”

    “是我!”凌风瞥了那人一眼。

    “你来干什么?”那人笑道:“不会神域又碰上什么大麻烦了吧?”

    “自然不是!”

    凌风笑眯眯的说道:“目前神域已走上正轨,正逐步逼近傲仙,你们可要努力啊,千万别在我神域面前落了下风。”

    “休想!”

    “我此来是有重要的事情,要与熊兄相商。”凌风不在这个话题上纠缠,让两人引路,打开绝世剑阵走进了古岛,可是他下一句话,就令得两位武神眉心直闪黑线。

    “这个剑阵很霸道,听闻熊兄乃铸阵天才,请问卖吗?”

    “……”

    那两位武神气的想打人,这是个什么问题,熊波淘可是他们的仙主,在整个傲仙都是不容侮辱的强者,又有谁敢卖仙主。

    “咳咳,我是问绝世剑阵卖吗?”望着那两位武神逐渐阴翳的脸色,凌风及时改口,贼兮兮的笑道。

    可是,那两位武神更生气了,这是他们的绝世剑阵,可镇压清韵江河,可斩异种,乃是他们的根本,这个神坑怎么张口闭口就是卖吗?

    再说,区区一个神域狙杀能够买得起这样绝世剑阵吗。

    “恩……是要和熊兄商量一下。”

    “扑通!”

    两位武神一个趔趄,凶戾的瞪了凌风一眼,这个人还真是语不惊人死不休,将主意都打到傲仙的头上了,要不是这个人与他们相识,乃是仙主的朋友,他们现在就下手将其擒拿了。

    只因,这个人太像来打劫的了,现在他们只想尽快把这个人送到仙主面前。

    不多时,凌风三人出现在一间竹屋前,四周都是竹林,幽幽的风正吹奏着一曲欢歌,有种竹林听风的韵味,在这乱世星图,傲仙内却是祥和如斯。

    “小七老弟,你来何事?”

    熊波淘没有任何心惊,在凌风进入古岛的时候,就已经有人送来消息了,不过荒门小七此来的目的,却是令他猜不透,麒麟神族覆灭、龙神族也毙命,方圆三千里都已经肃清,现在神域狙杀正处于空前的璀璨,要拉开一个前所未有的盛世王朝。

    在这个节骨眼上,神域似乎没有事情吧?

    “有些重要的事情。”凌风笑眯眯的说道。

    “但说无妨。”熊波淘将凌风请入竹屋内,挥手让两位武神退了出去。

    “那个绝世剑阵卖吗?”

    “……”

    熊波淘嘴皮直哆嗦,目瞪口呆的盯着凌风,像是能把他吞下去一样,他眉心黑线直闪,半晌后才幽幽的吐气道:“送客!”

    “别啊!”

    凌风笑呵呵的说道:“我此来的确是有要事相商。”

    “只要不是绝世剑阵卖否,这样的问题,大可说来听听。”熊波淘松了一口气,半年时间不见,这个神坑依旧……让人捉摸不透。

    “你卖吗?”凌风又补刀道。

    “送客!”熊波淘磨牙,这个家伙是来搞事情的吗?

    “别啊!”

    凌风咧嘴笑道:“我的确是有要事,只是在此之前,我的确是对你与绝世剑阵很好奇。”

    “送客!”

    “咳咳,好吧!”凌风收起了玩世不恭的笑容,很认真的说道:“这件事情涉及太过重要,因而熊兄也要慎重一些,我不想有第三个人知晓。”

    “恩?”熊波淘怔了怔,可一想到凌风那神坑本性,他就怀疑这货下一句会不会是:傲仙卖吗?

    当然,他也看出荒门小七的慎重,因而身上惊射出万道神虹,直接将整个竹屋都封住,除非是至强武神,否认很难偷听到他们的谈话。

    “现在可以说了吧?”

    “恩!”

    凌风向前走了两步,在竹椅上坐下来,才开口道:“熊兄,你听说过天狼陵冢么?”

    “这不是废话?”

    熊波涛很是无语,他们曾在天狼上联手斩掉龙神族的天才,为的正是天狼陵冢,可那陵冢太深邃了,非人力可撼开,让他们也是无可奈何。

    “我是说真正的天狼陵冢。”

    “什么意思?”凌风不急不躁的说道:“我想掀开它。”

    “你想的太多。”

    熊波淘很是无奈的摇头道:“那天狼陵冢当初连真神都折损在其中,目前还没有任何人可以撼动它,以你神域的力量,无异于以卵击石。”

    “你觉得那是真正的天狼陵冢?”凌风笑眯眯的问道。

    “什么意思?”

    熊波淘双目一闪,不禁问道:“难道,那不是天狼陵冢?”

    “不是!”

    凌风无比肯定的说道:“简单的来说,那是神兽天狼的一个神坑,可斩别有用心的武神、异族,埋葬几个真神也不是问题。”

    “那你……”

    “我要说的则是真正的天狼陵冢。”

    “它在什么地方?”熊波淘双目顿时一亮,闪耀着炙热的气息,死死的盯着荒门小七,这可是神兽天狼至宝啊,一旦掀开只怕整个星图都会轰动。

    凌风淡然的笑了笑,平静的与熊波淘对视。

    这也令得熊波淘一愣,瞬间明白了过来,这样的地方,荒门小七又岂能轻易的告诉他,在他们没有进入那个地方之前,只怕荒门小七都不会透露分毫。

    “你可以肯定?”

    “是!”

    凌风开口道:“正因此我才来与你相商,我神域没有这个能力可以撼动天狼陵冢,而在星图与我相识的也只有傲仙、神风。”

    “你要我们干什么?”熊波淘有些警惕的问道。

    “自然是打开天狼陵冢啊。”凌风很是诧异熊波淘的反应,说道:“若非我们相识,而我对两大超级狙杀的人品有一定的认知,这样的事情我断然不会来相商的。”

    “你说出这样的秘密,就不怕我拘禁你?”

    熊波淘可不信荒门小七的鬼话,他向前逼迫过来,冷笑着说道:“这样的秘密,落在我们手中,自然能够想办法打开,你不觉得太冒险了吗?”

    “是么?”

    凌风认真的想了想,才说道:“的确是这样,不过那又如何?只是不知道你傲仙有没有这个胆量了。”

    “为何没有?”

    熊波淘又向前逼迫了一步,脸上的笑意,也瞬间熄灭,整个人都变得肃杀起来,利益动人心,即便是傲仙也是一样,而现在是他们的地盘,先要擒拿一个荒门小七并非难事。

    “你听说过超神吗?”凌风坦然的瞥了一眼熊波淘。

    “超神?”

    熊波淘眉宇轻轻一拧,似乎有些耳闻,但一时间又想不起来,可下一刻他双目猝然立了起来,说道:“你说的是那个超神?”

    连诛九大神族,铸就了血一样的风采,在第一重星图又有谁能比他更风骚?

    “你想说什么?”他问道。

    “麒麟神族巢穴,是从傲仙、神风口中得到的,八大神族巢穴出自玉仙之口。”凌风很淡漠的说道。

    “是你们。”

    熊波淘大惊失色,脸色都白了,事实上在此之前,他也曾有过怀疑,偏偏他才告诉荒门小七麒麟神兽巢穴,不到两个月的时间,整个麒麟神族巢穴夷为平地。

    但那时他没觉得会是神域狙杀,只因他们没有这样的能力,可现在荒门小七正在摧毁他的想法。

    “这不可能!”

    “那你可以拘禁我,试一试就知道了。”凌风双手伸出,示意熊波淘可以绑了。

    “……”

    熊波淘双目闪耀,心中很是纠结,他倒不是真的想拘禁荒门小七,但这神坑一次次险些把他气死,自然要让他吃点苦头,可特么现在如何拘禁?

    那个超神太血腥,要是出现在傲仙,天知道下一刻会发生什么事情?

    最重要的是,他不敢赌,相比整个傲仙的生死,那个超神的来历就没有那么重要了,他深吸了一口气,才幽幽的开口道:“奸诈的贱人!”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