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但是天皇陛下走了,十亿的赌约不予履行,不代表达咪西国王陛下也甘愿就这样放弃了他的赌约。

    棕榈树油田,现估价还有2oo亿吨,作14oo亿桶,押神使大人赢!这是他豪迈喊出来的赌注,既然赢了,那就必须前去履行。因为按照一比十的赔率,达咪西国王陛下就算是再有钱,那也不会眼睁睁看着价值相当于2ooo亿吨的油田不要,而拱手让人啊。

    所以达咪西国王陛下很好的做了个表率,他向后一点头,顿时身后两名侍卫便加领会,掉头就向小笠原诸的担架走去。同时,手中还拿着那份2oo亿吨棕榈树油田的赌约。

    哼,你小笠原诸还真敢赌,什么都敢答应,不过这次真是搬起了石头砸自己的脚。你却不知道,论赌博游戏,那些酋长亲王的,乃至于石油大亨们,才是你的祖宗。

    “你就是小笠原诸?对不起,我们是迪拜艾瑟尔达咪西国王陛下的随身侍卫。这是你与我们陛下的赌约,现在你可以付诸实施了!”

    “什么?赌约?达咪西国王陛下,我我我我,何时与他相赌过!”

    “这位会长大人,棕榈树油田,现估价还有2oo亿吨,作14oo亿桶,押神使大人赢!这可是你亲自签署的协议,你自己看一眼吧!”

    一名裹着头巾的阿拉伯模样打扮的侍卫,非常不屑的将一份赌约郑重的递到了小笠原诸的面前。他双手举着,直接放在了小笠原诸的眼前,他要让这位会长大人看个明明白白!

    “你,你你你阴谋、阴谋,这绝不可能,就算是我赔上了聟島和父岛,也无力偿还这份合约啊!”噗,又是一口鲜血喷出,小笠原诸一口鲜血,直接喷在了赌约之上。

    “我的真主啊!世界上还有如此赖账之人。不过你的聟島和父岛我们确实不能要。即便是要了,也不够你的赔偿。因为在此之前,你已经和神使大人签署了一项百亿的赌约,已经把他输给了神使大人。

    不过你们小笠原诸世家的资产我们早就帮你清算好了。除却你们家族各大企业的流动资金以外,你们用来赔偿现场这些小赌约差不多够了。但是想要赔偿我们国王陛下这份大赌约,也不是没能力。

    小笠原诸群岛多达三十多座,就连暗礁和零碎的小礁石加起来,恐怕只够偿还这份赌约一半的价值。不过如果加上你们小笠原诸世家在世界各地的财团分支的话,我想也就差不多了。怎么样,小笠原诸会长,请签字吧,我们还等着立刻接收呢!”

    噗!

    这是刨根掘坟,不给小笠原诸家族留任何一条活路啊。小笠原诸双眼怒睁,一口老血憋在胸腔内再也没能忍住,刹那间手指着这名侍卫,是狂喷不已。

    “欺、欺、欺人太甚!”

    “父亲!”

    “会长!”

    “爷爷!”

    想不到名震岛国几百年的小笠原诸世家就这样完了。而名震岛国多年的小笠原诸会长竟然会被活活的气死了。小笠原诸世家一蹶不振,从此后再也不会被人提起来,因为已经完全没有被提起来的必要了。

    就算要提,那也会是让人贻笑大方的笑柄而已。

    现场一片死寂,没人再来逼债。小笠原诸三太郎终于匆匆赶到。他作为岛国的副相大人,本来不想介入这样的事情。但是无奈,此刻终究只有他出面,才能处理家中现在的局面。

    面对一波接一波的赌约,面对一个个桀骜不驯的讨债者,小笠原诸三太郎脸色铁青,面沉如水的履行着赌约。这是父亲亲自酿造的苦果,他这个做儿子的只得接下来品尝。

    而此刻他的心中更是酸涩的,小笠原诸世家完了,也就代表着他仕途的终结。更代表着岛国一个时代的结束,而德川江户家族的崛起。

    一笔笔资金经过他的签署流逝了,甚至就连国外的产业,还有那么多的矿藏和新能源股份,全都拱手让人了!

    一切都清算完毕了,想不到德川江户世家的人终于是出现了。现在就是赔偿人家聟島和父岛的时刻了。这两座海岛,是小笠原诸三太郎打小出生生长的地方。但是面对着真实有效的赌约,他终究是无奈的落下了转让的协议。没有任何条件,甚至于也不能带走一分一毫。

    “请收好,这是地产契约文书,总有一天,我还会把他买回来的!”小笠原诸三太郎礼貌的鞠躬。面对德川江户家族的经办人,他只能最后表示自己对这两座岛屿的不舍与珍重。

    “是的副相大人,但是您好像还遗漏了一项没有支付?”

    “嗷?那是不会的。小笠原诸三太郎谨遵父命,愿赌服输,是绝对不会不认账的!”小笠原诸三太郎再次郑重的鞠躬,双手递上了岛屿与海域的地产契约。

    “这个相大人,如果您要是这样说的话,还请您再仔细的看一遍赌约好吗?因为这份赌约可是在现场所有人的见证下签署的,并且天皇陛下也在当场,天皇陛下曾经亲口说到,他也是这次挑战赛的见证人!”

    德川江户家族的代表接过岛屿与海域地产契约,还是不罢休的提示着。

    “混蛋,八嘎!我海域和地产的契约已经都交给你了,就连这岛上的一切,包括建筑和牲畜。我们小笠原诸世家一样不拿。你如何还要不依不饶不成?”

    “云想衣裳花想容,春风拂槛露华浓。若非群玉山头见,会向瑶台月下逢。

    这诗的意思呢,就是说云霞是她的衣裳,花儿是她的颜容。春风吹拂栏杆,露珠润泽花色更浓。

    副相大人,我是个粗人。但是承蒙天皇陛下不弃,看得起我,封为觐天剑阁神龙使!你家老爷子和我可是有赌注在前,那就是您的爱女枝子小姐。能有幸得到这样的美人,真是我神使的荣幸,怎么样,副相大人不会是不认账了吧!”

    “枝子?这绝对不行,他是我的女儿,不是赌注!他是我的女儿,我的女儿!”小笠原诸怒火攻心,这简直是欺人太甚。就凭一个赌注,就想得到我的女儿。这真是痴人说梦,简直是痴心妄想!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