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刷刷刷,小笠原诸挥舞着断刀,疯了一般的向徐右兵砍来。此刻他的长刀虽然已被兵哥斩为两半。但是其长度正好与兵哥的葵纹越前康继的长短差不了多少。

    而岛国人最善于运用短刀,对于肋差的运用,尤为娴熟。兵哥虽然手持神龙使名刃。但是运用起来其实要比他的铁血狼牙m9军刺别手的多。

    兵器不顺手,又不能换成铁血m9,柔术又施展不开,兵哥刹那间险象环生。小笠原诸的招式大开大合,此刻虽然长刀变成了短刀。但是招式运用娴熟老道。并且一招一式浸润多年,此刻没有了软剑绑住长刀的束缚,小笠原诸竟然发挥出了他超常的水平。

    “斩!”

    刷刷刷!

    层层刀气凝集,幻化成朵朵青芒,就如同道道璀璨的波光一般的斩向了兵哥。逼得兵哥步步后退。如此打法,拼起来招式刀法,小笠原诸顿时自信心疯长。论招式,无人能够破解剑道流的劈空斩。

    当啷啷数声巨响过后,兵哥再一次勉强后退。此刻他已经被逼迫到了大海之中,恐怕再退数步,海水就能掩没到胸腔的高度。强行格挡,葵纹越前康继竟然没能再次斩断小笠原诸的倭刀。敢情小笠原诸这把倭刀也绝非凡品,越是后面,用料越是精钢打造。

    嗖嗖嗖,小笠原诸越战越勇,刀气层层荡开,围住了兵哥左右前方的出路,只有后退,才是兵哥唯一的方向。

    此刻兵哥又被他压得仿佛进入了铜人巷一般的险象环生。

    对了,这家伙刀术配合着无时无刻不在扰乱人心神的声波攻击。说白了就是少林的狮子吼。想必少**术传到了岛国,也被他们加以发扬光大,竟然成了岛国少林一派。那这剑道流劈空斩,岂不就是来自少林剑术的范畴?

    达摩剑术是少林名剑剑法之一,在武林中久负盛名,兵哥瞬间回忆起自己观看的小册子。想来张院长那里的好东西不少啊。

    抱神归一,起手式摇达摩捏诀,第二式摇仙人指路,第三式摇马蹴落花

    兵哥伸臂出剑,手与肩平,肋差突然上挑,在前两式看是平常无奇的状态下,刀锋直指小笠原诸前胸。随即左脚跟着向前踏步。其实乃是虚招,紧接着抬起右脚,快速的向前冲去。

    而小笠原诸匆忙格挡,挥剑直劈。却完全没有想到兵哥已然是全身的力气都绷在后腿之上,而右脚只是点地吸引小笠原诸进攻的方向。

    而就在这时,眼见着肋差被小笠原诸一刀荡开,兵哥的左脚就如同骏马后蹄一般的,凌厉的一脚正中小笠原诸的胸口。

    这一脚力重千斤,直接把这个老家伙一脚给蹬出去能有七八米远,只听轰的一声撞在了礁石上,随即又跌倒在地。

    兵哥舒心的一笑,论阴人,你岛国鬼子再牛逼,也不是我达摩老祖的对手!

    有这一脚,再加上先前小笠原诸胸前被兵哥刺中的一剑,这家伙已经伤的不轻了。受到了致命的一脚,疯狂的撞到了结实的礁石上,又反弹跌落在岩石之上。小笠原诸再结实的身板也经不住这大力的一摔,直接趴在石头上咳血不已。

    “破了!”他想不通,自己勤学苦练了几十年的招式,怎么就被这家伙轻易地几招就破了,这怎么可能!

    剑道流劈空斩,就连东西方武道界都找不到的破绽,想不到他竟然能够破了。然而他却没有想到,兵哥正是追踪溯流,在源头之上找到了破解小笠原诸剑道流派的功法,以本治本,才终于破解了他这凌厉的杀招。

    这也就是兵哥有从张院长那里找来的一堆小册子,也不知道是什么人留在张院长家里的。听老张说,自家祖上就是老郎中,经常给一些江湖人士救治。所以很多人就留下了这些残本乱书的抵个药汤钱。

    好在张院长祖上家道殷实,没把这些残本乱书的都卖了,没想到反而最后成就了徐右兵!

    妹的,这可都是宝啊!

    信步上前,兵哥抱手握刀,眼神轻蔑的看着这个老东西。你狂,狂什么啊。你有什么可以狂妄的,就连悟出来的剑道流劈空斩,岂不也是在我华夏功夫上创立出来的。只是可惜了,人那,不能太狂妄。

    看得清楚,老家伙此刻是站都站不起来了,更别说继续打了,并且咳血不止。想必这一脚已经踢断了胸骨,很有可能断裂的肋骨刺穿了胸腔,造成了胸腔大出血。

    一阵摇头叹息,岸上围观的众人已经蜂拥般的向这边跑来。而让兵哥完全没有想到的是,朵拉和美奈子两个不会武功的丫头,却是跑的最快。

    “神使大人,你赢了!我就知道你会赢,你一定会赢得。我押了十亿,十亿赌你赢!”

    “是啊兵哥哥,你真的赢了,美奈子姐姐可是把她的全部身家都押到你身上去了,你知道吗,其实现在德川江户家族的账面上已经没有钱了,全都投资在了新能源公司上,那钱,其实还是你给的!”

    “你还说,朵拉,我怎么能和你这个小白富美相比,要知道你父皇一声令下,可是押下了你们迪拜棕榈树最好的油田,那几乎是倾一国之力啊!”

    看是美奈子说的酸溜溜的,其实到现在达咪西那浑厚爽朗的声音还在兵哥的耳边环绕:

    “棕榈树油田,现估价还有200亿吨,作1400亿桶,押神使大人赢!”

    这就是信任,并且是知己。这是艾瑟尔-达咪西酋长国王陛下对兵哥绝对性的信任,并且完全没有任何担忧的豪迈。

    兵哥真的会赢吗?

    不,当时达咪西绝对没有考虑这些。

    他,其实考虑的就是打气与支持!

    之所以那么大声,是给兵哥无限的自信。

    无论你是战胜,或者是战败,你的身后,都有我这个朋友的陪同!

    一朝认可成兄弟,一生就是时刻患难与共的知己!

    转头,看着一样涉水而来的达咪西国王陛下,兵哥心中刹那间竟然有些柔然的触及波动。这家伙,都成国王了,办事还这么莽撞,就像他无条件的支持卡拉哈迪一样,他无时无刻都在无条件的支持着自己。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