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这种豪赌,哪怕就是胜利了,但那储量几百亿吨的油田也不是自己想拿就可以拿走的,更何况还在拜迪斯那种地方。小笠原诸再强,也不敢去要啊。简直就是水中望月,雾里看花。即便就是水中望月,雾里看花,恐怕也是看得见没命花啊!

    这帮土豪,动不动就是飞机大炮,甚至于导弹核武器的都敢随便动用。小笠原诸自信他就是武功再强,也撼动不了如此的土豪。

    他有自知之明!

    可是押注已成,无法更改。即便是自己想吩咐下去不承认,但为时已晚。

    罢了、罢了、此战已经完全脱离了原本的意义,现在又恢复到了当年与德川江户家族一决雌雄的状态了。

    百年了,无论如何小笠原诸也要战胜这场挑战赛。不要说挑战还是由自己起来的。就算是为了让小笠原诸世家回归京东都,那也要拼死一战!

    此刻的聟島海滩一片宁静,双方契约已经签署完毕,而私底下的押注也已停止。大战即启,就连海浪在此刻也仿佛感觉出了恐怖的大战气息,竟然变得悄无声息,只有些许浪花依旧轻柔的拂过岸礁,看起来是那么的柔情蜜意。

    无数双眼睛注视着过来,小笠原诸已然抽刀在手。黝黑锋利的刀尖泛着点点蓝光,在太阳的映射下,显得更加摄人心魄。

    “开始吧!”小笠原诸双手持刀,刀尖点地,急向后在海滩上划出一道深深地裂痕。

    “在这里?哼!如果要是在这里,那就不比也罢!”兵哥冷哼一声,随即看也不看小笠原诸一眼,突然纵身而起,向着大海,直冲而去!

    “踏水无痕!绝世轻功!这!这这这,小笠原诸大师看来是遇到对手啦!”人群之中顿时有几名老者惊声呼叫。

    兵哥一招亮相,已然惊呆了众多武道世家的高手。踏水无痕,那是在水面之上奔跑自如,仅仅是这份绝世的轻功,就要胜过小笠原诸太多太多!

    “哼!雕虫小技,也敢在我面前卖弄!”小笠原诸狠狠地瞪了一眼出声叫好的几名武道世家的大长老,紧接着刀锋一摆,人随后也踏浪追去。

    “哎呀呀,不得了,不得了呀!想不到小笠原诸大师的武功也修到了如此出神入化的地步,真是真人不露相,露相非真人啊!”身后忍者世家的大长老已然惊呼出声。忍者世家常年以忍术和轻功著称,可是此刻他却自认无法与面前的两人相比。仅仅是这踏浪随行的功夫,那就失了一筹。相比较下来,他与神使和小笠原诸大师之间的差距,已是天壤之别。

    听到身后这句赞美,小笠原诸顿时冷哼一声。哗众取巧,华而不实。看起来徐右兵是在水中踏浪而去,其实以他的眼光早就看出来了,这家伙只不过是脚底下点水快跑,在浅水中还看不穿他卖弄技巧,一叶障目。要是到了深水中,我看你还怎么卖弄悬殊。

    果然不出所料,兵哥飞奔数百米突然止步,脚尖在水中一点,此刻已然跃上了海中深处的一处巨大礁石之上。

    这是单独耸立在海岸深处的一处岩礁望夫崖。

    在聟島还有着一个美丽的爱情传说。据说这是由一个女人变幻而成的。女人的丈夫终年出海打渔,只留下女人天天在家里等待丈夫的回归。终于有一天突临磅礴暴风雨,她的丈夫出海三天三夜,再也没能回来。而这位妇女就一直站在海边等候着她的丈夫回归,终年累月下来,终究变幻成了一处礁石。

    “雕虫小技,不自量力!”小笠原诸冷哼一声,此刻已是勃然大怒。他在水中猛地一跃,身形犹如摆尾的巨龙一般,举刀就向站立在岩礁上的兵哥劈去。

    这一刀劲道十足,犹如剑指长空,原地蹦起来足足能有十几米高,而在落下之时,全身的力道都汇聚到了刀锋之上,整个身体加度的向兵哥斩去,就如同炮弹一般的砸了下来。

    “神使大人小心,不可硬抗啊!”远处海岸上一片惊呼。诸多佐卫们大惊失色,他们看得明白,这正是剑道流的劈空斩。而这一刀又带着全身的力量,即便在平时也无人能够扛得住这么全力的一刀。更何况此刻小笠原诸已经把自己整个身体的力道都加了上去。如果硬抗此招,徐右兵很可能就会被当场一刀劈为两半。

    此刻就连在一旁观战的休本山田大长老也是一惊。剑道流的劈空斩,就在寻常之时也不是硬抗的。往往剑道流一派只是一刀出手,便让敌人再也没有了还手的力量。他们讲究的就是一招制敌,以凌厉凶狠的硬杀结束战斗。这也是为什么,剑道流能够轻易就破除了敌人任何繁琐招式的霸道所在。

    可就在这时,却见兵哥突然自腰间抽出来一把精光闪亮的软剑,轻轻一抖,就迎向了小笠原诸的长刀。

    “哎!”休本山田长老忍不住脸色骇然的一声长叹,最终竟然闭上了双眼。

    如此迎敌,必死无疑啊!

    剑道流劈空斩绝对不能硬抗,这在觐天剑阁的时候休本山田长老已经对徐右兵说过了多遍。这不仅仅是长老自身的经验,也是他这么多年总结的规律。剑道流劈空斩,几乎无招可破,迎上去纯属找死。

    可你为什么偏偏不听呢,为什么就不听劝阻呢。我知道你很强,功力胜我三筹有余,又自持年轻,完全不把小笠原诸看在眼中。可是你哪知道,小笠原诸等的就是你这一招啊。

    到了他这种层次,刀势自然是运用的越来越熟练。甚至已经过了完全凭借着全身的力气硬斩这种程度。可是这样徒劳的应架,岂不和找死一样?

    呛啷呛!

    就在这时,眼见着一连串的火花迸溅开来,小笠原诸的倭刀完全的荡开了兵哥的软剑,甚至就像是一把铁锤直接砸在了柳枝上一般的恐怖。兵哥的软剑刹那间就被倭刀荡在了一边,像个破布条一般的被撞击开来。

    而小笠原诸自身的刀势却是依旧不减,直愣愣的直向兵哥的肩膀剁了下来。如果这一刀要是砍结识了,那恐怕兵哥瞬间就会被这把古朴的倭刀一分为二,赤果果的斩杀当场。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