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不可能?这是最好的计策!如果真像你所说的,神使那么的强大,那我们就必须慢慢的图之,里应外合将他击倒!”

    父亲说出去的话就是金科玉律,决定了的事情,三太郎完全无法改变。

    三太郎不想继续劝解,他已明白了父亲的打算。那就是里应外合。甚至父亲想要亲自出手,他要去试探一下这位神使,这是他父亲的秉性。

    见儿子竟然不与自己争执,小笠原诸缓缓地坐下,沉重的继续说道:“其实还有一计,那就是枝子!没有哪个男人不喜欢美女的,如果我们把枝子”

    “父亲,不可以,绝不可以!枝子还小,枝子还!”

    “混蛋,是我们小笠原诸家族重要,还是枝子一生的幸福重要!如果让枝子出马,真的讨得了他的喜欢,我们完全可以事半功倍!再说,这只是一计,如果枝子成功了,按照我的方法去做,未必就会损失什么!

    你想过没有,如果你真要阻止,那我们小笠原诸家族恐怕没有任何人可以是他的对手。如果我们正面与他为敌,那就是去送死!

    你五弟,是我精心培养的家族接班人,我不能让他冒生命危险,那是绝不得已的时刻,才能出手的下策!

    但是枝子,不仅仅不能让他们产生怀疑,甚至能够迷惑他们,让他们感觉不到我们的野心!

    如今海外市场匮乏,我们在海外的矿山与原油采购已经遇到了前所未有的麻烦。这些麻烦全都是竞争,有来自华夏的,来自山姆国的,还有棒子国和西欧的。

    可是现在,如果德川江户家族再参与到我们海外的能源引进中来,你知道我们还能坚持多久吗?受经济危机的影响,我们的各大企业已经是捉襟见肘了,我们家族对外的资金,很难满足我们的现状!”

    “这个,父亲,他们现在锋芒毕露。您不是一直要求我们要隐忍吗。依我看现在不如我们暂时放弃开新的矿山和能源,避其锋芒。他们诸多家族资金合并,这绝不是一次简单的竞争。我们海底之下还埋藏着大量的煤矿与铜铝矿石,不如先挖掘出来,想必暂时迷惑住他们,等资金充足之后,我们再与他们一争岂不更好!”

    “混蛋,家中的事情你又知道多少!自从德川江户家族入驻非洲开始,我们海底的储量已经动用了不少了。再剩下的就是战备物资。如果动用了,那是要掉脑袋的!”

    “什么?父亲!”三太郎瞠目结舌,他想不到小笠原诸家族现在竟然走到了如此的困境,那岂不是说,德川江户家族的崛起,就是小笠原诸家族覆灭的开始吗?

    “哈哈哈,哈哈哈哈,我老了,但是老当益壮!德川江户虽然联合诸多世家想要进军海外市场,但也不是那么容易!前期他们只是买进卖出,做的是空手套白狼的的生意。但是现在他们要是想入驻实业,买下矿山自己开,这可不是一笔两笔款项就能够打住的。

    还有当地的政治气候,风向风气,民俗风情。这都是制约一个企业展的根本!三太郎,你也不用过于担心。我们虽然退守孤岛,但是底蕴还在。我小笠原诸家族苦苦的在这座岛上隐忍了数百年之久,其实爷爷和父亲无时无刻不在卧薪尝胆啊!

    家族矿山足够让我们开三十年的,即便是海外矿山,那也有五六十年的根本。只是对战一事,我决定了,我一定要亲自去试探一下。以我之力,未必不能和那个神使斗上一斗。要知道,在岛国,我们小笠原诸家族,才是武道荣昌!”老头傲然不已,脸上一片不屑之色。区区一个年轻的,二十岁出头的家伙,即便是头上按着神使的光环那又如何,他小笠原诸想要挑战的人,那就谁也躲不过。

    “不,父亲,你要挑战神龙使?这绝对不行!就算是天皇陛下,未必允许!”三太郎一阵紧张,此刻挑战神使,这不仅仅代表着不服,甚至还隐藏着对天皇陛下的不敬。绝对要打消父亲的这个念头,因为相一职,在三太郎看来,这一届争不了,下一届未必就不可以!

    “天皇陛下,他是不会阻止的,要知道,比武乃是我们武道界的精神。这对我们武道界来说,只是一种更新的开拓而已!”老者双眼猛的睁开,一双本已有些老迈的双眼在此刻竟然光芒四射,就像是剑一般的看向自己的儿子,只看得三太郎忍不住浑身抖动了一下。

    好厉害的眼光,就连他这个副相大人,竟然也抵挡不住父亲狠辣的一瞪。可是枝子,枝子是绝对不能拿出去作为交换的,那是自己最爱的女儿,就算是到了最后,他也不想屈服父亲的决定。

    “怎么,到了这个时候了,你还舍不得?舍不得孩子套不得狼!成大事者必须有铁血之心!三太郎,你不如你的弟弟,不如!”老者一眼看破了三太郎的心思。自己一手大的孩子,想什么,能够瞒得过自己这个做父亲的。妇人之仁啊,终究不成大器!

    “父亲,可是枝子,枝子是你最疼爱的孙女啊!父亲,我!”

    “不要说了,就这么定了,你现在就派人去给我下战书!我小笠原诸愿意和神使一绝死战,就在聟島!”小笠原诸一声冷笑,甩袖而去,他当机立断,不给三太郎更多的辩解机会,他知道自己这个儿子的个性,只有强势的决定性的吩咐,才会打消他最后的坚持!

    三太郎禁不住倒吸一口冷气,父亲太强势了,已经强势到了不听任何劝解的地步。下意识中他认为,这绝对是一个错误的决定,甚至很有可能将小笠原诸家族拖入灭亡的一个决定。但是他无力阻止,因为他说服不了自己的父亲。

    还有就是,他身为小笠原诸家族的一员,并且身居高位,不能退缩。即便是就像父亲说的那样,牺牲枝子,那也毫无办法。作为一个父亲,三太郎的心疼如刀割,可是即便这样,那又如何。因为小笠原诸家族绝不能输,哪怕是有一丝一毫的损失。

    颓废的迈步离开了凉亭,看着面前气势磅礴的大瀑布,此刻的三太郎压力巨大,他真想就这样跳下去,跳下去一了百了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