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小笠原诸世家有项绝世武功,那就是深海深潜,一口气憋着,能在海底潜伏到六七百米的距离。但是千米之下,那绝不是人力所为。

    神使太强大了,强大的让小笠原诸颤栗。他可是明白什么叫做海底深潜。这不仅仅需要强大的肺活量、忍力、耐力,甚至需要全身的综合抗压能力达到钢铁一般的坚硬。

    能深潜到海底四五百米距离的,那已经很了不起了,普天之下,绝对不出十人,并且都是三四十岁的中年汉子,绝非一朝一夕之功但是神使年纪轻轻,仅仅二十多岁,和自己的重孙女一般大小。这让小笠原诸甚至怀疑,那还是不是一个人,难道真是天照大神的分身下凡不成!

    神使,神使,传说就是天照大神的分身,下来就是辅佐天皇、守卫着天皇陛下来帮助岛国征服一切的。难道还真应了那句:

    威灵下济,丕赫威能!

    “德川江户,如虎添翼啊!三太郎,你还记得我们家族与他们的恩怨吗?这可不仅仅是我们世代的血海深仇,更是我们家族武学技能上的谁强谁弱!当世神使,我不相信。他德川江户什么时候还会有一个神使的存在!

    如果说是大长老,家中守护不出的长辈这个我信。但是神使!”小笠原诸说到这里继续摇头,不是亲眼所见,这家伙还是不相信他儿子的传说。

    见父亲旧事重提,小笠原诸三太子急的大眼直瞪,他非常凝重的继续说道:“父亲,孩儿所言句句属实。我知道,在百年之前,我们家族就在棒子国和华夏与德川江户家族结怨。他们和我们争抢煤矿,争抢资源。甚至是大打出手,两败俱伤。从而便宜了那些支那猪,让很多人得了便宜。

    我们家族把从华夏挖来的煤炭全都填在海底,以备不足之需。可是他们有多少卖多少,靠着当时他们家族身为远征大将军的便利,疯狂的敛财。竟然还把我们从京东一直逼迫到这座小岛之上。这个仇,孩子不敢忘记,也永世不忘!

    但是父亲,我们家族从百年前就被德川江户家族的神使逼得没有出路。要知道我们家族的老神使大人已经是因为家族与他们拼死一战,最后还是不敌身亡啊!

    而如今,他们又有神使出现,我们拿什么与他们抗衡!”

    “混蛋!三太郎,你休涨他人志气,灭自己威风!想当年若不是你太爷爷一身硬功天下无敌,不小心中了他们的软筋散,那又怎么能够失败!百年之仇,必当厚报!此仇不报,誓不为人!”

    说到这里老家伙砰地一声击在了厚重的花岗岩上,结实的花岗岩石桌竟然不堪重负,直接一分数瓣。他看着自己的孩子,苦笑的摇头,他想亲自去会会这位神使大人。

    此刻他的脑中全是几十年前的争斗。德川江户家族杀得小笠原诸家族人头滚滚,血流成河。这仇不共戴天,这是当年一直躲在桌子底下,才年仅不到十八岁的小笠原诸一辈子也忘不了的仇恨!

    结实的花岗岩石桌一份数瓣,上面的精致的玉盘瓷碗纷纷滚落在地。枝子紧紧地咬着自己的嘴唇,她不敢相信的看着爷爷呆呆的坐在那里。这是她长了这么大,第一次见到这个慈爱的老人火,在她的印象中,爷爷只是一个普通的老者。虽然身为偶居一方的福贾,但是怎么又会武功,这简直太神奇了。

    轻轻地伸手,捡起了掉落在地上的一个瓷碗。这是她最喜欢的一个小花瓷碗。这是钧瓷,据说是华夏皇帝吃饭才能够用到的小瓷碗。可惜现在一摔之下已经破了一个口,那莹润剔透的瓷感觉被这破口处的一道暗纹完全的破坏了,再也没有了往昔的完美,往昔的晶莹玉感。

    “爷爷,爷爷你怎么了,爷爷你打破了我的小花碗!”枝子抱着自己的小花碗,脸上禁不住泪珠滚落。她伸手一把拽住了爷爷的手臂,委屈的哭闹着。她在为小花碗心痛,在为这个世间绝品哀伤!

    “胡闹!”小笠原诸烦躁的一甩手臂推开了自己的孙女。无用的东西,为什么就是个女孩身子,如若是个男儿,我这一身功夫,岂不早就相传!

    “吧嗒!”枝子没能把住小花碗,被爷爷一推,竟然咣当落地。连最后的形状都没能保留,摔得支离破碎。

    “啊!我的小花碗!爷爷你”

    枝子愣住了,一摔之下就连她自己都被爷爷推倒在地。这是从都没有出现过的事情,现在碎的不仅仅是地上四分五裂的小花碗,一刹那间,还有枝子那不明所以的心,零落的、委屈的,乱七八糟。

    “父亲!”

    “啊!枝子,你带她下去!带她下去!”

    小笠原诸也意识到了自己的过分和莫名所以。虽然这个宝贝孙子是个女孩,但是也是他最喜欢的一个孙女。相比较老二和老四家的那些混蛋小子们来说,这个孙女是最讨他喜欢的存在。

    多少年了,如今世道变了,环境变了,条件也变了。没有了战争,没有了掠夺,也没有了争抢欺弱。家中的三代子弟已经被自己的儿女们惯得不成样子了。哪还有那吃得了苦,甚至跟随着他学习小笠原诸家传武学的。

    这帮混蛋,一个个不是花花公子就是成天无所事事。不是出入烟花会所,就是捧歌星豪赌成性,如果再这么胡闹下去的话,恐怕不需要别人使用任何手段,小笠原诸家族,自己就衰败了。

    见儿子送走了孙女回来,小笠原诸这才怅然若失的道歉:“是我失手了!可是三太郎,这就是我们下一代的悲哀吗?仅仅是一个小花碗,就能让她落泪?”

    “父亲,枝子从没有与外界接触,她本来就心地善良。父亲,恐怕你这次,真的让她伤心了!”

    “八嘎!伤心,那总比让我们小笠原诸家族灭亡要好得多。好在还有你五弟,我们小笠原诸家族还有着最后的希望啊!”

    “五弟?”三太郎突然眼皮不住的乱跳。家中五弟一直都是父亲的希望。五弟今年刚刚三十多岁,到现在跟随着父亲学武能有三十年了,难道说,这才是父亲的倚重不成!

    小笠原诸闭上了眼睛,长长的叹了口气。在官场政界,三太郎是重点培养的家族支柱,而在暗地里,其实五太郎才是他手心最大的依仗啊!

    “我决定了,让你五弟去应征神使!只有打入敌人内部,才会让他分崩瓦解!”

    “什么,父亲,这怎么可能!”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