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可是这样垄断性的行业,都是万众瞩目的。小笠原诸家族已是站在群众头顶上的巅峰所在了,如今再想强势的介入这个行业之中,就必须再有强势的手腕支持。所以一个副首相已经不能胜任这种工作了,那么竞争首相一事,必须提上日程。

    见父亲一直举杯不喝,小笠原诸三太郎只能是开口解释道:“父亲大人,您有所不知。现在小犬挫一郎声望正高,很有连任的可能。而近期,我防务省大臣一职又新晋了一位松井大岛。这可是天皇陛下亲自指定的人选;而小犬挫一郎隐然有与松井大岛双双联合的可能。

    想那松井世家,以前也只不过是一个二流下家族。但是不知为什么突然崛起,家中军事企业,北海道船业公司已经承揽了岛国所有军舰的制造。现在隐隐有逼近了三井家族的优势,以后取代三井家族和三菱家族,恐怕是正常的事情。

    而你所说的,我们要拉拢三菱和三井家族,现在更不可能了。因为据我所知,他们现在已经成了德川江户家族的中流砥柱。这几大家族联合起来,竟然成立了一个什么经济共同体,据说要针对海外能源市场,要进口海外的石油、煤矿和铁矿,这简直就是要和我们打擂台赛。父亲,我希望您能早做准备,我们小笠原诸家族,在面对德川江户家族为首的经济实体面前,很有可能败下阵来啊!”

    “八嘎!败下阵来!他们有什么,一个德川江户,一个德川一郎,花花公子一样的人物。更何况已经作古。家中只有一介女流之辈,难道还想和我们小笠原诸家族竞争不成!”父亲破口大骂,区区一个女人,有什么资格和小笠原诸家族竞争:“小笠原诸家族,永远都是站立在岛国经济界巅峰的存在,是岛国独一无二的强者。”

    三太郎见父亲动怒,无奈的放下了手中的酒杯,低头哀叹一声吗,郑重的解释道:“父亲,我们真的不能小看了德川美奈子,她是一个女中豪杰。仅仅不到一个月的时间,家族超市与企业受到了巨大的冲击。但是她仅仅只用了不到一个月的时间,便令各大商超恢复了经营,企业得以正常运转。不仅如此,还在她的号令下,组成了德川江户经济共同体,准备进军海外能源界。他们甚至重新成立了一家共同银行,这家银行只对他们这个共同体服务,专业处理他们进军海外的往来账目,已然开始营业了啊!

    他们不仅仅有过硬的手段,更有着过硬的实力,其实背后还有着强大的助力!只是这个助力太可怕了。父亲常年在岛上不出,听没听说过神龙使的存在?”

    “神龙使?”父亲一口喝了杯中的酒,微微皱眉,闭目沉思,突然惊呼:“神龙使?

    神龙再现,风云突变。觐天剑阁,神龙是名。辅佐天皇,降妖伏魔。威灵下济,丕赫威能。吐故纳新,万瑞百祥,罔不丰登。仙福永享,普世祟敬,寿与天齐!

    这这这这这

    难不成是觐天剑阁重开,天皇陛下神使重现?”

    见父亲大惊失色,三太郎仰天长啸:神龙使啊!”此刻竟没了一点副首相大人的风度。

    “真是神使?”父亲乍听此名,顿时起身向飞瀑走去。他站在庞大的瀑布面前呆然矗立,一时间仿佛整个时空都静止了。

    而就在这时,弹琴的女子瞳孔一缩,手指稍微犹豫,不想一根琴弦突然崩断。紧绷的琴弦拉力巨大,一下子伤到了她嫩如青葱般的胜雪肌肤,在莹润的手臂上,留下了一道细细的血痕。

    “枝子!你受伤了!”三太郎快步走向了女子,一把抓住了枝子的手臂,赶紧从兜内掏出了一个白色的手帕,帮孙女捂住了伤口:“疼吗?”

    “爷爷我不疼,是枝子不小心,请爷爷责罚!”

    “哎呀,我的枝子,爷爷怎么会责罚枝子呢?枝子是爷爷的宝,更是太爷爷的掌中宝,哪来责罚一说!”三太郎赶紧传唤侍者,立刻就有家中医生跑来,小心谨慎的为枝子处理着伤口。

    “不能提,不能提,不能提啊!混蛋,仅仅是提了他的名字,就让我的宝贝重孙女受伤!这简直真应了那句话,神使见首不见尾,一出世间血雨腥风啊!”

    “父亲,此话怎讲?”三太郎莫名的看向了自己的父亲,他感觉这句话压力太大,莫名的,让他脊背一寒,冷汗连连。好大的威势,好久没有感觉到如此大的威力了,难道这个神龙使,还是一个不能提的人物?

    父亲站立在瀑布前的身影此刻显得是那么的渺小,但却腰身挺拔,屹立不动。仿佛就算是对面落下来的就是千军万马,父亲也无所惧怕。但是听到了三太郎的疑问,他恼恨的转身,看了一眼匆忙赶了过来的侍者和家庭医生们,顿时挥了挥手。

    见侍者和家庭医生小心的离开之后,他才郑重的说道:“你和我说说,是不是德川江户家族出了一个神龙使!”

    “正是!”

    “那就对了,神使在我国,一共二十多名,但早在百年之前,已经不见了任何踪迹。想不到啊,想不到。德川江户家族,还有神使出现。而我小笠原诸家族的神使大人,早在百年前已经作古了,甚至没能留下来任何衣钵传承!

    如今看来,这都是天意,天意啊!”

    “百年前?可是父亲,那岂不是和我们家中长老一般恐怖的存在。但是据我所知,这个神使大人也不过才刚刚二十多岁出头的模样。我有幸见到一次。但是他脸带鲨鱼皮面具,就连天皇陛下在场,他也不会摘下面具。这样的年轻人,怎么可能是神使,并且主掌我岛国的觐天剑阁。

    而现在他又开始收揽我岛国各大武术世家的弟子,准备为岛国培养新的神使继承人、父亲,您不知道,据说他刚刚出现的时候就独自一人潜入我北方港深海千米之下,捕获了岛国的一膄核潜艇。这是我国绝密,绝密中的绝密啊。根本不能对外说,说出去就是泄密啊!”

    “千米之下?难道真的有这种奇人?脸带面具,那是传承。是因为不能让别人见到了神使的真面目。可是万丈深渊的海底千米之下捕获潜艇,这怎么可能!”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