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松井大岛早就看出了自己妹妹的心软,所以能不能说动自己的妹妹其实他很有分寸。小说果不其然,还没等他进一步的说出一些道理,他这个妹妹就答应了。

    “哥,我去,我知道你为了我们这个家,出了很多力。而我,一生下来就被你们疼着爱着,一点苦也没有吃过。我去,只要能保住哥哥的职位,保住我们松井家族,我去!”

    “妹子!”松井大岛上前一步,一把搂住了自己的妹子,竟突然间有些舍不得。

    世上哪有自己的亲哥哥不疼自己妹子的,可就是有时候非要走一些不寻常之路。而在这条路上看来,有时候不要说是自己的妹子,就算是自己个的老婆和亲娘他们都会舍得。

    其实这就是人性的另一面,一种为了利益和,而可以使出无数手段的卑鄙之路。

    套房的大门被人扣响,躺在大房床上的兵哥没动。这房间虽然豪华至极,床也非常舒适,但是兵哥睡得却很谨慎。多年了,他一直保持着警惕的睡觉方式。

    一个身姿婀娜,穿着一件由粉红色小花点缀着的岛国女孩款款的走来。和服的质地特别的好,紧收的腰身加上胸前的突起,把少女婀娜娇美的身材体现的若隐若现。

    真是柳叶弯眉樱桃口,见上一眼挪不开。并且双手捧着一摞厚厚的文件夹,鼻梁上还挂着一个粉红色的小眼镜。让兵哥一下子就看的呆了。

    “神使大人,我是松井大岛先生的妹妹,我叫松井芳子。奉哥哥的命令过来侍奉神使大人,还有这是大人需要的资料,我一并带了过来,请大人过目!”

    “咳、咳!”兵哥急忙掩饰的咳嗽了一下,不过却是一手抓住了刚才撩起的被子又盖到了自己的双腿之间,有些很不好意思的说道:

    “啊,好的!”

    兵哥说完,心里这个气啊,松井大岛,你他娘的什么玩意。和你要个资料你送这么晚不说,竟然还真把你妹妹给我弄来了。这是什么意思,难道这要我靠你妹。我靠,你丫的脑袋不会是被驴踢了吧。要知道男人大早晨的,可都是一柱冲天啊!

    本来这一晚上兵哥就没睡好,前半夜喝酒洗澡,又和美奈子摸摸索索的看了一场春宫大戏。心里到现在还一直憋着火呢,要不也不能半夜来到北方港,见到了人说话就那么冲!然不想,你松井大岛,还真就把个妹子给我送来了。

    这妹子,一看神色就是个小姑娘,还没熟透呢。不过却由里到外的,浑身上下都散着一种无比诱人的女性的魅力,直让兵哥看的忍无可忍。

    “先放那,放那!”兵哥掩饰着自己的尴尬,听到松井芳子“哦”了一声,转身把文件放到书桌的时候,他立刻起身,仓皇的就向洗手间跑去。

    大早晨的,憋尿加上本身的自然反应,让兵哥差一点没能把持的住。好在洗手间就在卧室内,这家伙进去好一顿放水,随后一伸手就把水蓬头给打开了,索性三下五除二的除去了身上的睡衣,就这样任凭凉水冲洗着自己的身体,借以灭火。

    却不想,正在这时,浴室的门突然就被拧开了,松井芳子竟然羞答答的走了进来,声音仿若蚊子叫的说道:“大人,让我服侍大人洗浴吧!这是松井芳子应该干的事情,我在家族中也有礼教老师教习过的!”

    我去!这个尴尬劲就别提了,兵哥一下子转过身去闪避着,不想随后脚下一滑,竟然噗通一声跌进了浴池。

    “神使大人!”松本芳子快的冲了过来,就在兵哥的脑袋要撞到了墙上的时候,抵住的竟然是一对无比的绵软柔和!

    “啊!”一声尖叫传来,松井芳子疼的眼泪都流了下来:“大人小心!”

    “芳子,你没事吧!”兵哥急忙回头,这才现松井芳子为了不让自己的脑袋撞到墙,竟然提前一步用身体帮兵哥挡住了冰凉的墙壁不说。而兵哥撞下去的,正是人家的一对酥软。就算这样,她却顾不得自己,竟在喊着让自己小心!

    少女的酥软,其实坚实挺拔,最受不得外力的猛然袭击。这一下撞上去,不亚于一个男子的旦旦被人捏了一下,顿时脸色惨白,冷汗连连。

    兵哥一刹那间后悔无比,甚至心中起了一丝怪怪的感觉。不过随后这家伙就放松了,自己紧张个屁啊。早就知道大家族有侍女服侍大人洗漱的习惯,而洗澡就更不用说了。你看看,少见多怪,连带着让美女受伤。兵哥此刻竟然有一些暗责自己太过紧张。

    而不想仅仅是一会的功夫,松井芳子就不疼了。但是她突然意识到了水温很凉,竟然挣扎着起来,帮兵哥熟练地调试着水温。温柔的动作,虽然还带着一丝紧张,但是在兵哥看来却是那么的自然,好像芳子早已下定了决心的一般,根本就把徐右兵给无视了。

    面对美女的无视,兵哥的心不仅怦然一动。看来还是岛国的礼仪、家庭的教养适人。你看看人家,从小培养,对给身份高贵的大人洗澡,这简直在他们看来就是天经地义的事情吗。

    哗哗的放着水,兵哥干脆自顾自的坐了下去,任水流不断地冲洗着自己的身子,任凭波浪浴池中的碧水涟涟,这家伙却是不在乎了。一只眼睛只是盯着松本芳子看,就像是一块被吸住了的磁铁,兵哥是百看不厌。

    而松井芳子却是突然间不好意思起来,哪有这么盯着人看得。这双眼睛就像是狼一般的,而自己就像是羊入狼口的小绵羊,好像只有时刻被宰的命运。

    “神使大人,我帮您搓洗一下!”松井芳子虽然羞涩,但是牢记使命。她伸出了自己嫩藕一般的手臂,竟然就这样伸到了水中,拉起了兵哥的胳膊,要帮兵哥搓一搓泥儿。

    “哎,水,水,衣服,衣服湿了!”见自己的手臂被拉起,却明显看到从冲浪浴池内溅出来的水花冲向了松井芳子的前胸,兵哥急忙叫了起来。

    “啊!”松井芳子一下子站了起来,这小姑娘竟然还穿着一身和服,可惜此刻胸前已经被打湿了一片。看了一眼,想不到松井芳子果断的解开了自己的扣子,竟然要当场脱下去。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