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俊上,俊上你怎么样了俊上!俊上”此刻,美奈子终于是惊醒过来,快的向这边跑来,可不想,就在她刚跑了一半的时间,突然被人一把抓住了。

    “美奈子小姐,你不能过去,请在这里等着,让我们帮你出气!

    八嘎!你是哪里来的神使大人,为什么要伤害俊上!”

    嗖嗖嗖!

    一把战刀舞的风声直响,刀刀劈向了正蹲在地上的徐右兵。这是一把上好的武士刀,刀身黝黑,甚至出湛蓝色的青光。挥舞中青光闪耀,利刃逼人。

    当啷一声脆响,就在战刀马上就要劈中兵哥的肩膀之际,突然间遭遇抵挡,定睛看去,竟然是一把精致的肋差。

    肋差短小却锋利无比,只是随意的一档,就听咯嘣一声,犹如一刀狠狠地剁在了石头上的一般,竟然刀身一蹦两断,从中间一分为二。

    “八嘎!上!”

    嗖嗖嗖,一刀两断,而来人并不惊慌,甚至是立刻下令,就见身后突然又冲出来三名持刀的武士加入了战团。凛冽的刀光快如闪电,这帮家伙一来就展开了全方位的厮杀,看样子就是要把兵哥剁成豆腐块。

    兵哥不慌不忙后退数步,最终站定,严肃的审视着武士刀劈来的方向,从容的格挡。他手中拿着的正是莒纪公的肋差,就是那把兵哥展示给天皇陛下看得信物。可不想这把兵哥从德川江户家族练功密室中翻出来的肋差,竟然在关键时刻帮了大忙。

    运用肋差兵哥还不怎么趁手,所以是几次抵挡之下,尽管肋差锋利无比,但是再没能砍断一刀。而反观这几名持刀之人是越战越勇,那架势不杀了兵哥绝不罢手。

    “老子不威,你把我当病猫!来吧,小子!”兵哥怒了,直接伸手一掂,肋差瞬间飞起,快的再次抓在了手中,兵哥竟然把肋差当成了铁血9军匕来用。

    是的,兵哥就这么实在。所使用的,永远都是自己认为最趁手的招式。一把9军匕在兵哥这么多年的沁润下早就得心应手,无论是劈切砍刺,那都是一路合成。

    虽然军刺不在,但是换成了肋差也一样。在招式运用一番之后,兵哥瞬间熟练。几个闪避,看清了武士刀砍来的方向,兵哥再次肋差横举到顶,就听‘咔嚓’一声脆响,上好的武士刀再次应声而断。

    “小心他的肋差,包围他,四面包围他,围住他,斩了他!”

    “斩了我,你也配!”

    嗖,兵哥再次一刀挥出,就在电光火石之间销断了一柄武士刀的刀尖,随即右腿鞭子一般的踢出,脚尖正中刀尖。本来下落的刀尖受力,顿时再次飞起,直朝说话的那人飞去。

    “专务,小心!”

    “啊!”

    尽管有人提醒,可是已然来不及了,黝黑的刀尖快如闪电,带着一道亮眼的蓝光,顷刻之间已经射向了那小子的面门。

    就听噗嗤一声彷如扎透了西瓜皮的声音一般,随后就是一声犹如杀猪般的惨叫传来。这家伙双手捂着自己的脑袋满地打滚。

    “住手!混蛋!无辜攻击神使大人,全都给我抓起来!”

    领被制,场面顿时失控。而此刻休本山田长老已经下令,守候在演武场外面的家族卫士们顿时蜂拥而入,将这几个人团团围住。

    “住手!放过他们!”兵哥沉稳的收起了肋差,他已经看明白了,这帮小子左臂上都有一个凸起的袖标,显然就是黑龙会以前的古老标志,那就是德川俊上的人,显然是为他主子报仇的。

    “哈哈哈,好小子,想不到还有几个人死心塌地的追随!”兵哥大踏步的走向脸上被自己一刀尖击中了的家伙面前,伸脚轻轻地踢了踢这个小子,随后认真的说道:

    “起来吧,我又没有全力出手,你放心,最多掉了两颗槽牙,不过你这脸就需要缝几针了,弄不好破相了,还需要美容修复手术!”

    “嘶!”这带头的小子此刻已经吓傻了,这家伙之所以敢动手,其实是有死命在身。他就是留在德川俊上身边保护这个大少爷的。眼见着大少爷被徐右兵一脚踢飞,生死不知,那就是他任务的失败,所以无论如何他也要挺身而上。

    德川一郎之所以把黑龙会交给德川俊上管理,其实早有培养他这个儿子的打算。只是无奈,德川俊上志不在此,所以最终辜负了德川一郎的期望,甚至连已经解散了的黑龙会的大权都被别人把持住了。

    带头的小子此刻勉强的爬起了身,自己带来的团队全军覆灭,想想还不到五分钟,而自己这边是四把战刀,锋利无比的德川江户家族武士刀,但是人家仅仅凭借着一把肋差,就从容应对,足足可见神使大人的功夫绝非平常。

    “我错了,你当杀就杀,我认命!”

    好一个小子,干脆利落,虽然脸已经被刀尖刺穿,一说话鲜血直流,还真就从嘴里吐出来两颗槽牙。但是宁死不弯,还真是一条利郎的汉子。

    “杀你?为什么?”

    兵哥肋差横指,对着围观的众人划了一圈,这才眉头紧皱的说道:“杀你!还是杀了所有的人!我知道,你们不服!

    但是为什么不服,难道仅仅就是因为我的突然出现吗?德川江户家族,已经到了最危险的时刻,内忧外患,如果你们谁有能力,那么就请站出来,认真的服侍美奈子小姐,认真的打理家族的事物!

    三井、三菱、神木、日立、松下、哪一个不是虎视眈眈,哪一个不希望摆脱我们家族的束缚,不再与我们合作。而你们呢,作为家族企业各大分社的社长与专务,你们做过什么,还在等什么,纠结什么!

    如果不是我与休本山田长老着力周旋,那么我问问大家,天皇陛下还会不会支持我们,那么三井会不会早已把我们分散瓦解!别人看不出来,难道你们还看不出来吗?我德川江户家族,已经危在旦夕了!”

    兵哥一通神侃,从自己的臆断和猜测中直接说出了击杀三井会长的理由。而这个理由是绝对性成立的。不仅仅是周围各分社的会长与社长,这几乎是整个岛国都知道的事情。

    自古以来三井家族表面上和德川江户家族非常友好,其实哪方面都在底下争得你死我破。无论是岛国上层,还是在国外市场。三井家族隐隐已经把德川江户家族当成了对手,大有拼死也要绝对性争夺一番的意思。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