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你们爱是谁是谁,和我有什么关系。我玩我的相扑,练习我的技术。喂,我说,你这个小子,是不是宫本泰焕,你应该马上让人给我换了那些个服侍我的家伙,他们总是喜欢跟在我的屁股后面乱转,让我很不喜欢!

    还有,你就是我的姐姐美奈子吗,你长得真漂亮。不过父亲死了,那就是你说了算,那么可不可以多给我点零用钱,你是知道的,我需要买很多好东西,因为我要补充体力和身体,要参加下一届的全国相扑大赛,我一定要拿冠军,这对我来说很重要!而最重要的就是今年我一定要得到天皇赐杯,因为这对我来说是最重要的事情。”

    “俊上,德川俊上,你在说什么你这个家伙。整个德川江户家族就应该是你的,是你的,而你怎么能求这个女人!”宫本泰焕一听胖子这么说顿时急眼了。其实这家伙之所以这么嚣张,完全就是打着胖子的旗号在行事。胖子叫德川俊上,是德川一郎的私生子。前段时间由于领导冲省大罢工和学生游行,而获得了黑龙会诸多长老的认可,最终竟然被当场推荐为会长。

    虽然黑龙会早已被解散,但其实山口咀就是黑龙会后来的延伸。而成为了会长的德川俊上,其实就是山口咀最好的接任人选。可这小子根本就不喜欢管理会务,他从初中时期就爱上了相扑这项运动。而德川一郎因为家族的影响,又不便对他约束太多,致使他完全的选择了相扑这条路。

    所以实际上山口咀中所有的事物,都是宫本泰焕在做主。而德川一郎突然的死亡,没有给宫本泰焕留下一点准备的时间,家族竟然推荐了美奈子继任会长一职,这让宫本泰焕很不爽。

    如果是德川俊上成为了会长,那岂不是说宫本泰焕手中的权力更大,他甚至可以在刹那间主管整个德川江户家族,那样德川俊上其实就是一个完全放在明处的摆设,而实际上等同于诺大的德川江户家族他说了算。

    可不想这个傻乎乎的家伙无意权势你就好好的待着也行,即便是过来了啥也别说也行,但是你也不能瞎说啊。仅仅一句让自己帮他换了身边的侍从人员,就让在坐的几名大佬立刻看出了其中的门道。

    原来相扑小子就连自己的生活起居也说了不算,什么都要和宫本泰焕请示,甚至要点生活费还要向美奈子开口,那岂不是说,实际上宫本泰焕根本就把这小子当成一个猪在养,还是一个不想让他吃饱了的猪?

    “俊上,怎么会,虽然我不常去看你,父亲也不去看你。但是把山口咀交给你打理那是家族中都默许的事情啊。而你完全是独立核算的分社机构,你赚的钱,或者说会中的收入,很多都不需要向家族上缴的,你怎么会连吃饭都吃不饱呢?

    俊上,你快过来,坐到我这里来!”美奈子急了,父亲一死,在这个世界上她瞬间就成了孤儿。眼下只有德川俊上这个同父异母的兄弟还有血脉相连。而除此以外,就连母亲在哪里美奈子都不知道。所以刹那间一见到了这名弟弟,美奈子瞬间就是一种完全说不出来的心酸。

    是相扑,让弟弟成了这番模样,竟然坐在自己身边,刹那间占据了五六个人的位置,靠在自己身旁,就像是一大堆棉花一样的绵软。

    “美奈子,你真的很漂亮!可是我想要坐下非常的吃力,所以你小心点,闪到一边去,不要让我压到你。”

    “啊,不会的,姐姐不怕!俊上,都是相扑害了你,我不想再让你练习相扑这种可怕的体育项目。但是你放心,这一届相扑运动我还是会让你参加的,正如你说的,你要夺取天皇赐杯,要夺取冠军。我知道这是你的理想。我答应你,一定让你得到!

    只是如果你得到之后,我们放弃这个爱好可以吗,回归到正常的体重,回归到正常的俊上!”

    抛却美奈子和德川俊上两人的交谈不说,此刻的宫本泰焕已经是有些坐不住了。他甚至已经不敢去看兵哥那冷漠无视的眼神了,甚至就连横路一夫的眼神他也不敢去看,他知道,只在这一刻间,他基本已经成了一具死人了。

    “尊敬的大人,相大人,防务省大人,神龙使大人。我糊涂,我糊涂。我承认我被权利迷了心窍,我利用了俊上!

    但是我愿意改,不,近些时间,实际上一直都是我在接管山口咀。山口咀拥有着惊人的财产,掌控着几乎整个岛国的地下势力!这一切,我都愿意上交,上交德川江户家族!

    我愿意啊大人,大人!”

    “拖出去,先关起来!”兵哥冷漠的挥手,已经失去了再继续听下去的兴趣。像这种人多得是,而他们都是这种很没骨气的家伙,基本上不需要审问,什么东西一股脑的自己全都会交代清楚。因为在他们看来,性命永远比什么都重要。

    为了不打扰美奈子与德川俊上,兵哥起身自顾自的走了出去。而小犬挫一郎和横路一夫也急忙跟上。这两个人可不认为兵哥是在他们面前装大,甚至还认为兵哥这样做,完全有这样的实力。因为人家是天皇陛下最赏识的人才,而现在更是大权在握。、

    觐天剑阁的组成,可以说是岛国出了一切的最高权力机构。此刻这个神使大人他们两个是一定要巴结上的,因为个人都有个人的目的。觐天剑阁的重启,必须需要大量的人力物力,以及各种办事机构。而对他们来说,正是借此机会往里面安插人选的大好时机。

    而兵哥早就看出了这一切,从一开始两人就找借口不断地靠近自己。兵哥是从华夏大机构大铁炉子里面混出来的。体制内的事,看得比谁都明白。要不是因为厌倦了,赵誉刚让他复员的命令根本就不好使,因为兵哥根本就可以无视赵老的命令,他是对最高长直接负责的。

    “相大人,防务省大人,重组觐天剑阁我实在懂得不多。具体机构我看还要劳烦两位大人帮助把关。而至于行政人选那就更需要大人帮忙了。我只有一个要求,那就是任何人不能干预我的训练,还有我对训练人员的挑选。大人,你们怎么看?”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