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德川一郎死的蹊跷,神使大人来的蹊跷。天皇陛下不是白痴,他决定详细追查。觐天剑阁,皇室最高的权力象征部门,拥有生杀大权。具有维护皇室尊严,守卫皇家安全,铲除异己,抵抗外族侵略的能力。

    而把这么重要的一个部门交给刚刚出现的神使大人,天皇陛下还是隐隐有些不放心的。不过好在德川家族还有一个大长老,德川江户家族最后的一名长老,他可是一名忠心耿耿的老长老,有他在,天皇陛下稍微安心。

    审讯结果很快传来,德川一郎的确死于心梗,这和他平时郁闷的心情以及劳累过度和纵情酒色有着很大的关系。而家族医生和服务人员是无辜的,作为侍从级别的家庭医生和服务人员是无法劝阻德川一郎的爱好的,他们的身份决定了他们只能听从命令。

    迅速决断,德川江户家族竟然没有男性继承人,德川一郎只有一个女儿,那就是美奈子小姐。权衡利弊,为了尽快稳定局势,天皇陛下无奈,只能亲自参加了德川一郎的葬礼,随后又参加了德川江户家族新任会长的晋升之礼。

    德川江户家族在岛国影响力巨大,盯着家族会长职位的人太多了。他们不仅仅有着占据着岛国一半经济实力的企业财团,还拥有着像黑龙会这样恐怖的地下组织。而除此以外,德川江户家族在 政 府 中从事的人员太多了,密密麻麻,几乎涉及到岛国各个机构,从上到下,几经遍布了岛国朝野上下。

    不过此刻有家族大长老休本山田的亲自主持,有天皇陛下的力挺,年仅21岁的美奈子竟然顺利地登上了会长大位。尽管还有一些叔侄辈的不爽,甚至想要搞点什么。但是竟然还没等要动手,就莫名其妙的退出了这次家族大会。

    有消息传来,他们不是在半路上出了车祸,就是突然间半身不遂,竟然来不及赶到会场,参加德川一郎盛大的葬礼,同时参加这次会长大人的晋升。

    天皇陛下很欣慰的看了一眼时刻陪在他身边的大长老。默默地肯定着大长老的成绩。等长老带着美奈子出了贵宾间去敬酒的时候,再看神使大人,竟然一直高坐在首席位置上,至始至终,好像德川江户家族的会长晋升,根本就和他无关一样。这家伙是大吃海喝,丝毫没有一点其他的想法。

    “神使君,我敬你一杯,你感觉美奈子小姐能够胜任这个会长的职务吗?”天皇陛下端着酒杯,满面笑意的看着兵哥,意味十足。

    “胜任?不可能!但是接替他父亲的职位,这本来就是应该的。不过既然接任了,那就一定可以掌控。这很简单,因为我不仅仅是陛下您的神使守卫者,我更是出身于德川江户家族,所以这更是我的使命。支持美奈子小姐义不容辞!”

    砰!

    一声清脆的碰杯声,兵哥一口干了杯中的酒。岛国清酒入口绵软,就像是喝白开水一样的清淡,没有什么滋味,让兵哥很不爽。

    天皇陛下一愣,他没有想到兵哥的回答这么强势。这就是说,有他神龙使在这里,任何人都不可能打美奈子的主意。美奈子,他保定了!

    “哈哈哈,好,痛快!神使君!您的回答让我感到非常的欣慰。只不过我很疑惑,为什么您一直都带着古老的面具呢!”

    “面具?您是说这个吗陛下,这是先皇赐给我师父的,族中有记载,作为神使不可以在众人面前展现真正的面目,也是为了皇族使命!”

    兵哥说完随意的扯下了脸上的面具。这是用黑鲨鱼皮精心制作的一个面具,戴在脸上很有恐怖感,更有一种无上的威慑力。而摘下了面具的兵哥顿时显现出一张无比清秀的脸,使天皇陛下禁不住大惊失色——他竟然这么年轻,年轻的和自己差不多。

    “这,不知神使君今年!”

    “26!刚刚26!”

    “什么?”天皇陛下大惊失色,26岁的神使大人绝对是假的。岛国觐天剑阁的神使怎么样也都是七八十岁的年纪了,尽管现在一个人都没有了,由于战争和内部争斗的原因,觐天剑阁已经失去了以往的存在,就连最后一名执法者莒纪公,也因为岛国的战败而隐身退位,所以绝对不能出现一个26岁的神使大人。

    “你是谁,你不是神使,你是谁?”惶然站起来,此刻的天皇陛下背后冷汗淋漓。他这张桌子是一个贵宾间,此刻屋内只有他和徐右兵两人。而原本应该在场的休本山田长老此刻正陪着美奈子在外面向诸位到来的宾客敬酒。所以如果此刻徐右兵但凡有一点异样的心思,想要杀他,简直犹如杀鸡一般的简单。

    “陛下,不要怀疑我的身份!因为我的老师就是德川家族的莒纪公!只是老师隐世不出,自从最后离开了觐天剑阁的那一天起,他就发誓再也不会轻易地露面。这是他的随身信物,陛下请看!”

    “莒纪公?是莒纪公先生吗?”天皇陛下惶然看了一眼徐右兵,伸手颤抖的接过来兵哥递到他手中的一柄短剑,竟然是一柄上好的肋差!

    “肋差!莒纪公的随身之物!差在人在,差亡人亡!你是说,莒纪公已不再人世?”

    兵哥脸色沉重,慢慢的坐了下来,眼神中漏出一股莫名的凄苦神色,缓缓地解释道:“正是家师!我三岁从师学艺,到如今已经整整二十三年了,家师有一个不传的绝学,他说如果我以后愿意回归神使,那么找到了陛下,而身份不能够令陛下信服的话,那么随时可以将这个绝学在陛下的面前展示出来。

    陛下,您请移步,我现在就展示给您看!”

    说着话,兵哥再次起身,来到了屋内酒架旁的空旷之地站定,等天皇陛下疑惑的起身之后,兵哥迅速的转身,竟然原地消失了。

    “啊,这是忍术的最高境界,凭空消失!我岛国无上的绝学,莒纪公绝对不会传给别人的!神使君,你在吗?你可以出现了,我已经信了!”

    我干你妹的,兵哥此刻手中正有些忐忑的托着一块隐身布料。幸好老子功课准备的足,而德川江户家族中又资料齐全,还有休本山田这个老怪物的帮扶,这才没露马脚啊。

    没想到这小子疑心这么重,要不是自己提前早有准备,又怎么能够轻易地瞒住他。不过能够瞒过去就值了,那就离自己的大计划不远了。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