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可就在他们一筹莫展的时候,房门突然被人推开,竟然走进来一位带着墨镜和大檐帽的人。

    “什么人?”

    “横路一夫?”

    “房务省大人!”唰,屋内的几位会长顿时站了起来,急忙毕恭毕敬的迎接。这可是防务省大臣,岛备的最高统帅。可是还没等几名会长全部起身迎接,却见横路一夫身子往旁边一闪,顿时从屋外又走进来一人。

    “小犬挫一郎?相大人!”

    小犬挫一郎微微颔,面容清冷,一脸严肃。他对几名站起身来的会长摆了摆手,这才走向满脸惊容的三井身旁。

    三井会长急忙让座,此刻有相大人到来他可不敢占据着座的位置。而他身旁的三菱会长也急忙让座,让横路一夫做了下手。

    “相大人,防务省大人,请坐,请坐!”

    “三井会长!横路一夫已经查明,打伤诸位家小辈的不是别人,正是先前在公海指挥着德川江户家族击沉了山姆国太平洋舰队旗舰号的神龙使。

    而据说德川江户家族的神龙使可真是神龙见不见尾,平常时候并不出现,但是只要出现,必有大事。大家还记得冲省理工大学的事情吧,正是他一手导致,最后逼迫山姆国驻军撤出了冲省,让出了我们大面积的土地,现在只能占据很少的位置。

    只不过这次神龙使大人出手的意义在哪里我还没有看出来,就是横路一夫动用最秘密的情报部门也没能查明神龙使大人的意图。所以我怕你们担心,就赶了过来!”

    一听这话,三井顿时更加不解,于是赶紧说道:“神龙使,难道真就有神龙使大人的存在。可是相大人,要知道这可是百年前的事情了,就连我三井家族一脉,对于神龙使大人也仅仅只是一种记忆了!

    而他德川江户家族,并没有我三井家族历史悠远,怎么还会有神龙使大人的存在?”

    “不错,据我说知,德川江户家族的神龙使大人已经是我们岛国最后的神龙大人了。而其他家族,就包括皇室,也已经没有了神龙使者的存在。三井社长,这是一个不解之谜。就连德川一郎自己也无法向天皇陛下解释。而他家族中最后一名大长老,休本三田大长老,也应该是我们岛国现在武功最高强的一位长者。

    而除此之外,现在现存的,只有北海道的山崎世家,还有尹赫大宫主家有两名隐世不出的堂主之外,那就是你三井家还有一名长老可以镇守了!”横路一夫神色严峻,快的把他所了解到的情报向大家解释了一番,不想到让这伙人倒吸一口冷气。

    “防务省大人,照您这么说,难道还真有神龙使的存在。那他此次伤我们家族小辈的目的在哪里,难不成就是为了警告我们,不要与德川江户家族为敌吗?

    可是要知道,他德川江户家族现在已经是站在我们所有人的头顶之上,已然有领导我们全国经济的趋势,更是说一不二,我们其他家族何时与他们针对过,否认过,或者说是”

    三井非常不服的争辩着,他还想要说,不料旁边的三菱会长已经气得忍不住接话:

    “哼,就算真的存在神龙使又如何,难道就要这样为所欲为吗?德川江户家族这就是欺我族中无人,再怎么说他们也不能如此放肆。就连山木恒源前去赔礼道歉,甚至听说带去了价值上亿元的一对镇守精雕神像,可不想依旧被抓起来。并且随行的一干家族小辈,还被再次打断了手脚扔到了到了大街之上!

    这简直是岂有此理!

    相大人,这是我们绝不能允许的,决不能让他们家族继续猖狂下去,放任他们这种无视一切法律法规形式的存在。我知道,普通的警员无法对抗他们,所以我请求,防务省大人能为我们做主!”

    “对,我们请求相大人您默许,请求防务省大人为我们主持公道。就算他神龙使再厉害,也不能如此目中无人不是。只要派军警把德川江户家族团团围住,不要说什么神龙使,哪怕就是一头老虎他也要乖乖的爬进笼子里面去!”

    神木家族的会长最为着急。只因为他只有一个孙子,听说自己的宝贝孙子双腿双手具断。神木会长差一点就像山木恒源一样的带人不顾一切的闯到德川江户家族之中,哪怕是不惜一战,也要讨个说法。

    而众所不知的是,他现在之所以这么有底气,其实也是因为他和横路一夫有着相当密切的关系。所以他此刻建议横路一夫出兵德川江户家族,其实就是在众人面前给横路一夫一个理由罢了。

    “不,出兵强压吗?要知道那可是神龙使大人!我们岛国最后的神使大人,最后的武者!并不是我们这些仅仅会三拳两脚的家伙们就能够相比较的。

    如果防务省大人所说没错的话,大家想一想,他连太平洋旗舰号都能够想办法摧毁,岂不是说他的一身本领已经过了我们岛国任何的存在!

    相大人,他是强者。强者眼中揉不得沙子。我已经明白了,想必一定是家族这些小辈们在飞机上冒犯了神龙使大人,所以才让大人愤恨出手。所以我还是先前的意见,集体去赔罪!

    不过为了稳妥起见,还是请防务省大人能够陪我们去一趟。要知道德川江户家族,并不会把我们这些人看在眼中!”三井突然开窍了,他突然想明白了一个道理。既然真的是神龙使,在双方并无利益的冲突之下愤然出手,只有一个可能,那就是被冒犯。

    所以经过再次的分析,他提出了自己的议案。

    “好,我就怕你们胡来,所以我来了。这是一个最好的办法!但是据我说知,一名神使大人绝不会那么好说话。所以在来的时候,天皇陛下曾经给我打过电话,他说,只有真诚,真诚才是化解一切矛盾的钥匙!

    我不知道大家怎么想,但是我希望你们这样做。你们都是我岛国的精英,我们岛国的支柱和未来。所以,我只能恳求大家,答应吧!”

    “这不可能,答应!什么都答应,这绝对不可能!”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