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你敢杀人,你敢杀人!阿卡将军,他杀了!”

    查看的这人话都说不出来了,已经气急就要疯。可不想安德利身子一挺,顿时跨前一步,竟然再次一脚,凌空将一直踩在脚下的库里希希踢飞!

    “我就杀了,你要如何!”

    “你是来挑衅的吗?我阿卡岂能容你,就算是以后anne亲自来了,我也不惧!”阿卡这句话一出,四周的众人顿时出手,军匕挥舞,杀声一片。

    “杀你又如何,阿卡,亏你身为将军这么多年,作为一名族长却不为自己氏族的死活考虑,那今天我安德利就成全了你!”

    呼呼呼,安德利舞动如风,手中瞬间抢过来一把匕,随着他周身灵活的上下翻飞,锋利的军匕就如同长了眼睛般的刺向了众人。匕所到之处鲜血淋漓,竟然不留任何活口。

    “安德利,你是要斩尽杀绝吗?杀,给我杀!”阿卡气的浑身抖,此刻地上已经躺到了一片,宽大的帐篷内血流成河。羊膻味,血腥味,夹扎着不住的烟熏与调料的味道,几乎令人窒息。

    不想安德利对阿卡的问话充耳不闻,手中匕继续翻飞,就在连斩三人之后,突然回旋,一刀迅如疾风般的射向了阿卡:“你警醒吧!阿卡!”

    声如滚雷,轰然入耳,阿卡已然呆立当场。

    “住住手!快保护将军!”

    年迈的大长老没有参与打斗,他站在现场的一角看得最为清晰。这一刀虽然飞向阿卡,但实际上却是射向了中间立着的大柱子上面。

    一刀击中,尾部犹自震颤不已,嗡嗡的震颤声吓人心魂。眼前地上已然躺着不下五六具尸体,再包括帐篷外面的两个人,加上血流成河的残忍场面,只让现场还活着的七八个人面面相觑,顿时不知所措。

    这就是anne雇佣兵团创始人的实力,哪怕深入虎穴,也会杀得血流成河!

    “你!安德利!”

    “住嘴,阿卡!”大长老颤巍巍的走向前来,一把将阿卡拉到了身后,他无奈的摇着头,再次盯着安德利,一言不!

    静!现场一片死寂!周围的人莫敢出声,都如同盯着一个怪物般的看向安德利,噤若寒蝉。

    “还等什么,我就站在这里,阿卡,你动手吧!”安德利不屑的丢下了手中的匕,他明白大长老已经看出来了他的意思,所以此刻更是完全无惧的潇洒自如。

    “都不许动手,全都不许动!安德利,我比尔巴拉身为贝旺族的大长老,我给您鞠躬了!谢谢你的不杀之恩,谢谢你没有斩杀我贝旺族任何一名族人!”

    呼!

    真是一言惊醒局中人,此刻大家再次看去,现场中死的竟然没有一个贝旺族的族人,而安德利杀死的都是反抗氏族的领导者。

    “安德利,你这是什么意思!”阿卡手指颤抖的指着安德利,不明所以。难道安德利要嫁祸自己,来个帐内兵变。这要传出去就是阿卡与安德利联手,将反抗氏族的领导者全部斩杀。

    “你这还看不明白吗阿卡,如此等我死后还怎么能够放心的把氏族全都交给你!他在帮我们,铲除了异己,剩下的只有我们!”大长老声音微弱,竟然已经慢慢地退到了阿卡的身后,然闭起了眼睛。

    “长老,这是陷害,虽然他杀了他们,但是却是在我们的帐内。而外面还有不下于几千反抗氏族的族人,如果他们爆乱,那将会是我们营地内另外一种惨无人道的厮杀!”

    “可是谁又能阻止!阿卡,一将功成万骨枯,这也许就是真主阿拉的意思!十几年了,我们与博茨瓦纳的内战已经十几年了,而这十几年中死的何止成千上万的反抗氏族!

    安德利,说出来吧,说出来你真实的意图!”

    “哈哈哈,哈哈哈哈!”安德利放声大笑,他想不到氏族的大长老真不愧为一个英明的家伙,真就能看透他的意思!

    安德利这才掏出了自己的手机,只是随便打开了一个页面,顿时手机内就出现了一个全景的三维立体影像地图。而天空上此刻密密麻麻犹如飞蝗般的红点,正在这片地区的头顶之上。

    “这是什么安德利?”阿卡看着地图上空密密麻麻的红点,脸色顿时大变!

    “坐标,经纬度,飞机,轰炸机,还有更为新式的战斗机!这是迪拜撤下来无偿赠送于卡拉哈迪的战机,此刻正飞向卡拉哈迪,而他们途中需要执行一项任务,那就是灭掉这条河谷!

    这些战斗机和轰炸机就是卡拉哈迪新任相徐右兵大人从拜迪斯接收的,并且携带着完全用不完的导弹和炸药。不要说你们一个小小的反抗氏族,哪怕就是与他国开战,此刻的卡拉哈迪也不会属于任何国家!”

    呼!

    安德利清晰的声音此刻就如同炸雷一般的传进人阿卡的耳中,而周边所有的人立刻石化。

    而就在他们头顶之上,此刻战机轰鸣的声音已经传来,就像是滚滚的奔雷,层层叠叠,这绝对是战斗机群才能够出来的声音,浩浩荡荡的,已经绵延数十里开外,以这样的阵势,恐怕最低也不下与几百架。

    阿卡目瞪口呆,想不到让安德利进来就是一个错误。此刻的基地再无任何隐瞒。精确地坐标和经纬度已经了出去,给先进的战机和导弹来说,精确打击甚至能够精确到一米的范围之内。

    此刻所有的人已经没有了任何可以逃跑的余地,恐怕剩下的只有投降一说。

    但是投降,怎么可能,打了十几年,就算是自己成为了将军,也已有三年!阿卡颤抖的指着安德利,已经话不成声。

    “安德利,你这是屈服,安德利,人心不可夺!即便是炸死我阿卡,也休想让我率领全族投降。这不可能,绝对不可能!我阿卡绝对不会成为这样的罪人,让我贝旺族全族人耻笑的罪人!

    安德利!你下命令吧,今天哪怕就是导弹将我整个河谷埋葬,那也算是真主阿拉对我贝旺族最为珍贵的赏赐!”

    “愚昧!阿卡,这不是投降,而是联合执政!因为我现在就要向你传达相徐右兵大人的命令。卡拉哈迪将会建设一个新式的国家,建设一个完全民众自由的国度。而这个国度需要联合执政,也就是所有的氏族人民联合起来,大家坐在一起商讨问题,商讨你们卡拉哈迪最后的出路!”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