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你就是安德利?annie雇佣兵团创造者之一安德利?”不想这位老者接过来羊里脊却没有吃,而是拿在手中眼皮微动的问了一句。眼中没有任何感激和赞许的颜色。

    可要知道安德利这样的做法是赢得了无数好感的。但没想却在老者这里有碰壁的感觉。

    “是的大长老,我是安得利。不过annie雇佣兵团只是我们annie女士的兵团,我安德利一生都是annie女士的护卫,至死不渝!”

    “哈哈哈,好!好一个至死不渝!可据我所知,你们这些雇佣兵团有一个算一个,恐怕都是来打我们主意的吧!说,你的主意是什么,是不是也是我们贝旺族的矿藏!”

    老人步步紧逼,没有一丝动容的余地。

    安德利眉头紧皱,自老人这句话一出口,他就感觉到了帐篷内的众人,顿时看向他的杀意。

    “你认为就凭你们,可以守得住你们所谓的矿藏!大长老,不要说你们贝旺族不被国际社会承认,即便是承认,这些矿藏也是卡拉哈迪的,你们并没有实际的拥有权!”

    “放肆!安德利,你在说什么,难道你真以为我阿卡是个废物不成!这里是我的地盘,要不是看在以前annie的面子上,我就会杀了你!”阿卡突然站起,怒目而向。而周边坐着的氏族勇士们也纷纷站起,竟然拔刀怒向。

    “杀了我,你也配!阿卡,要不是我事先说服了annie,恐怕此刻我们的佣兵团已经把你们灭了!”

    “你放屁!安德利,从你一来我就知道了你们annie佣兵团的意思。你们其实和山姆国打的都是一样的主意,无非就像是大长老说的矿藏!但是你错了,我阿卡绝对不会让你们任何人得逞!贝旺族的矿藏是我们全族以后赖以生存的血脉,不会卖给任何人,任何人也别想打我们的主意!

    我今天告诉你们,如果有人胆敢在我们氏族唯一的矿藏资源上打主意,那就请你从我的尸体上踏过去!”

    “踏过去,你只是一个人,安德利,有本事你就从我们大家的尸体上踏过去!看我们会不会皱一下眉头!”哗啦啦,库里希希也站了起来,手中的军刺直指安德利的面门,不足三寸!

    这些人已经隐忍很久了,好好的城市无法居住,好好地生活不能享受。自博茨瓦纳-侯赛因开始,他们就在战轮中躲避,在战乱中被追杀。天天过的都是苟且偷生的日子。没日没夜,都在于政府军对抗。可不想,今天还有人直接走到了他们的营地内部,打的竟然与政府军一样的主意!

    “你是要杀我吗?库里希希,就凭你?”

    嗖——

    几乎是眼睛看不到的速度,想不到安德利瞬间出手,那把一直指着他面门的军匕瞬间就被安德利夺走,而再看面前的库里希希,此刻已经趴在地上,被安德利一脚踩在了后背上。

    “围住他,不能让他跑了!”

    呼啦啦,帐篷内顿时风起云涌,一干人等把安德利团团围住,如遇大敌。

    阿卡恼怒的皱眉,他怎么也想不到安德利打的竟然也是他们矿藏的主意。可惜他一直以为annie雇佣兵团是和他阿卡站在一起的,这次来,真是来帮助他阿卡的。

    “安德利,你真以为你只凭一人,今天就能杀了我们所有人不成!annie雇佣兵团名声虽大,但是远在万里之遥,我阿卡即使惧怕,也不是现在!”

    “呵呵,阿卡,你还是怕了!我还以为你真的无所畏惧,看来我真的高估了你!”

    “怕?我阿卡什么时候怕过,我只是不想恩将仇报!你annie雇佣兵团对我阿卡,对我贝旺族有恩,我不能说杀就杀!

    都给我住手!放他走!

    安德利,只要你今天走出我的营地,那么我阿卡与你们annie雇佣兵团之间的一切都一笔勾销,从此以后,我们便是路人!”

    “哦?阿卡,我不知道你哪来的自信!但是我告诉你,你这样下去不仅仅救不了你的氏族,反而是会让人连根铲除!难道你以为你真的能够战胜现在的卡拉哈迪吗,你这就是做梦!即便我离开后,你立刻选择和山姆国合作,可是正如你说的,远在万里之遥,根本就解不了你眼前之危!

    可是你知道吗,只要我离开这里,不肖半个时辰,你的这片营地瞬间就会被炸得粉碎。从此之后在这个世界上,将再也没有贝旺族以及反叛军的存在!”

    阿卡脸色怒变,安德里的话已经让他忍无可忍!作为一名氏族的将军,他什么时候被人威胁过了。而安得利的威胁,偏偏他还要忍。只因为他知道,自己贝旺族绝不是annie雇佣兵团的对手,哪怕就是自己联合山姆国的人,或者说答应了山姆国的要求。

    但是恐怕山姆国的人也不会因为自己答应了,而就和annie雇佣兵团翻脸。因为在这个世界上,annie雇佣兵团,要比自己一个反抗氏族厉害的多得多,其中的利益纠葛,那更不能只用一点点矿藏资源来计算的。

    自己本不想惹annie兵团的人,不想安得利不仅仅丝毫的不领情不说,反而是再次出言相讥。他这段话一出口,顿时就把阿卡给他的台阶给堵死了,完全没有了缓和的后路。

    “小子,不要给脸不要脸,难道你今天就是来我们这里找死的吗!还不赶紧滚出去,放了我们的库里希希族长!”

    一个反叛氏族的中年人用匕首指着安德利的鼻子继续威胁。别人不在乎库里希希此刻依旧被安德利踩在脚底下,但是他可不能不在乎,因为这是他们反叛氏族的族长。

    自己的前族长库里希尔已经在大战中战死,现在剩余的残余部落与贝旺族结合起来,本来就让反叛氏族的人大感丢脸。因为在以前,他们可是人数最多的反叛军,而贝旺族只是反叛军中的一个小部落而已。可现在不一样了,由于战乱反叛氏族的人死了一大半,根本就没有贝旺族的人多,反而成了依附在人家手底下的生存的小部落。

    “这里哪有你说话的资格!”

    嗖!安德利不再客气,随手一挥,竟然一巴掌打掉了这家伙手中的军匕,继而一抬腿,正中他的下颌。

    “啊!”只听一声惨叫,中年人顿时跌落出去,竟然一脚被安德利踢出了帐篷,等有人赶过去查看之时,这丫的已经停止了呼吸,脖子上正插着安德利先前抢来的军匕!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