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安德利叹了口气,此刻他甚至有些恨徐右兵,但是又毫无办法。天籁小说走的时候安德利清晰地记得anne的交代,现在斗争已经进入了白热化的程度,虽然表面上看起来徐右兵全胜,在这次事件中杨旭辰惨败,甚至华夏国一刹那间无人敢惹这个愣头青。

    但是实际私底下却是风起云涌。华夏有华夏的战斗方式,往往正面对敌失败,有心人瞬间就会将战场转移到地下。

    而杨进虽死,但是他的方案却留了下来:

    撤回徐右兵,让风头正胜的王浩到卡拉哈迪接管一切,这正是那些有心人最好的算计。

    你王浩不是没毛病吗,但是你做的太好就是毛病。而修理你太好这个毛病,就是坚决将你拿下,然后以一个平凡的身份戴罪立功。那就是找个理由拿下王浩,贬为庶民。你不是和徐右兵关系最好吗,你不是处处都要维护他帮他说话吗。你们两个不是铁哥们吗?

    那么就把你派到卡拉哈迪,到这里来整合一切资源,为国效力。

    好算计,算死人不偿命!

    anne再厉害也不能把暗地里的有心人全都杀了吧。华夏国可不是一个人说了算。既然触动了别人的利益,一定会遭到打击。更何况这帮人手中掌握的利益之网庞然博大,岂是说想要杀光清除,就能够全部铲光的呢。

    这也是很多人想要借题挥对付姚为民和许向东的又一种做法。你们不是支持吗,我们也支持。王浩做的那点事物谁都能干好,而现在争取更多的资源才是最重要的事情。所以到卡拉哈迪迫在眉睫,要是等山姆国和其他势力都动手了,那本来应该到手的资源可就等于鸡飞蛋打了。

    我们可没人派,而王浩就是最合适的人选。他做出来这么多重要的成绩,自然他去才会做得更好。

    anne分析的头头是道,她太了解华夏了,自己当年吃的亏太多太多,以至于连丈夫都赔进去了。徐右兵太刚猛,不是一个最好的人选。而王浩坚忍不拔,柔中带刚。虽然身手武功不算最好,但是自保有余。最重要的是王浩背景深厚,身后的资源一流。分析开来,恐怕就连姚为民和许向东也为之动容。所以anne不得已不把安德利派过来打前站,一切都要为王浩打好坚定地基础。

    见安德利叹气,阿卡突然意识到了他自己的莽撞,他这个臭脾气,现在莫名其妙的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爆,有时候就连他自己都控制不住。

    但是老友相见,阿卡还是立刻恢复了热情,他急忙要求安德利走进大帐篷里面就坐。密林深处最大的一处帐篷,竟然是建设在地底下的一处隐秘帐篷。他们在地底下挖坑,把帐篷竖起来再埋上土。这里一片帐篷都是这样竖立起来的,对付非洲地区无比炎热的环境简直就是最好的武器。

    进入地下帐篷内,顿时清爽无比,里面连苍蝇都很少。厚厚的茅草铺在地上,最底下铺了一层厚厚的草灰,再在茅草上垫上一层烧制的土砖,然后再铺上一层茅草,最上面铺上用藤蔓编造的凉席,这简直就是一个自制的避暑胜地。

    帐篷两头通风,凉快无比,周围燃上一些不知名的香草,坐在藤席之上,面前围着一头巨大的烤羊,还没等着吃,安德利已经开始馋的嘴角流油。

    “来,我的朋友,他们都是我贝旺族最勇猛的勇士,今天我要陪你一醉方休。因为有你,我就看到了我们民族的希望!

    还有他,库里西亚亚,他是库里希尔的儿子,反叛氏族大族长的儿子。现在这里除了我们贝旺族以外,就属他的人最多。当然,由于他父亲的身份与地位,他手下整合了五六个反叛氏族的力量。我们将联合起来共同对付博茨瓦纳那个女人,一定要把属于我们的一切都夺回来!

    倒酒,倒酒!混蛋,你们还等什么!欢迎我们的勇士安德利,他给我们带来了希望和幸福!”

    阿卡提起身边的瓦罐,呼啦啦就给安德利倒了一大碗酒。这里盛酒的器具都是他们自己烧制的简陋大碗,就是用泥土做的陶罐一样的东西。看起来像碗,实际上又像是个土罐子。这一罐子酒端起来就能有斤的模样,闻着刺鼻的味道就让安德利直犯晕。

    他知道,这种酒可不是简单酿制的。而是这里的人到处采摘的野果,然后弄回来用嘴嚼碎了吐在瓦罐里面酵之后才能酿制成酒。不过当然嚼碎野果的是那些还没有结婚的氏族女孩们。可就是这样,一想起这帮女孩子们简直如同半野人的模样,不说衣服都没得穿,那就更别提还会时常刷牙了。

    可是入乡随俗,安德利没有犹豫。不要说酒,常年在外执行任务,有时候能够有口饭吃都是荣幸。身为一名雇佣兵,哪会在乎别人用口水酿制的酒。更何况这种酒加入了口水,有了消化酶的第一步酵,实际酵起来酒气更香,更有一种野果子的酒香飘散。

    “来,喝!”入口一阵清香,安德利禁不住回味的咂吧了一下舌头,那感觉,就像和小姑娘接了个吻一般的舒适。不辣,不辛,没有一点刺激的感觉。温软舒适,滑润爽口。

    “来,吃,我的朋友!”阿卡兴奋地抽出军匕,在羊腿上一划,一条硕大的羊肉就被阿卡挑了起来,自顾自咬的满口油腻。

    他高兴地又大口喝了一口酒,瞪着硕大的眼珠子盯着安德利,满心期待的看着这家伙。

    “好,吃!”众目睽睽之下,安德利起身掏出了自己的军匕,在火上烤了一下,随即一刀刺进了羊脊之内,轻轻的一划,羊脊背瞬间就被安德利划开。这家伙毫不客气的挑出里面最嫩的羊里脊,看着一屋子兴高采烈的勇士们,这才郑重的走到一位老者的面前,举着羊里脊大声说道:

    “这个,给你!”

    哗啦啦!

    阿卡郑重的带头鼓掌,国际性的鼓掌礼仪此刻在这间简陋的屋子里鼓起了最大的士气。安德利简单的行动顿时获得了大家的认可。身为一名勇士,最重要的就是要懂得把最好的,让给最需要的人。

    而老者正是氏族中最受尊重的人,因为他们很多都是氏族的长老和酋长。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