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刚入密林,周围哗啦一下就围上来一群反叛军,而站在中间的正是反叛氏族的首领阿卡将军。安德利身子欠了欠,跳下路虎大步的向阿卡走去,一边走,一边热情的吆喝着:

    “阿卡,你这个混蛋,想不到你如今是越混越出息,现在直接混的连家都没了,这可和我几年前遇到你的时候绝对不一样。怎么,今天你还能拿出什么好东西招待我?”

    哗啦啦,一排枪栓拉动的声音,安德里的话太难听了,并且对自己的将军看起来很蔑视,这让跟随在将军左右的将士们有些恼怒。他们都是对将军忠心耿耿的肱骨之臣,对将军的崇拜已经深入到自己的骨子里了。所以对任何蔑视或者是对将军大人不尊重的话,听在他们的耳朵里就感觉特别的刺耳。

    “站住,不许动,请放尊重点小子。不要太把你自己当回事,这里是卡拉哈迪,是贝旺族的领地,也就是我们的领地!”

    十几条枪指着安德利,可把后面的莫亚特给吓坏了。他不知道自己是把谁领了进来,怎么看情形好像不对劲啊,难道这家伙是个坏人。

    啪啪啪

    可是还没等莫亚特看清楚,他已经是脸色煞白的站在后面死死地握着自己手中的枪,甚至已经忘记了是否要扣动扳机。因为刹那间他只感觉眼前一道无比迅捷的身影掠过去,就在电光火石之间,甚至是他只来得及一个呼吸的时刻,便见到面前十几个人已被安德利一人全部放倒在地。

    仅仅是一个照面,干脆利落。安德利不仅下了十几条枪,还把这伙持枪的家伙们全都打倒了,看样子一时间是爬不起来了,躺在地上直哼哼。

    “好,好!你的身手还是这样的利落。安德利,有你的到来我阿卡就算是成功在握。什么山姆国与酋长国的就让他们见鬼去吧。我阿卡绝对不会受人所制。我阿卡就是阿卡,我贝旺族就是贝旺族,一定要夺取我们自己的自由,拥有我们自己的政权。绝不会被任何人左右,我们要为自己而战!”

    “为自己而战!”

    “为自己而战!”

    “为胜利而战!”

    “为自由而战!”

    哗啦啦,身后顿时响起了无数的拥护声,刹那间站在阿卡身后的贝旺族小伙子们已经排成了几排,密密麻麻的多如牛毛。

    “为自己而战!”莫亚特举着枪,也站在安得利的身后喊着口号。这种口号特别的有震撼力与感染力,喊起来特别的带劲。

    “我的族人们,贝旺族的勇士们,你们看好了,这就是我和你们说的朋友,勇士安德利!有他在,我们就一定会获取胜利,卡拉哈迪是我们的,我们一定要夺回来!”阿卡上前一步拥住了安德利的肩膀,真诚的拥着安德利面向族人大声的介绍着。

    这是勇士的见面方式,而一个打十个更是能被称之为勇士的唯一特点。安德利一出场就获取了所有贝旺族小伙子们的认可,顿时间现场的气氛无限的高涨。对这帮人来说,勇士是他们最崇拜的,更何况他们现在需要的就是勇士。

    他们是狩猎的牧民,更是氏族部落。在部落里,面对的就是生存,而生存就是去草原上猎杀野兽,获取食物,所以他们只崇敬最勇敢的人。

    “阿卡,我们三年没见了,整整三年,我很怀念你烤野羊的味道,今天是不是为我准备了呢!

    不过正如你所说的,annie已经知道了你的状况,而我这次就是奉命而来。annie答应要帮助你们,为了你们自己的自由和荣耀!”

    “哈哈哈,上烤羊!我就说嘛安德利,你是最勇敢的。我就说嘛,我阿卡是绝对不需要山姆国那帮狗娘养的支持的,对于他们,我没有一点兴趣。不过对于annie女皇陛下,我阿卡宁愿献出自己的生命,因为如果没有annie女皇陛下的存在,就不会有我们贝旺族的存在!”

    “哈哈哈,阿卡,你言过了。绝对没有你说的这么严重,annie女士当年并没有做过什么!”

    “混蛋!安德利,你在说什么,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吗你这个家伙!当初整个卡拉哈迪都是一片战乱,各国的探子和情报人员充斥着各个角落。自从我们这里发现了矿藏,发现了石油,就开始混乱。

    为了争夺资源,为了争夺地盘,到处都是一片战乱。而我阿卡,就是在战乱中被annie女皇陛下所救。当时博茨瓦纳氏族已经非常的庞大,他们联合山姆国,征服了无数的小部落小氏族,占领了卡拉哈迪大部分的地盘,甚至连塔伊利尔市也没有幸免。

    可就在我打算力保塔伊利尔市的时候,是annie女皇陛下坚决要让我放弃。她说保持实力才是最重要的,于是三年前我就跑到了这里,在这里建立了自己的地盘。

    可是塔伊利尔市却在一夜之间被博茨瓦纳-侯赛因摧毁了。我们的家园,我们的一切,瞬间化为乌有。如果不是当时我听了女王陛下的话,恐怕这个世界上早就没有了贝旺族的存在。这是我一定要感谢她的,是我们贝旺族所有人民要感谢她的!

    你们永世也不能忘记!”

    阿卡转身,最后一句简直是拼着全身的力量吼出来的。annie对贝旺族,恩重如山。

    听到这一声吼,顿时整个密林都为之震颤。贝旺族的小伙子们都吓坏了。阿卡是他们所有人的最高领袖,很显然,此刻阿卡的心情好像是愤怒到了极点,长久的征战与压抑,长久的失败与隐藏在这里,已经使他的坏脾气就像个火药桶一般的糟糕,恐怕稍有一点不如意就会被点燃,继而爆炸,炸的一切都支离破碎。

    是的,他的坏脾气就是因为战争,就是因为不能取胜,而只能窝在这里苟延残喘。身为一名氏族的族长,全族最勇敢的战士,这是一种极度的耻辱,时刻也不能忘记和放下的耻辱。

    看着身前怒目圆睁,长发披肩的阿卡,看着他无比愤恨与痛苦的模样。安得利突然之间感觉自己这次来这里,肩负的责任重大。如果真像王浩所说的,利用以前的关系使阿卡臣服,这看起来非常的困难,简直有些不可能啊。就连博茨瓦纳-侯赛因在位的时候,他们与阿卡之间也仅仅是停战,或者是休战,那么此刻要想让他们归顺,谈何容易。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