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安德利不屑的仰声长笑,就凭拉阿克也想杀了自己,这家伙真是痴人说梦。

    “算了,也让你死个明白!”安德利一把扯下了自己的头套,毫不犹豫的现出了真身。

    可是就在他现身的一刹那间,拉阿克手中的枪就响了。阿拉克不仅仅阴险,更加毒辣。此刻他绝不相信这个世界还会有鬼神存在的一说。要说玄术或者是异术那还是有的。到了他这个层次,知道的东西已经太多了。

    所以他使用的是激将法,目的就是要让安德利现身。不想自持一身本领的安德利果然中计。而拉阿克终于是看到了一个凭空悬浮在半空中的头颅。

    叭叭叭

    毫不犹豫的,一连三枪,拉阿克举枪就射。

    安德利匆忙躲避,慌乱中不仅跌坐在一旁的沙之内。不过还好,终于是躲过了三枪。郁闷的长吁一口恶气,安德利杀机顿起。

    想不到阴沟里还能翻船,如果不是自己刚才小心,差一点就着了这家伙的道了。

    “我杀了你!”

    嗖!

    安德利飞身而起,一把抓住右手的沙向拉阿克丢了过去,同时人已跃向高空,在空中凌厉的一脚踢出,正中拉阿克的手腕。

    砰!

    右拳如金刚锤一般的砸下,正中太阳穴。可怜的拉阿克还在想着怎么能够过一下酋长大位的瘾,却不想顷刻之间已经面见了真主阿拉!

    “快,有情况!有枪声!包围这里,有刺客!”

    哗啦啦,门外想起了无数紧张的脚步声,急匆匆的向这里奔来。安德利眉头一皱,慌忙又套上了头套,仔细的打量了一番这个奢侈豪华的酋长卧房,顿时一转身从窗口跃出。

    不过临走之时,他毫不犹豫的将已经被拉阿克丢弃在地上的针管捡了起来,又放进了拉阿克的手中。他要还原事实,为下一步做准备。

    记忆中搜索着官邸布局,安德利快的比对着每一处房间,在官邸中不住的搜索着。尽管身边赶过来的士兵不少,甚至还有几个差一点就迎面撞上。但是他套着隐身衣,竟然没有谁能够现他。

    找到了,就是这处房间。安德利一脚踢开了房门,躺在床上的正是徐右兵的特别交代的阿迪亚王子。此刻的阿迪亚王子尽管不能起身,看起来重伤未愈。但是却不耽误他继续行歌作乐。

    这家伙半倚在床上,身上半裸,怀中正趴着一个不住上下套弄得女人。而定睛细看,正是被徐右兵放了回来的塔娜莎。

    “什么人,门怎么开了!妈的,来人,给老子把门关上!”

    “什么人,杀你的人!关上门,不需要了!”安德利一把推开了正在卖力的塔娜莎,真是哭笑不得的吼了一声:

    “给我滚远点!都这样了,还不忘了作死!”

    “啊,鬼啊!”想不到阿迪亚顿时大声的狂叫,他看不到安得利的身影,但是自己被人一把从床上扯了下来,这种感觉却是真实无比的。甚至在这一扯之下,他腰椎的旧伤顿时复,好像又要断了,杀猪般的嚎。

    “鬼尼玛比,我是你祖爷爷!”安德利无奈的摇头,一拳已经击在了阿迪亚的太阳穴上。这家伙全身赤果,由于惊吓,两腿间那玩意顿时就缩了回去,此刻就像个蚕豆般脏兮兮的令人讨厌。

    “杀人了!王子,快救王子殿下!杀!”被一把推了出去的塔娜莎顿时开始呼叫,她尽管不相信面前的一切,但是阿迪亚的的确确像被人所杀。她现在已经顾不得怀疑了,虽然她看不见凶手是谁,但是被人从床上丢出去的感觉却是实实在在的。

    “废物,本想饶你一命,但是你已经不配活着了!”砰,又是一拳下来,塔娜莎瞬间倒地不起。

    该做的都做了,安德利漠然的看着眼前的一切,随手在身上掏出来一个包裹严实的小瓶打开,迅将里面的燃烧剂洒在周围。

    燃烧剂遇到空气瞬间就被点燃,刹那间就开始疯狂的燃烧。这是特制的浓缩剂量,看起来就那么一小瓶,但是真正着起火来不仅仅扑灭不了,更是能引燃一座大楼。

    这东西就像是吃火锅燃烧的固体酒精一样,看起来小但是燃点底,时间长,不充分完全燃烧殆尽,就算是专用的二氧化碳灭火剂也扑救不了。

    熊熊的大火已经烧起,酋长官邸迅连成了一片火海。什么监控探头的已然被大火烧尽,根本就失去了作用。此刻外面已经传来了阵阵不断地嘶喊之声,拜迪斯军警特有的声音传来,安德利知道他的使命已经完成了。

    迅撤退,安德利不慌不忙,走出了官邸,外面已经被密密麻麻的警车包围,身后还有匆忙赶来的军警专车。而艾瑟尔达咪西亲王的专车就隐藏在无数的军车之中。看准了方向,安德利犹如闲庭信步的走了过去,轻轻地敲了几下车门,车内顿时探出了一个疑惑不已的大脑袋。

    “阿拉我的真主!”

    “是的我的亲王殿下!这是你需要的!后面的就交给你了,我的任务已经完成了,祝你好运酋长大人!”

    “不不不,我的阿拉!我应该感谢你,郑重的感谢你!”

    “好了酋长大人,如果您再不进去的话,恐怕里面的一切已经被烧完了。还有,您看警署的人已经冲进去了,他们可是拉阿克最忠实的人,所以我认为你的时机已经到了!”

    艾瑟尔达咪西亲王无奈的撇了撇嘴,非常郑重的收起了安德利递过来的手机。他虽然嘴角不信服的一直撇着,但是他此刻还是只能接受面前见不到任何人的现实:“这就是徐右兵的力量吗,我的阿拉!这就是华夏国的力量。我相信,就算是山姆国也没有这种能力,除非岛国的忍者,你们让我见识了真正古老的传奇!”

    但是安德利此刻已经听不到达咪西的自言自语了,他已经趁着混乱离开了。远远地看着达咪西高贵的指挥车被层层军车围绕着,安德利终于是开心的笑了笑转身而走。

    而此刻的达咪西看着手机内的视频是再激动不过了,他们竟然拍下了这种视频,天哪,这难道真是真主阿拉的意思吗?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