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而这句话并不是拉阿克说的,而是安德利有感而。装什么装,都到这个地步了,有什么就说什么吧。

    但是这句话却把拉阿克给吓了一跳,是谁,是谁把自己的心声给说了说出来。他左右四顾,可却旁无一人。

    “拉阿克,我果然被你蒙蔽,你这个歹心十足的家伙。从一开始我就知道你的用心,可是偏偏我信服了你的话。我认为艾瑟尔达咪西终究性情太过刚猛,不适合接任酋长大位,却想不到你是这么一个阴险的家伙。俗话说得好啊,越是性情刚猛之人,其实做人越是磊落的。你,你你你,我看错了你啊!”

    老酋长手指着拉阿克大声的谩骂,此刻再也不需要任何的掩饰,这家伙原形毕露,都要弄死自己了,摆明了已经等不得了。他这才想起这几天山姆国那先进的药品为什么减量了,本来不仅仅有口服剂,还有针剂。可现在只剩下了口服剂。一天不打针的酋长,精神头完全就不一样,原来他就是要盼着自己早点死。

    “你,你个老不死的,你说什么。我什么时候威胁过你了。不过你既然这么说那我也不怕了。因为酋长之位早晚都是我的。而达咪西,就等着接受我无尽的报复吧!

    哼,自以为是的东西,你知道他在做什么吗。你知道他是怎么欺负我的儿子的吗?

    阿迪亚,我的儿子,阿迪亚!他和塔娜莎一起出去旅游,可是遇到了艾瑟尔朵拉。那个魔女,只因为他是艾瑟尔达咪西的女儿,竟然让人把我的孩子给丢下了飞机,摔断了双腿不说,就连腰椎也被摔断了!

    这样以后就算是能够治好,恐怕也要落下毛病!酋长,你这个老东西,你这个位置早就该是我的了。可是你还是不死,还是霸占着。你知道吗?如果你把位置早早地传给我,还有谁敢欺负我的阿迪亚!”

    拉阿克再无顾忌,这里是防守森严的酋长府邸。如果没有自己的命令,任何人都不会进来。既然刚才自己愤怒之间已经吼出了自己的心声,那就不怕了,那就不怕了!

    将错就错!男子汉大丈夫,当断必断,此刻不断,以后必乱!

    此刻他已经知道无可挽回,甚至他相信刚才那句话就是自己无意识间说出来的。忍,忍了好久了,不需要继续再忍了。都到了这种地步,无论是睡觉还是在这个该死的王八蛋面前已经无法忍受的地步,那还继续装模作样的干什么。

    利落的从上衣兜内抽出一个小小的针管,拉阿克毫不犹豫的向酋长走了过去。

    “酋长大人,你的病还需要治疗。来,我给你打一针,这么久了都没有给你打针,那是因为药品用完了。不过还好,今天又送到了。你要知道,这种药珍贵的程度,这一针的价值,绝对不亚于一辆绝版的法拉利!

    来吧,你早就应该打针了。打一针你会平复所有的愤怒,安然的睡去。以后再也没有了烦心事了,再也不必这么操心了。你不是喜欢阿拉吗,信仰他的存在吗,那这一针我就会把你送到他的身旁,让你永生永世,永远的都会陪伴着他!”

    一步一步的,拉阿克慢慢的靠近了老迈的酋长。但是他脸上的样子是那么的恐怖,看起来是那么的让人心悸。

    “不,拉阿克,你要干什么,这绝不是你平常为我注射的针剂。为什么这针剂没有颜色。你不是说给我注射的都是绿色的生命液体吗,是最新科研的成果,还没对外公布。可是这个为什么是透明的,并不是原本的模样!”

    “老东西,绿色的生命之液,你已经不配拥有了。而这个,就算是山姆国特情局的特工过来侦查的话,也查不出任何异样。他无色无味,只要轻轻的注入你的体内一滴,你就会毫无痛苦、安详的睡过去,一直睡过去,永不醒来!”

    “你这是要谋杀,拉阿克,你要谋权篡位!阿拉是不会放过你的,拜迪斯市的人民也是不会放过你的。而我相信艾瑟尔达咪西如果知道了真像,他一定会为我报仇的!

    我奉阿拉真主的名义,传位于艾瑟尔达咪西!让他让他继任我我我拜迪斯的酋长!拉阿克你休想得逞!”

    老酋长怎能反抗壮硕的拉阿克,他久病的身躯更是无力阻止拉阿克为他注射这种能要了他性命的针剂。所以他拼尽了最后的力气,面向真主誓,传酋长大位与艾瑟尔达咪西亲王。

    但是不想,正是他最后的努力,拼死一搏,让隐身在一旁的安德利大叹不已!此刻安德利已经慢慢地收起了他手中的电话,关闭了摄像功能。他把一切都录制了下来,想不到一番争吵竟然意外所得,离徐右兵的算计非常的近。

    啪啪啪

    “好手段!好一个阴谋篡权夺位的家伙!你所做的一切我已经录证。我将奉真主阿拉的名义对你做出审判。请接收神的惩罚吧你这个叛徒,你将会接受神对你最严肃的审判!”

    “谁,你是谁!出来,不要在我面前装神弄鬼的!我是拉阿克!新晋拜迪斯酋长大人拉阿克!”

    “哈哈哈,哈哈哈哈,一个阴险小人,你以为你能得逞不是!老酋长升天的时候已经说了,他要传位于艾瑟尔达咪西亲王殿下。而你,只是一个十恶不赦的叛徒!卖国贼,拜迪斯永远的败类!

    而正如你说的,你让老酋长睡着了,永远的睡着了。那么你也该休息了,也该陪在老酋长的身边,尽你永远侍奉的义务!”

    “你是谁,你给我出来!我要杀了你,你这个混蛋!”拉阿克惊恐之际,他想不到自己精心策划的一切,甚至是忍了好久的一切,在终于认为可以实施的一天,这间屋子内竟然还会有人。

    可是人呢,他怎么会看不到任何身影,甚至明明说话的声音就在耳边,但是他却完全的听不到。拉阿克慌了,甚至是不仅仅心慌,已经开始有恐惧的感觉向自己头顶蔓延。这太可怕了,难道世间真的会有神灵的存在。据说只要成为了下一任酋长,接受了酋长大位,自然就会受到真主阿拉的庇护,所以是生是死,那都会在阿拉的保佑之下。难不成自己真的冒犯了神灵,触犯了阿拉真神吗?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