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话说兵哥从来没有这样称赞过一个人,而安德利绝对是一个例外。  仅仅是一天的时间,他就被兵哥称赞过不下数次。

    安德利是annie雇佣兵团里面真正的勇者。是王浩母亲手下著名的大将。人家根本就是annie雇佣兵团的创始人之一,要是让他知道了此刻徐右兵在夸奖他,恐怕他一定会不屑一顾。

    自从接到了王浩给他的任务,安德利便马不停蹄的赶到了拜迪斯市。帮艾瑟尔-达咪西争夺酋长大位,这无论是对annie雇佣兵团来说,还是对徐右兵来说,都是非常重要的一件事,绝对马虎不得。

    而对安得利来说,如果能把徐右兵全身心的拉到王浩身边,那么对王浩以后的仕途就是一个天大的助力。可是他知道越是自身实力登天的家伙越不容易被人轻易地左右。对于徐右兵,他只能交好与引导,甚至使之成为绝对的朋友,而现在他所要做的,就是为了朋友两肋插刀。

    避开了密密麻麻的摄像头与连续不断的巡逻兵。安德利身如幽灵一般的靠近了酋长官邸。有徐右兵提供的隐身衣,对现在的潜入很有帮助。安德利下意识的看了一眼离他仅仅不到五米远的警卫士兵,简直是不相信的再次浑身上下的打量了自己一眼。

    想不到华夏能做出来这么高级的隐身产品,这简直是太神奇了!

    但是看模样徐右兵只是随手递给了自己一件,那么说这东西绝对和徐右兵有关系。要不这么珍贵的隐身衣,徐右兵哪有权利随便送人。

    想着徐右兵不简单的身份,和他已经复员的事实。而安德利却认为绝不是表面上看的那么简单。可现在由不得多想,又是换岗的时间了,大门开了,安德利急忙一闪身就溜进了看守严禁的官邸大门。

    吱吱吱——

    在通过的时候红外报警仪响了起来,但是出来换岗的士兵们只是左右疑惑的看了几眼,于是便非常不屑的通过对讲机谩骂着!

    “阿拉索,是风吗,该死的!一开大门就乱响,哪天我非要砸了这让人讨厌的东西,简直是让人烦心至极,成天弄得紧张兮兮的!”

    “索一泰,警戒,注意你的言行,请立刻进入警戒位置,做好你的工作亲爱的,阿拉会保佑你们的!”

    “好吧阿拉索,你这讨厌的家伙,记得让他们帮我弄点吃的,一会我换岗回去可要填饱肚子!”

    “好吧索一泰,你这个十足的吃货。我明白你的意思!”

    士兵们恢复了正常,躲在墙角紧紧趴在地上的安德利终于是松了口气。要是没有隐身衣恐怕刚才已经是暴露了。但是现在还好,只是通过红外的时候依然会引警报,但视频画面上却是看不出影像的。

    快的潜入,安德利根据记忆很轻松的就摸到了老酋长的房间,此刻已是拜迪斯市夜间十点多了。正是老酋长回房休息的时间,可是在窗外观察了一阵。安德利却现这个老家伙精神头还可以,正在于一名五十来岁的家伙小声的谈论着什么。

    那家伙身材茁壮,穿着一身长袍,缠着白色的头巾,谨慎的站在老酋长的面前。老酋长就坐在书桌前,桌子上摊开了一副面积巨大的地图。

    “阿拉克,我说过,这里,这里,还有这里。都是不可以与山姆国合作的,绝对不可以。他是我们拜迪斯自己的根本,不可以轻易地送给任何人。如果你想要与人合作,那就等于把真主阿拉赐给我们的财富拱手送人,这是我绝对不能够允许的!你是要受到阿拉谴责的,并且就是我拜迪斯绝对的罪人!”

    “是的酋长大人,我绝对不会这么做的!可是现在我们面对的不仅仅是其他国的威胁,还有着很多虎视眈眈的势力。老酋长,您认为就真没有人眼热我们的富足吗?可现实并不是这样的,我们已经在他们的眼中成为了最让人妒忌的存在。如果我们不能找到一个强大的支持者,我恐怕他们很快就会想办法来夺取我们的一切。

    这些人可不会看在真主阿拉的面子上饶恕我们,甚至他们会比山姆国人更直接,因为他们就是时刻站在我们身边的狼!”

    “可是拉阿克,我并没有觉得我们已经引起了我们合作伙伴的不满意。这只不过是分配的问题。其实你考虑过吗,我们是不是可以多分一点给他们,而完全不必要再引来一匹狼呢?”咳咳咳,老酋长说完咳嗽不断,其实他已经感到有些疲惫了。

    “再分给他们一点?我的阿拉,要知道贪婪是永远都无法满足的我的酋长大人,与其那样,其实我们还不如靠近山姆国,从他们那里购买我们需要的武器设备,用来震慑,或者说是防守。我认为只有我们自身的武装强大了,我们才不会惧怕再厉害的窥视者!”

    “咳咳咳,拉阿克,哎!我永远都说不过你,你和艾瑟尔-达咪西永远都是两个观点。达咪西从不主张把自己的既得利益让给任何人,但是也绝对不会拱手把属于自己利益送给一个外人。这是你和他绝对不同的地方。

    拉阿克,有时候我就在想。也许艾瑟尔-达咪西是正确的。他主张的自身强大,展自身以震慑那些窥视的家伙,这才是根本的解决办法。而不是像你一样,去寻找什么靠山!”

    听到了这些话,一直小心谨慎的站在一边的拉阿克已经是气疯了,这个老东西。又跟我提达咪西。可是你喜欢他又怎么样,难道你现在还能把酋长大位传给他不成!

    “老酋长,你别妄想了!我知道你想说什么,可是现在我们还有选择吗。我们已经和山姆国人达成了协议,要是再反悔的话,那就是巨额的赔偿!协议已经签署了,就差你把位置传给我,然后我盖上酋长大印了。这可不是我能够决定的,也不是你能够承担的!要知道,你现在完全靠着药物维持,如果真惹怒了山姆国的那些人,我可不敢否认他们会做出来什么可怕的事情!”

    “你,你你你,阿拉克,你敢威胁我!你!”

    “威胁你又怎么样,老东西,你早就该死了!”就在这时,老酋长猛然听到了一句最不和谐的声音,而这句话恐怕就是面前这个一直在自己面前装模作样的拉阿克想说的吧,因为房间里此刻除了自己,再无他人啊,这家伙终于是忍不住了吗?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