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有钱木槿在场大家饭吃的有点拘束,不过钱木槿也只是在饭桌上待了不到十几分钟的时间就走了。钱书记公务繁忙,能亲自赶来必有要事,大家急忙起身相送。不过为了避免眼热,还是被徐右兵和王浩挡下了。这两人和庞大孩一起跟着送到了门外,钱木槿一招手,几人一起上了一辆社会牌照的商务旅行车。

    见这么多人一起上车,司机和工作人员很自觉的离开了驾驶室。这是领导还有话需要交代。这帮人跟在领导的身边久了,察言观色的能力一级棒。

    等司机离得远了,钱木槿才坐正了身姿,语气郑重的说道:“右兵啊,有些事我不能和你说的太明白。不过你和王浩做的都很不错,庞大孩也很好。依我看你们三兄弟很有作为,以后必定能干出来一番大事。不过以后无论是遇到了什么,你们记住一句话,凡事都要忍,忍为上,兄弟联手,其利断金!因为必要的时候,总有人比你们还等不急!

    好了,今个就到这里吧!我要走了,你们都回去吧!”

    三人若有所思,默默的下车目送钱书记的离开。徐右兵似乎猜到了一点什么,因为杨进死的时候,徐右兵从他的嘴里已经掏出了自己所需要的东西。

    回去继续吃饭喝酒,好久没处在一块,这些人是天南海北的满天飞语,一顿神聊。一桌子菜到最后没怎么动,酒到是喝了个昏天黑地。小娘子们全被喝倒了,就连久经沙场的陈晓雅此刻也醉了,相续扶着也不知道去了谁的卧室。而兵哥和这帮勇猛的家伙们还在喝。

    马景涛酒力不凡,这家伙看到唐奎已经趴下了,干脆自己拎起了个酒瓶子与徐右兵碰上了:

    “来,右兵,我敬你一个。你在我心中一直都是个英雄,今个我不敬你不行。没有你就没有我马景涛的今天,你是我马景涛的贵人!”

    “哈哈哈,贵人,小马哥,你这话说重了。俗话说的好,机会是留给那些有准备的人的。而你,就是那个有准备的人。别的不说,无论是马哥你对自己的严谨,还有你对自己事业的严谨,都让上面看到了一个真正充实和有责任心有能力的领导者。所以,你才是那个必然成功的人。

    我,不是你的贵人,只是激出了你的本性和潜能,而他才是你的贵人,所以你应该和他喝!”

    “我?”王浩晕乎乎的指着自己的鼻子看着徐右兵,顿时连连摆手。意思就是他才不是,真不是。

    而不想兵哥一把将一瓶古酿起了封口,咕咚咕咚的给王浩面前的高脚杯倒满了,语气郑重无比的说道:“没你,哪有马副市长的今天,你也别推辞了,我陪你们喝。要说你才是真正的伯乐。老马有今天,真是你的功劳!”

    “领导,右兵说得对,没你我马景涛局级也就到头了,是你让我破处了,从此我也算是迈进了副厅的门槛。这杯酒我应该敬您。从此后我老马就是您的排头兵,领导您指哪我打哪,绝不含糊!”

    “好,好一个绝不含糊!这话说的对,王浩,老马这是向你表忠心呢!来,我也陪你们一个!别的忙我庞大孩帮不上,但是保驾护航没的说。在烟海,军民共建做得好,我们部队除了正常训练天天向上以外,那为民服务也决不能拉下!”

    “哈哈哈,好,好一个决不能拉下!钱书记说兄弟联手,其力断金,我们在一起就是亲兄弟。大家一起加把劲,那么我们的未来就会更美好。往大了说报效国家建设祖国,往小了说实现我们自己的人生理想,建设我们自己的人生未来!

    痛快,来,一起干了这杯酒,从今以后我们就是携手并肩的亲兄弟!”

    呼啦啦,马景涛也换了小杯,几人相碰,一饮而尽!

    兵哥终于领教了什么叫做烟海市酒仙,他年少的时候就去当兵没什么体验,哪怕是复员回来和大军与狗子最多也就是在夜总会和饭店里面拼啤酒,但是今个才知道什么叫真正的能喝。

    而有句话说得好,经商的喝不过推销的,推销的喝不过卖保险的,卖保险的喝不过当官的,而当官的喝不过当兵的。今个碰到了这么一帮子能喝的真神,就连他自己也架不住了。那马景涛是真喝,而王浩是舍命陪君子,轮到庞大孩了,这家伙更是来者不拒,杯杯见底,看起来喝酒就跟喝凉水似的那么简单。

    得!兵哥赶紧借尿循了,再不走,恐怕下场就和唐奎一样,早就和海伢子两个一块溜进桌子底下去了。不想他一走,王浩也跟上了上来,后面就只剩下马景涛和庞大孩还在拼。这两人拼尽兴了,一瓶古酿又见底了。

    一起来到了洗手间,两人嘘嘘完毕,徐右兵打了个眼色,二人干脆改道直上二楼。胡乱找了个房间推开,还不错,诺大的一个主卧室,里面一个人没有。

    进去后兵哥看了看,摆设再熟悉不过了,分明就是赵敏的房间。这里面简单整洁的摆放,还有梳妆台上少的可怜的化妆品,顿时让兵哥有一种戚戚然的感觉。

    找到了电水壶,兵哥烧了一壶水,两人直接坐到了阳台上泡起了茶。

    “我说真的!”

    “啥?”王浩不解的看了一眼正在泡茶的兵哥。

    “你没喝多吧!”兵哥笑着丢给了王浩一根烟点上。

    “你才没喝多,喝死我了,这老马真能喝,下次再也不和他在一起喝酒了,这哪是喝酒,分明就是拼命啊!”王浩心有后怕的打了个寒颤,看得徐右兵哈哈大笑。

    “你啊你,你看不出来啊!老马不容易,他是真往死了喝!”

    “你以为我傻,我知道。不过他确实很称职!在烟海,我找不出第二个这么用心为民的干部!如果说还有的话,就是缉私大队那伙子,其实和老马都一样,一样的朴实本份!”王浩换了个舒服的姿势将自己整个窝在沙里,悠然的吐了个烟圈看着兵哥。

    可就在这时,兵哥那几乎从来不响的电话却很不合时宜的响了起来。兵哥给王浩倒了一杯水,这才放下茶壶眉头紧皱的看了一眼。

    电话竟然是卡拉哈迪打过来的国际长途。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