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任青松没有拦他,他知道自己这个哥哥一时间想不明白,他需要消化这些突如其来的信息。高高在上,无时无刻不感觉高人一等的思想,怎么能够接受瞬间被人一棍子砸在了泥堆里面的感觉呢。

    这就是此刻任海涛的心情,妥妥的,被虐的半死,没有丝毫可以抗衡的余地!

    而随后,仅仅在任海涛回去还不到两小时的时间,不好的消息再次传来:

    杨旭辰伸出黑手,命令自己的嫡系假扮纪律人员对烟海市的王浩进行双规审查,其目的就是为了能够顺利地查封海天置业,以及华夏海天影视基地。并且杨旭辰不顾烟海市的经济发展状况,强行收买与另行贿赂多个实权部门,对烟海市海天置业展开了疯狂的查封手段。其目的不凡是为了一举摧垮海天,进行报复。

    诸多的消息纷涌而来,但是这些对任海涛来说已经不重要了。重要的是他已经连夜在杨旭辰的家中置办了一个简易的灵堂,准备天一亮就送去火化。

    这事不能拖,越拖负面影响越大,对任家越不利。

    哎!任海涛仰天长叹,想不到自己也会有吃瓜落的时候,不过这瓜落他吃的一点都不怨,甚至还有着让他警醒的意味。

    时间已经推移到了两天后,徐右兵已经再次回到了烟海炮校。在这里赵 敏暂时栖身的别墅中,他与王浩面对面的坐着。

    “想不到annie佣兵团做的这么出色,而安德利的身手简直是神乎其神!王浩,我欠你的,欠你一次人情!”

    “哈哈哈,徐右兵,你要这么说可没有朋友做了以后。说句实话,欠人情的应该是我,要不是你一脚踹开了门,说不定我现在早挂了!”

    “扯,得了吧,安德利就在窗外,我要不踹门那家伙早开抢了,他可不管谁是谁。再说当时那情况,打死了可是白打,给谁谁也开枪救人!”

    “安德利,得了,你可别指望他了,当时姓王的椅子都抡起来了,即便是开枪也能砸我头上,他小子还在摄像呢,总不能用左手开枪吧!算了算了,我也不和你扯这个了,右兵,只要你把我当兄弟,那以后这个兵哥我就叫定了,怎么样!”王浩真诚的看着徐右兵,眼神灼灼,没有半点虚伪的模样。

    徐右兵思考再三,能与王浩称兄道弟的固然好,以现在王浩的身份背景,自己那是巴结还来不及啊。不说别的,硕大的海天都在烟海市,即便是自己再厉害,难道还能把所有的人都带走不成。华夏,终究是自己出生长大的地方,这一片厚土,即便是自己想割舍也割舍不掉的。

    “行,叫哥就叫哥,反正我也比你大!那就这样定了。雅歌,拿酒来,我要与王浩喝个一醉方休!”

    “好,拿酒来,不醉不归!”

    “好的,不过算不算我们姐妹几个!”陈晓雅很开心,企业又回来了,人也没事,虽然损失了一些钱的,但是想不到阴差阳错的又与mbi国际财团取得了合作,而今自己的海天真可谓一步登天,不仅仅合作成功,反而成了mbi这个全球霸主在华夏的独立子公司。这可谓牛啊,一步登天了。

    “一起就一起,这有什么!”王浩大大咧咧的让座,直接坐到了徐右兵的对面,顿时莺莺燕燕几个女人刹那间就冒了出来,不过同时登场的还有芬妮和布兰妮这两个惹祸精。

    芬妮还真是王浩的妹妹,不过却不是王浩异父同母的妹妹,而是和王浩毫无血缘关系的一个干妹妹。事情搞清楚了,芬妮竟然是annie年轻时独自外出遇到的一个孩子。并且刚遇到芬妮的时候annie是身受重伤的,还被山姆国特情局追杀。

    是芬妮收容了annie,就在她们家一处不使用的小草屋内。芬妮买来了简单的药水,帮annie处理了伤口,并且偷出了家里的吃的,在那悉心的照料了annie一个月。等annie养好伤后,这才毅然的离开了。不过临走的时候,annie把她视作生命的玉蝴蝶留了下来,意思就是无论如何她都会回来报答芬妮的,并且认了芬妮为女儿。

    只不过annie一走,芬妮由于受不了他父亲酒鬼一般的辱骂和毒打,竟然逃离了自己的家。这一走就是十几年,也让annie找了十几年。

    而想不到,直到今天为止,兄妹两人在这里相遇了,并且又同时找到了妈妈。要说芬妮早就知道了她救的人是谁。但是芬妮怎么也想不到当初那句戏言一般的收容竟是真的。她做梦都想不到世界级别的女总裁会把自己认成干女儿,要早知道这样的话,恐怕芬妮早就带着布兰妮去了欧洲了。

    “来,哥哥,我给你倒酒!他们不是说你喜欢喝花酒吗,那今天我就让你喝个够,气死那帮王八蛋!”

    哈哈哈,哈哈哈哈,芬妮的话声刚落,围了一大圈的女孩子们就笑弯了腰。真是风姿万种,姹紫嫣红。

    韩晓艺韩晓雪也再不矜持,而赵 敏和陈晓雅早就一左一右的坐到了徐右兵的身旁,布兰妮也不客气,一屁股就坐到了王浩的身边,竟然和布兰妮形成了左右夹攻的趋势。

    “得,我可享受不起,你是想让我再进去一回啊!我还是自己倒吧!”王浩口中说着,却没动手去抢酒瓶,而是毫不客气的伸手抓起了桌上的一个鸡腿,张嘴就咬。

    “喂,我说那位,你可得注意点形象啊!都烟海市的父母官了,怎么吃东西还这么狼吞虎咽的,也不等等我。我说你们也太不仗义了,喝酒也不算我一个,忒不仗义!”说着话庞大孩自己就走了进来,后面还跟着海伢子这个功臣。

    徐右兵一看见庞大孩赶紧招呼,而海伢子直接被兵哥忽视了!

    等大家再次落座后,海伢子站在一边是干着急。大家把位置都坐完了,现场完全没了他的空位,这家伙是抓耳挠腮的没办法,看来自己就是个多余的啊,还是融不进兵哥的圈子里。没办法,层次不一样吗,级别太低!

    “你丫的还愣着干啥,没看见在座的都是有头有脸的人物吗,你还不赶紧该端盘子端盘子,该倒酒倒酒,该端菜端菜,你还等戏呢!”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