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嗯?

    任海涛禁不住眉头紧皱,他虽然很不服任青松比他强,但是他却从来都不怀疑自己弟弟嘴里面说出来的话。其实骨子里任海涛一直不服的只是两个人的大小。按理来说身为哥哥的自己才应该做大官,怎么能让弟弟的官做到自己的头上去呢。

    但是实际上并没办法,然任海涛对他这个弟弟还是非常认可的,他知道自己的弟弟在很多方面都要比自己强得多。

    “怎么说?”

    “王浩!烟海市新任市委书记兼市长王浩。一个并不出名的省委秘书处的小秘书,突然一夜之间成了钱木槿的贴身大秘,并且连升三级,短短不到两年的时间就被下放到了烟海市做了一把手,这升官的速度,比火箭还快!

    不过你要是认为这仅仅是钱木槿一手所为,仅仅是入了钱木槿的法眼那就大错特错了!而我相信杨旭辰也正是犯了这样的错误!

    哥!你想过吗,无论是谁,也不会升官如同坐火箭,这严重违反组织程序,更违反干部的提拔和任免制度。可就是这样,那么钱木槿为什么还敢缪天下之大不韪呢,所以这才是重点!

    而青屿省烟海市,那是国家重点经济大市,可不是一个边远山区的四级山城。你想过没有,越是这样的城市,越容易出政绩。

    哎!

    好了,我也不和你兜圈子了,你过来看!”任青松说着,站起了身,对自己的哥哥招手直接向办公桌走去。

    任海涛眉头紧皱的跟着,此刻的他心中疑惑更甚。难道说仅仅是一个王浩,就是杨旭辰惹了不该惹的人,那这个王浩岂不是王宫贵胄的王子降世。

    艹,德行!

    可是等他来到了办公桌前的时候,任青松已经打开了一个秘密卷宗,直接伸手递给了他:“这些东西,你看了就忘了。我能给你看,也是几次请求的结果。所以你看后,再也不要去招惹这个徐右兵!”

    接过来卷宗,上面就是蜜蜡的烤封漆,随即上面盖着绝密两字的印章,而在印章的下面还有一行小字,那就是除非a级特批,任何人不得翻阅!

    “嘶!”卷宗任海涛见得多了,但是绝密的也不乏多见,而蜡封烤漆的也有,甚至是a级或者其他级别的任海涛也见过,不过那是在老爷子的保险柜里面,任海涛还真没胆子敢打开,但是特别加注的就少之又少了

    难不成这是华夏国最高机密不成!

    接过来卷宗的任海涛手都在颤抖,这时候他才感觉到了自己和弟弟之间级别的差异。说起来这完全就是一地的市长到了京城见到了某部委的顶头大佬。

    可是尽管双手颤抖,忐忑不安,任海涛还是抽出了早已开封了的卷宗,只是入眼的第一行就是一排特别晃眼的照片。我滴乖乖,竟然是许向东,许向东亲自迎接外国元首的照片。

    麻蛋这阵式,比他妈迎接山姆国总统都牛逼,怎么赵誉刚竟然做了三军依仗队的总领队!不对劲啊,后面不是有领队的吗,这老家伙竟然走出来敬礼并且向一娘们汇报着什么!

    “嘶!这是烈士陵园?这,这不外国元首吗,怎么跪我们战士的墓前了!我们华夏真是越来越牛逼了,任你列强再蛮横,但是总有让他们佩服我们的地方!”

    看着照片,任海涛啧啧出声,他不仅自言自语,心中豪情万丈。不管怎么说,能让一国元首给自己国家的烈士下跪,还痛哭满面,这就说明征服。无论是人格魅力也罢,还是真就做到了什么惊天地泣鬼神的大事,但是总的来说,这就是骄傲和自豪。

    身为一名华夏人,此刻的任海涛胸中也是激情澎湃的!

    可是随着照片看完,到了文字解说的时候,任海涛刹那间完全的愣住了。这哪是一国元首,分明就是要比一国元首还要牛逼的人物。再说起来,更是手握重金,几乎掌控着世界上无数金钱的一个女土豪。不,这叫女霸主,因为人家不仅仅叫做有钱,其实更有人,还有枪!

    “她他他她她竟然是王浩的母亲?这怎么可能,玉蝶双飞,军中神话,那个传说竟然是真的,王浩他爹就是王镇山!”

    卧槽!

    犹如一盆冷水兜头而下,任海涛此刻就像是个雕塑一般的矗立在当场,他整个人都愣住了,完全的失去了精气神。

    他想不到杨旭辰仅仅是为了对付徐右兵,而对王浩这个绊脚石使了个强势的手腕子,不想就拧着大神了。这踏马哪是大神啊,这简直就是如来佛祖驾前的如意尊者,斗战胜佛啊!

    尼玛,阴人也不带这么玩的啊,根本就不在一个层次上,差着十万八千里呢。不要说杨旭辰,就是自己,哪怕是任青松都不是对手。而华夏,想要找出来此刻能与王浩身份相对之人,恐怕根本没有!

    “哥,我走了,我回去就置办灵堂,我知道该怎么做了!你,你你你,你自己睡吧!这事就这么样吧,本来我和杨倩就名存实亡,你也是知道的!”

    任海涛踉跄回头,此刻甚至是称呼自己弟弟的名号都变了。骨子里,他对弟弟那种发自内心的敬佩完全身不由己的表达了出来,一声哥,出卖了他内心的所有。

    想不到自己这个弟弟就是神通广大,如果不是他提前就知道这些,恐怕今晚上自己就能把整个任家都拖下水!而徐右兵无所谓,可怕的是那个王浩啊!

    “哥,镇定,我知道你能够处理好这些,所以这也是我知道了并没有让人赶过去把你拉回来的原因。你虽然表面上一切都无所谓,但是我知道,其实你的原则性很强。哥,你比我强,说真的,你为了我们任家,委屈了,一直都在委屈!”任青松头一回对自己这位哥哥做出表扬,并且声情并茂,看起来并不做作。

    “你小子胡乱说什么呢,青松,你比哥强,任家靠你了,如果没有你还在支撑着,我相信爷爷走的那一天我们任家其实就垮了。但是你一直都在顶着。你放心,我知道该怎么做,知道什么事该做!你忙你的,忙你的”

    任海涛脚步琅跄的走出了总办,甚至是不知所以的上了自己的路虎。直到汽车发动,他的神情都是晕乎乎蒙叨叨的。他真的被那个卷宗镇住了,被人家的实力镇住了,原来自己和人家,根本就不在一个层次啊!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