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椅子是被一把抡下去了,但是砸的并不是王浩,而是审讯桌。四分五裂的不仅仅是结实的实木椅子,还有倒地狂吐鲜血的老王。

    是的,就在这电光火石之间,房门突然被人一脚踹开,与此同时一个身影迅如闪电般的冲到了王浩的面前,迅将王浩推向一边。而紧接下来,这个身影回身一脚踢出,堪堪只凭一脚,就将面前的审讯桌踢飞,不仅仅磕碎了结实的实木椅子,并且四分五裂的椅子腿和碎木,直接扎进了老王的胸口,力透后背。

    “老王,老王,快叫救护车!你是谁,你要干什么!”

    “我是谁,我是你大爷!你们私自抓捕,想抓谁就抓谁,得到谁的批准了,又向谁汇报了?来人,把他们都给我抓起来!”兵哥火冒三丈,还好自己来得及时,要是再晚一步,恐怕王浩这家伙今个就要交代在这里了。

    这帮混账王八蛋,真所谓无所不用其极,就连椅子也敢举起来当头就砸,这要是一椅子砸在脑瓜子上,王浩还有得活?

    “你踏马傻了吗,不知道躲啊!我要是赶不及回来,你还能被这几个蠢货砸死在这里吗?”

    “咳咳咳,怎么会,这绝不可能,你要是不出手,我就出手了。只是你小子脚比手快,好功夫,我忙着摄像还没等腾出功夫,你那一脚已经踢出去了!

    咳咳咳,我靠,我说你就是王浩,好家伙,就这环境你也能忍,哎妈呀呛死我了。我说审讯就审讯吧,一个个都跟个大烟鬼似的,这一根接一根的,简直不被审死都要被呛死了!”

    从窗户外面突然就翻进来一个人,并且金蓝眼睛,绝对是一位帅的一塌糊涂的大帅哥。要不是兵哥眼花,开始一打眼差点就把这家伙再一脚从窗口踢下去。因为他和威廉王子长的简直太像了,都是大鼻子蓝眼睛,怎么看欧洲人都是一个模子刻出来的。

    可是不对啊,威廉在卡拉哈迪坐阵呢,怎么会来烟海!

    “你是谁!”

    “嗷!这位尊贵的先生,先我非常感谢你帮我救了王浩先生,其次我很佩服你的身手,如果我所猜不错的话,你一定就是徐右兵。对,因为anne女皇陛下曾对我交代过,你一定会来的!

    另外尊敬的先生,我是安得利!也是王浩先生的第一贴身保镖,从现在起,直到以后,我都会在他的身旁,一直保护着他!”

    “安德利?还有anne女皇陛下,你们是anne国际佣兵组织的人!对不起,这里是华夏。我不管你此刻是朋友或者是敌人,但是有我徐右兵在的地方,就绝对不允许你们肆意的跑到华夏来作奸犯科!”

    嘶!兵哥长吸一口冷气!anne可是一个无比可怕的存在。在国际佣兵界,或者说国际特种兵界,如果说这个世界有着一个可以评判的舞台的话,那么要说这世界最厉害的特种兵那就是山姆国的三角洲特勤中队。而其次就是anne的国际佣兵组织。

    并且anne国际佣兵组织甚至要比山姆国的三角洲特勤中队更加的恐怖。因为只要是anne国际佣兵组织出来的佣兵们,各个打仗都会不要命,甚至绝对不会只身执行任务,据说他们每次出勤必须成双。并且只要接到了任务就必须完成。

    可是这支部队到现在与华夏国之间都有着说不清道不明的渊源。但是摄于机密档案,所以兵哥知道的也不多。只知道这支部队曾经还有人到华夏来学习过,在一段时期之内还是华夏国的友军。

    甚至外出执行任务的时候,兵哥多次遭遇到anne组织的成员。有时候为了一个任务这帮家伙们会跟兵哥所带的小队拼个你死我活,就算其他组织的小队们知难而退的放弃了,反而他们就像是响尾蛇一般的咬着华夏国的特种小队不放,非要决一死战。

    但有时候又特别的奇怪,如果是特别重要的任务和某种资源,往往anne小队一开始绝对不和华夏国为敌,反而是好像心照不宣的与华夏国一起先对付其他国家的特战势力。等所有外来势力全部清除完毕之后,anne小队又会突然放弃,不知所终。最终好处平白无故的让华夏国小队独占。

    但是如不是紧俏资源,或者说非常重要的任务,那anne佣兵组织绝对不会手软,每次都会把华夏国的小队打个半死,甚至差一点就会全部格杀。要不是兵哥身手利索,恐怕早就着了这些家伙们的道了。

    而更加奇怪的是,好像华夏狼牙特种兵小队所使用的战斗技能和先进装备人家anne佣兵组织总能事先猜到的一般。无论是你和人家玩战术或者是比较武器装备,再是单兵对决,好像一次都没有胜过人家的经历。

    “作奸犯科?nonono徐右兵,我可不是来和你参加比赛的,更不是和你抢任务的。从此以后anne国际佣兵组织在华夏国境内,绝对会遵守华夏国的有关法律法规,这是anne女士的命令!虽然她不喜欢被我们称之为女皇陛下,可是没办法,我们必须要遵从她的命令,因为她是我们战队的缔造者!

    并且我这次来华夏,是奉命而来。喏,这是你们长要我交给你的,你完全可以自己看!”安德利非常不屑的瞪了一眼徐右兵,紧接着突然从怀中掏出来一枚信封模样的东西,就像是丢纸牌一般的射向了徐右兵。

    嗖!

    兵哥急忙伸出两指瞬间夹住!他可不敢小看安德利的随意一丢。这家伙看起来是个欧洲大鼻子,蓝眼睛的大帅哥。但是手底下的功夫绝对不比自己差多少,甚至还会华夏的某种功夫!

    那奶奶个腿的,兵哥有时候真想骂人。他非常恨那些把功夫随便传到国外的高手或者是能人。国人你都没教好,你外国徒弟到是收了不少。收完了回来再教训自己国家的人,这不是玩毛线吗!

    可有时候兵哥又被自己这可笑的想法弄得哭笑不得。想想自己学的外国招数也不少,某些时候正是用着外国人的先进武器和招数把他们打的屁滚尿流。想想其实都一样,科学与技术这东西,还是共享的好,谁有能力多学点,只要能把对方打趴下了就是王者。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