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镇山,镇山!王镇山!你死了我怎么办,我们的浩儿怎么办,小王浩怎么办!镇山!”anne了疯一般的就要往上冲。可就在那时,一直暗中奉命保卫着anne的陈兵直接一掌砍在了anne的后脑之上,随即与战友们快的背着anne出了大山。

    “同志们,掩护!长以身殉国,不能再让anne教官也跟着冲上去,我们就是死也要保住一个!再说anne教官身份特殊,就算我们拼到了最后,哪怕只剩下一个人,只要有一口气,也要保证教官的安全,绝不能让她落到敌人的手中!”

    再次的回想着一切,王浩的心如同滴血。而很显然,芬妮一定和自己有关系,并且关系重大。玉蝴蝶,玉蝶双飞。难道说芬妮会和自己的母亲有关系,那会不会说,芬妮就是自己同母异父的妹妹?

    “王浩,无论你打算怎么做都是徒劳的,就算你不交代,闭口不言,我也不怕!因为仅仅是我手中的这些照片我就可以给你定性!我们会给你定性为嫖宿高级妓女,或者是见不得人的**易!而在我的眼中,那些影视红星根本就是人尽可”

    啪啪啪,啪啪啪啪啪

    “我嫖尼玛!你个杂种,老子我今个打死你!”还没等这名嚣张不已的纪律人员把话说完,王浩已经被彻底的激怒了。他不管不顾的冲过去,一顿大耳巴子就把这家伙扇的满地找牙。

    王浩自幼就跟随着他的爷爷学习军体拳,其身手堪比正宗特种兵。王浩的爷爷本来就是武工队的老队长,那战斗技能都是在实战中练出来的,各种招式更是一击毙命的大杀招,哪是区区一名纪律部门的预审员能够抗衡的。

    更何况这家伙现在满嘴跑火车,甚至不要脸的大吼大叫,说什么王浩嫖宿可能是自己妹妹的芬妮。尼玛的,你简直就是找死!

    王浩怒了,头都竖起来了。这几天浩哥都在忍,他在等一个说法。更在等上面给自己一个交代。

    什么乱七八糟的,说逮老子就逮老子,老子难道是泥捏的不成。要知道王浩之所以从政,从一名医生毅然投身于省秘书处,完全是因为钱木槿的关系。钱木槿知道了王浩的身份,更是弄明白了他是王镇山的孩子。于是决定重点培养,说什么也要给老战友的血脉培养成为一个栋梁之才。

    而这些,钱木槿虽然没有直接告诉王浩,但是聪明的王浩早就猜到了很多。

    所以他一直在等,他在等钱木槿的决定。自己绝对不会无缘无故的被抓,并且还是在海天滨海假日大酒店被抓。滨海假日是海天的实体,更是烟海市标志性建筑。那么说,这就是一个阴谋。有人通过暂时双规自己的办法,想要摧毁海天置业这个庞然大物!

    会是谁,谁能有这么大的手笔,这么大的能量!要知道目前能够连自己一起动的,恐怕其身后的背景已经到了一个完全恐怖的程度。甚至有可能就连钱木槿都无能为力。

    王浩第一时间想到的就是京城任家,因为除了任家以外,无论是自己也好,还是海天置业也罢,在华夏根本就没有树立强敌。

    而要说是京城任家也不实际,因为顺藤摸瓜如果是任家出手,一定是为了杨进。可是以任家现在的层次,绝不会为了一个杨进而不惜一切,甚至可以跟已是封疆大吏的钱木槿翻脸。

    所以这两天以来王浩都在忍,都在想,他在想究竟谁是幕后黑手。可是想了半天王浩也没想明白。

    但是想不明白,不代表这帮审讯人员能陪着王浩一起忍。随便就双规一名市委书记那可是大事情,他们头顶上顶着巨大的压力。甚至压力到达了已经要将他们压趴下了的地步。

    这帮人可承受不起来自各方面恐怖的压力,甚至连他们的主子也承受不起。所以催促电话是一个接一个,必须要在短时间之内,快的给王浩定性!只要定性了,再想翻案就难了。这就是这家伙不顾一切想要栽赃王浩的原因所在。

    但是他没想到的是,王浩甚至比他还要猛。厉害了我的哥,连审讯人员你都敢给打的满地找牙!

    “王浩,你要明白你的身份,你现在是被审讯的人员,你要依法向组织交代你的问题!我们代表的是组织,是代表组织向你问话!你怎么能够打人,怎么还敢动手!

    来人啊!给他上刑具!把他给我铐起来,戴上手铐脚镣!”

    另外一名一直唱红脸的家伙一愣,大声的吆喝起来。于是外面顿时就冲进来两名一身黑西装的小伙子。这两个家伙利落的掏出随身携带的手铐,就要把王浩给铐起来。

    “尼玛的,老实点,你以为你还是一名高高在上的市委书记吗,你现在是一名囚犯,一名犯了错误的囚犯!不许动,把这个带上!”

    有两名小伙子的加入,还躺在地上直哼哼的老王顿时就爬了起来,这家伙一起身就抓起了自己身边的凳子,对着王浩的脑袋就抡了下来:“草泥马的,我让你打我,你以为你是谁。老子要是没两下子能跑到烟海市来抓你!王浩我告诉你,老子身后有人,那就是杨旭辰。不要以为你身后站着钱木槿我们就不敢办你!我今个要你死个明白,你得罪的是杨旭辰!

    钱木槿再牛逼也牛不过杨旭辰,有本事你踏马再厉害一个给老子看看,看我不打死你!

    我今个要是不弄死你,我就对不起杨长。我让你狂,告诉你,今个我给你定罪已经是定实成了。我不仅仅会给你定**易,收受贿赂贪赃枉法!我还会给你定殴打司法人员,我要让你牢底坐穿,我看你还怎么狂!”

    噗嗤一声,紧接着轰隆一声巨响,椅子抡头砸下,巨大的冲击力加上惯性,直接将这把结实的实木椅子给砸的四分五裂。好家伙,旁边的几个人全傻眼了。这要是一椅子砸下来,哪怕王浩的脑袋就是铁做的,也会被砸出几个坑来啊。这哪是审讯,这简直就是杀人啊!

    “老王,你干什么,你要干什么!老,老王,老王你怎么了!”

    唱红脸的审讯人员反映的最快,他在看到椅子瞬间四分五裂的时候已经叫出了声。可是他看见的却不是倒下去的王浩,而是口吐鲜血再次瘫倒在地的老王。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