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而此刻认为任家放手了的,或者说是任海涛忍了的,那就大错特错了。特别是在任海涛刚刚上车还不到一分钟的时间,其助手就非常惋惜的向他通报了杨进的车祸死亡,这更增添了任海涛此刻心中无尽的怒火。

    “你认为这是一场车祸吗?”砰地一声,任海涛一拳狠狠地砸在身旁的扶手之上,结实的塑料扶手一拳就被他砸碎了:“开车,回去,立刻给我回去!”

    而此刻,在烟海市东山宾馆内东面一处面临大海的豪华套房内,王浩正疲惫不已的盯着面前波澜壮阔的大海看了一晚上了。在他的身后是一个临时放置的审讯卓,桌子旁边坐着两名一脸严肃的纪律审查人员。

    “你考虑好了吗?王浩,你要明白我们的政策,坦白从宽,抗拒从严!你要知道,我们对你也是有耐心的!并且是特殊照顾的!到现在为止我们没有对你采取任何形式还是在请你配合我们调查问题。这是上面的意思,也是要看你自己的思想觉悟,看你的表现!”

    “我说了,我没有问题,你们这纯属无稽之谈。我和芬妮和布兰妮之间是清白的,更不会存在你们所说的那样,龌蹉和无中生有的事情!我可以很不客气的说,你们这是诬陷,和对我不公正的审查!不要说得那么好听,你们不配!”

    “王浩,请你态度放端正一点!你看看这些照片。直接拍到布兰妮与芬妮还有你在宾馆套间内衣衫不整,我告诉你,这就是证据。你身为高级人员,出入这种场合,高档宾馆,并且陪同当下当红影视明星喝酒,这本就是违反纪律的事情,你还狡辩什么,难道真的要被我们捉奸在床,你才会承认吗?”一名审讯人员坐不住了,对着王浩大声地训斥着。

    “你放屁,我愿意和谁在一块喝酒聊天是我的事情,并且并不在工作时间之内,我是个人,有自己的自由,我的人身自由你们无权干涉!与影视人员喝酒又怎么样,因为我喜欢!”

    咳咳咳,另一位审讯人员急忙打圆场,甚至是替王浩辩解的说道:“老王啊,你看你,不能这么说不是!人家王书记未婚,那个影星也是未婚吗。不过就是身份特殊了一些,只不过是个山姆国人。不过啊王书记,你也别冲动,我们有话好好说。那么你说为什么喝酒或者说你和情侣约会,一个屋子内会有两个衣衫不整的影视红星呢。

    咳咳咳,你们那,年轻人的世界我真是不懂咯!哎!不过据我们最新调查,这个芬妮身份更为特殊,还是法国国籍而后加入了山姆国国籍。所以我们怀疑她身份更有问题。

    王浩啊,其实这也是组织对你进行的保护措施吗!熟话说糖衣炮弹才会慢慢的腐蚀我们的领导干部,这些问题我看你还是对组织说明一下吗!”

    “对不起,我没有什么好说的,如果你们认为我违纪,那就随便。就当违纪处理!不过我要告诉你们的是,布兰妮和芬妮她们穿衣的习俗就是那样的,并且当时房间内也并不是只有我们三个人,还有酒店的工作人员,服务人员,所以我相信清者自清,所以我郑重的告诉你们,请你们注意你们的用词!”

    “工作人员,王浩,谁不知道那是海天置业下辖的大酒店,而陈晓雅就是海天置业的老总。工作人员,我看就是古时候伺候皇上的太监和宫女吧,你不要把话说得这么好听,其实你们在房间内玩的高档游戏,不要以为我们没有玩过就没有听说过!”

    “你他妈放屁!”王浩恼怒至极,转身一巴掌就向老王扇去。王浩已经忍了好久了。这些天他一直都为招商引资的事情愁。好不容易拉来了动力华新能源,拉来了华夏海天影视基地在烟海市的大投资,却想不到这帮人如此的诋毁自己,现在就连皇帝玩的游戏也给整出来了。

    当时自己是和布兰妮和芬妮在酒店客房内喝酒,甚至喝了不少。可是这些王浩真的不能对外面说,因为那一天简直是生了一件非常恐怖的事情,甚至王浩只感觉自己重生了。

    不为别的,那一天室内的温度有些热,而喝多了的芬妮主动的脱去了外套,紧接着布兰妮也脱去了自己的外套。两个大明星只穿着一个小吊带陪着王大市长在谈她们新剧的合作事宜。因为冯宝去了香港,而烟海影视基地还没有完全建成,影片有一部分取景需要借助烟海市新建的国际会展中心进行拍摄。

    当时陈晓雅竟然说要亲自去炒几个菜,所以也离开了房间,也就是说,房间内此刻除了两个远远站立着的两个服务人员以外,沙茶几处就剩下他们三个人了。

    而情不自禁的王浩也把自己的西装给脱了。但就在这时,眼尖的芬妮一眼看到了王浩脖子上挂着的吊坠,竟然是一只雕刻的栩栩如生的玉蝴蝶。

    更可怕的是,王浩脖子上挂着的玉蝴蝶竟然和芬妮脖子上挂着的玉蝴蝶显然就是一对!

    “玉蝴蝶,你怎么会有这只玉蝴蝶?”

    “玉蝶双飞?你是谁?王浩,你是谁,你快告诉我你是谁,你究竟是谁!你的妈妈叫什么,你的爸爸又是谁?”

    芬妮一下从自己的胸口摘下了自己的玉蝴蝶,毫不犹豫的与王浩脖子上面摘下来的玉蝴蝶对在了一起,两只栩栩如生的玉蝴蝶竟然严丝合缝的靠在一起,再不分离。

    看着面前的一切,王浩的双眼刹那间迷离了,怎么会,怎么会这样,难道是巧合吗?可是这个世界上怎么还会有与自己一模一样的玉蝴蝶!

    王浩感觉自己的头轰的一阵眩晕。血压急上升,心跳的厉害。一把夺过来挂件捧在手中不住的颤抖,颤抖。

    两只蝴蝶完全一样,就象要飞翔的两个精灵。他们并排在王浩手中,翩翩起舞。系在玉蝶上的红绳,蜷缩在手中,象两团跳动的火焰,疯狂的燃烧,燃烧,激烈的燃烧。

    爷爷的话就在耳边:“浩儿,你要记住,他叫玉蝴蝶,这是你父亲的随身之物,当时一直戴在身上从没有摘下来。这是生命,更是传承!王浩啊,这就是你的血脉双亲啊!

    这蝴蝶是一对,有雌雄之分,雄性花纹漂亮,通体晶亮,是用特种冰翡翠雕刻而成,价值不菲。而雌性,现在还在你的母亲那里,那是用一块上好的羊脂玉雕刻而成的,两只蝴蝶如果放在一处”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