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杀神,你这个杀神,你就是个杀神!”杨进飞的踩下油门,他要逃离这个是非之地。他甚至暗暗地认为,他今晚就不应该来这个鬼地方。无论是杨旭辰还是任海涛,根本就是一帮混账王八蛋。这帮人在怂人面前强势威武,但是在徐右兵面前又怎么样,还不是连个屁都不敢放。

    想不到就连杨旭辰这样手握重权之人,徐右兵也是说杀就杀,那么相比自己来说呢,如果徐右兵真的想杀自己,岂不是信手拈来。

    吱呀一声长长的刹车声传来,可是为时已晚。一辆深夜借着道路没有交警管制的渣土车横冲直撞的开了过来,杨进闪避不及一头正好撞在了渣土车的后腰上,当场车毁人亡。

    可是一直到死,杨进都没有感觉出这是他技术的失误,因为他一直都在念叨着徐右兵的名字,其实他完全是被兵哥恐怖与狠辣的手段给吓死的。

    而此刻基地内杨家的凶案现场已经被秘密的清理完毕,作为上封派来的直接调查人员任海涛正威凛坐的坐在空指基地豪华的小型会议室内,他身旁空军总将阮大春与基地的几位特殊领导在一旁默默的作陪。

    任海涛端起自己面前的茶杯,甚是有些沉重的喝了一口这满嘴飘香的清茶,此刻却是略有苦涩的说道:

    “杨旭辰,杨老的后代,当时杨老可是从副总司令的位置上退下来的。杨继刚,海市杭浦的区委书记杨倩,我的结妻子!”

    说完,任海涛非常落寞的抬头,凝重的看着大家。顿时一种无比苦涩之感便在众人心头围绕。此刻每个人的心中都忍不住有些无奈和哀叹不已。

    徐右兵,不凡出手太霸道了吧!

    任海涛是谁,你杀人岳父一家,此刻还要人家亲自来处理这件事情,很多人都忍不住暗自猜测这上面究竟是什么意思。这难道就不避嫌吗,还是说要的就是让任海涛亲自出手,准备重办他徐右兵。

    任家可是华夏数一数二的大家庭,而成为任家的代言人,做到任家的家主之位,足见眼前任海涛的强势与不凡。可是现在无人能够猜透任海涛的意思,更想不明白上面为什么要这么安排。如果说徐右兵这次直接杀到苍鹰基地上面不知的话,那简直就是自欺欺人了。

    任海涛见大家低头不语,只能是再次喝了一口自己面前的茶水,突然神色恼怒的一挥手,茶杯应声而飞,直接被他愤怒的掷到了墙壁上,摔得七零八落。

    “不许举行追悼会,不许对外宣布真正的死因。可以说是食物中毒,家庭聚会,无一幸免!食品就算是杨继刚从海市带回来的吧,不要再连累工作人员了!就这样吧!”

    任海涛说完,站起来转身就走,甚至连看都没有看一眼一直坐在位的阮大春。

    而屋内的一干高参长们急忙起身,神色惶然的目送任海涛的离开。

    不少人此刻心中的震惊已经如同翻天倒海般的不能自已。任家是谁,任海涛仅仅四十三岁,就是军需长。而任青松更是一个不比任海涛差多少的人物,也是军区某处的副处长。而人家这个副处长可是总军的一个副处长,说起来那根本就和地方上面的军区司令平级。

    但是此刻对杨旭辰全家被杀一事却定性为食品中毒。此刻屋内一伙人的内心,已经完全的沸腾了。

    要知道真以任家的能力,如果真的想查办徐右兵的话,那根本就不用在坐的这帮人动手,人家仅仅是动动嘴下面就会有一群人争先恐后的动手。

    徐右兵再厉害又能如何,摆在桌面上的仅仅是一个能打、和遥是赵誉刚的孙女婿。而此刻恐怕这小子犯了这么大的事,就连赵誉刚也保不住他吧!

    如果真是赵誉刚要插手的话,先在道理上就说不过去。不管是不是杨旭辰有错在先,但是你徐右兵私自动手就是不对。有国家,有法律,有部队,有纪律。你徐右兵再厉害,再牛逼,你还能说干什么就干什么,说惩治谁就惩治谁,那还要国家法律军队纪律干毛线。

    所以就算赵誉刚出头,此刻这帮人并不认为赵誉刚能够保得住徐右兵。更何况赵家比任家也强不了多少,虽然任家的任老爷子刚走,但是余势还在。如果以为任老爷子走了,就可以立刻跑到任家的头上撒野,那就大错特错了。偏偏这时候更是任家的顶峰时期,上面更会考虑任老爷子刚刚离世的情况而事事都偏向与任家一点点,所以此刻想与人家做对,那并不是一个非常好的时期。

    可偏偏,任海涛就这么放手了。

    这让很多人都想不明白,更猜不透。

    于是几名大佬甚至禁不住开始慢慢的摇头议论起来了。

    而就在这时,一直都稳坐在中间位置上的阮大春司令终于是开口了:

    “散了吧!都回去吧,此事交给保卫处处理,任何人不得妄议!一门两将军,人家之所以选择罢手,那自有罢手的理由!”

    阮大春作为基地的老总,一言一行都威势惊人。此刻更是一边说着,一边不自觉地抚摸着自己脑袋上早就没了的几根白,但是手指却是隐隐的翘起,直指上天。

    我肋了个去的,在座的一干人等顿时就明白了,此事通天了,更是天上的意思。

    这是强压啊!

    豪华的会议室内顿时禁声,大佬们纷纷低头,许多人都敬畏的暗暗砸舌。而更多的人却是无比担忧的看向了阮大春,其实他们都知道,阮总其实就是赵总的人,说白了阮总和赵总之间亲如兄弟,原来就是一个部队中的两个生死兄弟。而徐右兵对阮总来说,那就是自家的门生。

    其实刚才不少人都暗自替阮总捏着一把汗,他们敬佩徐右兵的敢作敢为。都打到人家家门口了。动人家的父母和女人,这给谁都不能忍。但是同时他们又觉得徐右兵太鲁莽了。直接冲到基地说动手就动手,毫不犹豫的杀人一家,你把阮总置于何地。如果刚才任海涛真要追究的话,恐怕阮总只能是表示同意吧!

    这样的手段太激烈了,一点也不懂得婉转与给人留有余地。并且血腥不留退路,根本就是军中大忌啊!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