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我不管,我不管,我不管什么中计不中计的,德彪,我只要你不受伤,我只要杨家无恙!这里是我的家,我不能没有家,不能没有父亲,更不能没有你!”

    嘶,众人一阵唏嘘,想不到关键的时刻还有这么一出,原来已经嫁到了任家的杨倩竟然与陈德彪之间有着如此浓重的感情。其实他们所不知道的是,杨倩早就和陈德彪滚到一块去了,从杨倩还是个小姑娘的时候,从陈德彪刚刚成为杨旭辰的警卫员时,两人就两小无猜了。

    然而很多人顿时就明白了为什么已经年近三十多了的陈德彪还会死心塌地的跟在杨勋辰的身边,还会至死不渝的做一名警卫员。

    “好,倩倩你起来,就让我正儿八经的会会他。什么华夏狼王,什么军中之魂!敢对你和杨家不利,那我就是拼死也要拦住他!”陈德彪再次站起,一把扯开了自己的外套,漏出来结实的胸脯和坚实的臂膀。大冬天的,想不到这家伙里面只穿着一件衬衣,并且也被他豪迈的扯掉了。

    下身是一条荒漠迷彩裤,脚下是黑色的战斗靴。结实的胸腔肌肉鼓起,布满了伤疤,一股凌厉的杀气迎面扑来,直向兵哥。兵哥的瞳孔一缩,在这小子身上仿佛看到了无尽的杀伐气息。而此刻的陈德彪挑衅的目光正好看过来,嘴角似笑非笑的再次说道:“我想不到的是几次三番都被他们逃了,你还真出人所料,即便是人在卡拉哈迪,也会到处都布下防范的力量!”

    “小子你找死!原来派人对付我家人的就是你!”

    “啧啧啧,是我又如何,恐怕你知道的已经晚了,来吧!就让我和你一战,把你所有的愤怒发泄出来,只要你能够从我的尸体上踏过去,那我将再无所怨!”

    “那我就成全你!”兵哥说完双瞳已经一片血红。好一个磊落的汉子,当场承认袭击自己父母和女友的就是他指派的人。面对这样嚣张的家伙不成全他,那将会被天下人耻笑!

    丢掉了手中的刀片,兵哥钢拳紧握,狠狠的一拳就向陈德彪结实的胸膛砸去。

    拳头未到,拳风已至。陈德彪嘲笑般的挺胸格挡,竟然不闪不必!他的胸膛可以胸口碎大石,就这样轻飘飘的一拳,还真没看在他的眼中。

    “这就是你狼王的实力吗?狼王的一拳噗!?”

    一口鲜血当场飚出,陈德彪大意了,他完全没有想到徐右兵的一拳会有这么的刚猛。在拳头击中自己胸膛的顷刻间,他只感觉被一辆高速行驶的城铁给撞了一下,突然间无尽的憋闷传来,紧接着仿佛自己的胸腔被挤压到了一处,完全到了最后的临界点,空气被挤压成饼,最终炸开,四散爆裂。

    这他妈还是人的拳头吗,要知道自己从小就练就了这一身的好皮囊,可以喉顶尖刀,胸口碎石,后背躺在刀床上,就算是用小拇指粗细的铁链子锁住全身,只要自己愿意,憋着一口气就能硬性的崩断。这可是真真切切的硬气功,陈家祖传,不想今朝在此被他破了!

    这口鲜血就是陈德彪最后憋着的一口真气,他们叫做硬气功!

    正所谓三拳打死老师傅,淹死的总是会水的。你不是胸膛结实吗,肌肉发达吗,你不是牛逼哄哄的,就喜欢秀肌肉吗,那我就先砸塌了你这块胸膛再说!兵哥见到这样的结果并不奇怪,其实他早就看清楚了陈德彪的功夫套路。

    要破他这种套路一是找到这家伙的死穴,二就是以硬治硬。像这种硬气功练到了极致,如果不找死穴只是一味地开打,那完全就是无用功,就算是你手拿着个十磅重的大锤猛砸,砸不到点子上依然白搭,并不能给对方造成致命的伤害。

    但是如果自身的实力够了的话,就比如你开着坦克去撞小轿车,哪怕对方就是一辆全息防弹的高级轿车也会在刹那间被一辆坦克挤压成饼!

    这就是实力的差别,所以说在实力之下,任何花哨都是纸老虎!

    “咳咳咳,你卑鄙!无耻!我真恨没能亲自去杀了你的父母和你的女人!”

    “我卑鄙?此话怎讲!”兵哥眉头皱起,一把扯起陈德彪举起手指着自己的胳膊,只是反方向的轻轻一拧,顿时就传来一声清脆的咔嚓声。

    “啊!小子有种你就打死我!”陈德彪惨烈的大叫,此刻他的胳膊已经被兵哥拧成了麻花。兵哥最痛恨这种暗地里下阴手的家伙。不过还好,这个家伙始终都敢承认是他指使人做的一切。

    “打死你,那太便宜你了!”噗嗤一脚踏出去,兵哥直接踩断了陈德彪的小腿骨。这一脚用力更狠,结实的小腿一下子就被兵哥给踩扁了,怎么看都成了一个饼,恐怕已经稀碎根本就再也接不上了。

    “住手!你这个畜生!你是个妖怪!德彪!德彪”杨倩傻了一般的扑了过来,刚才陈德彪吐血被砸倒在地已经让她看傻了,这家伙还真敢动手,就在自己家中,就在大厅之内!

    她目瞪口呆的看着这一切,什么时候什么人都敢如此撒野了。这可是杨家,自己的家啊!

    不管她的身份,哪怕就是杨家的名头喊出去那也是了不得的。

    女人终归是女人,直到现在她还没有完全的感觉到徐右兵的恐怖,还在以自己高贵的身份在衡量一切。但是最终兵哥的再次一脚踏出,完全的把她从震惊中拉了回来,原来杨家也不过如此而已!

    “你真敢动手,你真敢动手!徐右兵,你知道我是谁吗,我是杨倩,杨倩,我是任家的儿媳妇,我是杨倩!”

    “任家,算个屁!而你杨倩,对不起了,我更没有听说过。对了,你认识他吗?”兵哥完全不屑的看了一眼已经疯了一般的杨倩,随后一步走到大门口,突然猛地一脚再次踢出,一个萎缩在墙角似乎早已经疼得半死的家伙突然地就被兵哥一脚给踢了起来,轰的一声砸在了杨倩的身上!

    “啊!大哥!大哥!你把我大哥怎么样了,你这个畜生!”

    “哈哈哈,畜生,这两个字我可不配使用,你应该用在你的父亲头上!杨旭辰,如果你还算是个男人的话,那么你就给老子我滚出来,不要只让你的女儿在这为你受死!也让老子一次杀个痛快,灭了你杨家满门!”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