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枪声稍有停顿,警卫连的士兵们顿时犹豫。来人自报徐右兵的名号,身为特别警卫连的成员,哪有不知道华夏狼牙徐右兵的!他们顿时探头向门口看去,只见硝烟慢慢的散尽,从墙壁的边缘处闪现出一个无比利落的身影,这个身影傲然而立,他们齐齐向门口看去,看不清容貌但是却普通至极,根本就是一个普通的再普通不过了的一名普通的年轻人!

    ——难道他,就是传说中的狼王,兵中之魂,兵王徐右兵?

    好一双厉害的双眼,里面仿佛跳动着炙热的火焰!却是杀意浓浓,让任何人不敢直视!

    “我是警卫连副连长朱骏!你如果真是徐右兵,我们的兵王,你怎么会来刺杀首长。我们的使命就是时刻保卫首长的安全,现在并没有接到任何人命令我们撤退的命令!你也没有任何权利让我们撤退,即便你是狼王!”

    “顽固不化!我的名字就是命令!最高守则你们不要告诉我没有学过!”兵哥双眼杀机顿盛,让出声反驳的朱骏忍不住顿时倒吸一口凉气。他是警卫连除了陈德彪之外的最高领导,如果说是最高守则,他怎么会说没有学习过!身为高级警卫连的副连长,他知道的太多了!

    可就在这时,就在他犹豫之时,身后顿时传开了一声枪响。与此同时陈德彪一声大喝:“朱骏,执行命令,保卫首长,难道你要通敌不成!”

    兵哥的眼中迅速的闪过一丝阴霾,几乎与枪响的刹那间同时出手。手中铁血m9军刺顿时飞出,就听噹的一声正好挡住了射向朱骏背后的子弹!

    “陈德彪,你敢对我下阴手!同志们,情况不对。虽然我们没有能力辨别他是不是徐右兵,但是我们此刻坚决不能开枪!

    徐右兵,请你等待一分钟,我需要打电话确认!”

    “不必了,你去死吧!我看他能够为你挡一次子弹,还能挡多少次!”

    哒哒哒……

    陈德彪手中的突击步枪猛然搂响,瞬间一梭子子弹已经毫不留情的向朱骏打去。既然不服从命令,那么留你何用!

    “所有人都有,撤退!”朱骏刹那间滚身翻倒在地,并且下达撤退的命令!事情有变,并且一切都不明朗。但是却很好分析,枪响到现在已经有五分钟的时间了!这里是什么地方,重要的军事基地!

    可是此刻却并没有一名士兵前来支援。难道说整个军营都遭到袭击了吗?这绝不可能,唯一的解释就是基地内其他的领导已经接到了命令,很可能门口站着的那个小子真就是军中之魂徐右兵——华夏狼王!

    “对自己的战友下手,你死有余辜!”兵哥再次出手,一枚薄如蝉翼的银色刀片瞬间飞出,快如闪电,几乎在眨眼之间就飞到了陈德彪的面前。

    “就凭这你也敢冲到杨家,你未免太小看我陈德彪了!”

    哒哒哒,陈德彪迅速的伤口一转,竟然一枪打飞了射过来的刀片。并且身子猛的向前一纵,直朝兵哥杀来!

    哒哒哒,子弹迸射如蝗,带起无尽的锐利破空之声,陈德彪就是要将兵哥乱抢射杀,毫不留情。可让大家诧异无比的是,即便是如此密集的子弹,但是竟然没有一发能够射中徐右兵。这简直是太神奇了,他竟然就那样屹立在原地不动,却是见他手中飞出密密麻麻简直如同飞蝗一般的刀片,迅速的与子弹撞击在一起。

    刀片甚至还要快过子弹,在陈德彪子弹还没能来得及射出的时候,已经准确的命中了陈德彪的枪口,瞬间将枪口打歪!这就造成了陈德彪打出来的子弹刹那间偏离了方向,竟然没有一发能够击中就那样一直站在门口的兵哥!

    握草!

    这还是人吗?

    不仅仅是朱骏脸色大变,就连二三十名警卫连的士兵们此刻也如同雕塑。他们顿时相信了兵哥身份的真实!拥有着这样的身手才配称之为狼牙,华夏的兵王,军中之魂!

    就算是陈德彪自己脸色都变了,他想过徐右兵的不简单,却没有想过他会这么恐怖。竟然面对突击步枪丝毫的不闪不避,而只凭手中抢来的任虎的飞刀就可以与自己抗衡!可是他哪知道兵哥一手拈叶飞花的绝技已经是成名多时。此刻不要说手中还有着上百把薄如蝉翼的小刀片儿可以用,就算是什么没有,兵哥恐怕随手抓起一把松树针都能把他的枪管打偏!

    可是这一手功夫漏出来,已经让陈德彪吓破了胆子!如果说飞刀杀人还不算能耐,但是刀刀打偏自己的枪口这简直太恐怖了。也就是说如果徐右兵愿意的话,不要说此刻傻傻的站了一大厅的战士们,就算是徐右兵想杀自己,恐怕仅仅凭着这些刀片,也把自己杀死个几百次了。就算有成千上万个自己,也不够这个杀神杀的啊!

    “我和你拼了!”陈德彪终身而起,直接从二楼跳了下来!杨旭辰对他有再造之恩,就算是自己还了杨家的恩情吧!

    手中的步枪一扣到底,枪管死死的对准兵哥。就算是死他也不能让小小的飞刀再把枪管打偏,这样的羞辱是陈德彪死都不想要的!

    “德彪!不要!”可就在这时候,突然二楼的书房房门大开,一名无比俏丽的少妇猛的冲了出来,竟然不顾一切的飞身扑到了陈德彪的怀中,然后就这样和陈德彪一起跌在了兵哥的脚下!

    一把薄薄的刀片此刻已经击中了陈德彪的手指,竟然切除了陈德彪扣住扳机的食指,然而陈德彪就这样抱着杨倩从二楼摔了下来,就像个滚地葫芦一般的滚在兵哥的脚下。

    “德彪,德彪你怎么样了德彪!德彪你不能死,你一定不能死,绝对不能死,德彪,我就是拼了一切,我也不会让你去死!”

    “杨倩,你怎么这么傻,我根本就不是他的对手!狼牙真不愧为狼牙!杨倩,任家也不是他的对手,还记得当年任康年是怎么死的吗?千万别说和这小子没关系!其实我们都中计了,连任家都不愿意招惹的人,为什么他们要帮助我们杨家呢,首长为什么就不想一想……!”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