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兵哥说完怒目而视,总有一些不知死的魑魅魍魉挺身而出,自命不凡,为虎作伥。岂不知那都是螳臂当车自不量力,出来送死的几个废物罢了。

    而不想兵哥的话音刚落,任超和任虎两人身上突然爆起一股惊天般的杀意,两道拳风顿时就如排山倒海般的袭了过来!

    “我不管你是谁,你太猖狂了。我们兄弟还从没有见过你这么猖狂的家伙,今天我们就要杀了你,因为你要为你的猖狂负责!”

    两兄弟联手而为,两道磅礴的杀气迎面扑来,迅速汇成了一道,其力量更为惊人。这股心意相通,仿佛能够穿透九霄的蓬勃杀气是他们两人纵横华夏以来,相互之间配合最为默契的一手成名绝技。在两兄弟看来,不要说是一个徐右兵,堪堪一位军队中培养出来的杀人机器,恐怕就是华夏百年不出的隐士高手,也抵挡不住他们的联合一击。

    任家,底蕴深厚,其实这更是华夏高层多次忍让任家的原因之一。华夏不仅仅有狼牙的存在,其实还有多支不为众人所知的神秘劲旅,而这些神秘的东西,都掌控在任家的手中。这也是因为任家本就是军人世家的原因。而他们掌控的这些东西,直到前几年仁康年逝世后才交还给了国家,由此以后,任家一些神秘的面纱才慢慢地浮出了水面。

    但是即便是交还给了国家,任家还有一些始终甘心誓死也要守卫着任家的一些死士,而任超和任虎兄弟二人,就是这些死士之一。

    任超和任虎杀机一动,凌厉的拳风顿时便裹住了兵哥的面门,只要这一拳打中,相信兵哥的脑袋就是一个石头蛋子,瞬间也会被两人一拳砸飞。这两人一出手就是杀招,死在他们手下的亡魂可以说是数以百计,他们怎么会把一个当兵的家伙看在眼中,更何况还是一名早已退役复员了的狼牙。

    但仅仅是一秒钟,在转身的刹那间,让他们惊奇的事情发生了,兵哥不见了!也就是说,他们攻击的目标不见了!

    迅速转身,随着自己的意识寻找,而下一刻,让两兄弟怎么也想不到的惊骇一幕发生了。两人还没有找到兵哥之时,突然就觉得自己的脑袋狠狠地一抻,紧接着毫不犹豫的相互撞到了一起。直撞得两人眼晃头晕,面前星光四射。

    噗通,啪啦!

    任谁也承受不住这如同高速奔驰的城铁一般的撞击,这力量太大了,两兄弟甚至连哼一声的时间都没来得及发出,人已经晕乎乎的摔倒在地!

    “超哥!”

    “虎弟!”

    “他绝不仅仅就是一个当兵的!”

    “我们轻敌了,再来!”

    “再来!你以为我再陪你们玩过家家吗?去死吧废物!”

    “素子尔敢!”

    “不要杀我!大哥救我!”

    “噗!”一口鲜血犹如礼花一般的从任超的嘴中迸射而出,兵哥一脚踏在任超的胸膛之上,仅一脚,已经踩断了任超的胸椎和多条肋骨!

    “任超!”

    嗖——

    关键时刻任虎手中突然掷出一柄飞刀,这柄飞刀薄如蝉翼,亮如银片,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朝兵哥的双眼飞去,飞势凌厉,夺人心魄。

    “找死!任虎,在你们来到这里的时候,就没有问过你们要来阻挡的是谁吗?”

    兵哥双眼猛地一瞪,一声犹如虎啸一般的音波顿时由口中发出,音波直指薄如蝉翼的飞刀,竟然就这样只凭一口真气,就将刀片击落在地!

    随即兵哥一步踏出,右脚再次抬起,身形如同闪电一般的踢中了任虎的右肋。可怜的任超竟然连一句话都没能说出,肋骨已经穿透了胸腔,刹那间口吐鲜血,再不能言。

    而此刻二楼书房内观战的杨旭辰已经面如纸色,这怎么可能,一直守护着任家的任超和任虎两兄弟,就在仁康年归天的时候,这两个家伙也不愿意听从号令,发了死誓要守卫任家,可在徐右兵的面前还不到一招,就被兵哥连连击杀,这怎么可能?

    而一直站在杨旭辰身边的陈德彪已经脸色狂变,他终于明白了什么叫做狼牙。华夏狼牙,自称为华夏军魂,是华夏百万大军的守护者,华夏最强的存在。什么其他所谓的神秘劲旅,铁血王牌,在真正的狼王面前,根本就不堪一击。

    陈德彪此刻才明白杨旭辰错了,并且错的非常离谱。这个杀神那是他可以与之作对的人物,哪怕就是当今掌控着战鹰的第一人,也不会和此人为敌。

    “德彪,怎么办,怎么办!”杨旭辰惊呼出口,任超和任虎一死,现场只剩下陈德彪一人,这是杨旭辰最后的依靠。

    “首长不必担心,他如果今天敢踏进别墅一步,我就是和他同归于尽,也不会让他伤了首长一根毫毛!”

    陈德彪咬牙大跨一步出了房门,紧接着一摆手,隐藏在别墅内各个角落的警备力量顿时现身,二三十名警卫枪栓拉动,只要徐右兵敢冲进来,他们就敢开枪射杀。

    而此刻的杨旭辰却并不看好这些早已准备了多时的警卫们,他突然感觉这些人好像就如同摆设的一般,他们哪是徐右兵的对手,如果想凭几十只枪就搞定徐右兵的话,那恐怕这小子早就死了一万次了。

    轰隆一声巨响,还没等杨旭辰再做出什么命令,就见别墅的大门竟然被兵哥一脚踢飞,紧接着无数的子弹从别墅出,纷纷洒向了院落。

    陈德彪动手了,无论是谁,无论他是什么人,敢攻进别墅,那就是意图对首长不利,身为首长的贴身侍卫长,他有一百种可以命令警卫连士兵们开枪的理由!

    冲锋枪爆豆般的子弹迅速的倾泻而出,几乎是同一时间打在了轰然而倒的别墅大门上。顿时薄薄的铁皮被打的千疮百孔,刹那间已经成了一个钢铁穿就的马蜂窝。

    “杨旭辰,你竟敢命令士兵开枪!里面的人听着,你们是兵,执行的是命令,我不想乱杀无辜,因为我徐右兵的手绝不会沾染上自己同志的鲜血!我命令你们停止射击,我是来找杨旭辰算账的,和你们无关!”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