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时已近夜,燕京空军基地家属大院三号别墅内。杨旭辰一脸愤怒的坐在自己的书案前看着一份档案,是越看心中的怒气越甚!在他的前面,贴身警卫陈德彪小心翼翼的束手恭立着。

    “听说继刚已经去烟海了?”

    “是的,首长!他不让告诉您!”陈德彪越发的恭敬与谨慎,小声的回话。

    “这是为什么?难道他不要我杨家的脸面了吗?”杨旭辰一把将手中的档案劈头盖脸的朝陈德彪扔去。厚厚一沓资料毫不客气的砸在陈德彪的脸上,顿时纸张飞扬,漫天飞舞。

    “首长,继刚说我们不应该去惹徐右兵,还说…还说杨志的死是咎由自取,违反军纪,不听命令,和徐右兵没关系,这一切都是一场算计,是杨进的算计!”

    “放屁!算计,我杨旭辰和他势不两立,有我没他,有他没我!敢杀我儿,此仇不报我誓不为人!”杨旭辰几近疯狂,胸口由于气愤剧烈的起伏着。

    “首长,您先喝口水,我相信继刚绝不会去做丢脸的事情!虽然他去了烟海,但是据我所知他是去保那几名士兵的!

    首长,那几个家伙虽然办事不利被抓,但毕竟对我们杨家忠心耿耿!现在即便是庞大孩已经知道了他们的身份,但是也无所谓。这样更好,就必须交给我们自己处理!”

    “你认为庞大孩是个傻子?德彪啊,你跟了我二十多年了,我几次想要把你放到下面去,可你死活都要留在我的身边。唉!都是我耽误了你了!

    庞大孩看是孤身一人,并且不受赵誉刚的摆布,但是你们有所不知,其实哪有儿孙不敬自己亲爷爷的!这其实只是迷惑外人的假把戏而已啊!还有赵 敏,这帮混蛋,动手的时候就不能看准时机吗?

    你认为庞大孩听到我的名字就会放人?你错了,他们去杀的是人家的妹妹,这事无论成功与否,都是刺杀!”

    “刺杀!”陈德彪忍不住打了个颤栗!杨旭辰这么说意思就是庞大孩绝不会让步,而现在有消息传来,那人竟然已经回到了烟海,想必杨继刚这一去凶多吉少啊!

    “首长,这么说继刚很可能他?首长,难道我们就这样任他们猖狂吗,实在不行首长我们是不是应该联合其他人早做打算?”

    “早做打算?”杨旭辰冷笑一声,继而唉声长叹!

    “李家、姚家、任家、还有赵家!四家去了三家,而以我之力,在偌大的燕京,连家都称不上,还能做什么打算!德彪啊,你记住,这件事情至始至终你都完全不知道。我想我杨旭辰这辈子算是完了,可是继刚和杨倩不能出事,你也不能出事!

    这件事说到底我们全都中计了,还是继刚看的明白啊!在燕京,在四大家族面前,没有谁喜欢我杨旭辰的崛起。这是恒久不变的原则,其实也是根本利益的纠葛使然啊!”

    “首长,你是说这是四大家的算计,为的就是预防我们的崛起?可就算我们……哪也抢不了他们多少利益不是,说实话这么多年了,我们杨家也没干什么啊,我们是军人,根本就牵扯不到他们的利益啊!”

    “牵扯?利益!”杨旭辰脸色一沉。 说是不牵扯,可是这些年杨家并不低调,其中抢了多少人的位子,在相关的利益面前,其实抢了别人的位置,那就等于抢到了本应该属于人家的利益!

    可这一切原本并不惹人注意,但是就因为徐右兵去了卡拉哈迪,就因为杨志的参与,刹那间将杨家推向了风口浪尖!而徐右兵的现场执行军令,就如同狠狠地一巴掌打完了杨旭辰的脸上!

    不,这根本就不是一巴掌,而是穿心一剑!

    “德彪!事已至此,我们已经没有了任何退路。你给我记住,一定要保护好杨倩和继刚,这是我杨旭辰求你了!”杨旭辰眼中射出一种无比愤恨的怒火,他知道此刻无论干什么都晚了。只要是徐右兵回来了,他必须要承受徐右兵复仇的火焰,避无可避。

    可就在这时房门突然在外面被人一把推开。一个身材无比曼妙的少妇怒气冲冲的闯了进来,她一进门就毫不客气的走到杨旭辰的身边,竟然排着杨旭辰的桌椅大声的问到:“爸,你和德彪哥说的我刚才都听到了。可是他就有这么可怕吗?要知道这是华夏,我们又在基地。他一个徐右兵有什么了不起的,难不成他还敢直接冲进我们家杀人放火不成?

    要知道他已经杀了我的二哥,这事我和他没完,就算拼了,我也不会放过他!徐右兵,你让他放马过来,我究竟要看看他有什么了不起的!”

    “杨倩,你怎么来了,你怎么这么和首长说话。一个徐右兵首长自然没有放在眼里,可是你要知道,现在我们不仅仅是因为一个徐右兵。在他的身后,还有一个赵誉刚,还有一个钱木槿,这些人,我们都不能和他们明了撕开脸面!”

    “钱木槿,仅仅一个钱木槿我们就怕了吗,只不过是青屿的一个大佬而已,他要是来了燕京,那算个屁!我知道王浩是他的贴身秘书,可那又怎么样?谁让他与徐右兵走的近。我不管,只要钱木槿敢出头,我就不会让任海涛看着不管!

    而赵誉刚,一个还有几年就退了的老家伙,他就算有些能力又会怎么样,难道还能不讲道理!难道我二哥就算是白死了?这事就算是我跑到最好首长面前,我也要为二哥讨个说法!”

    “杨倩,你真的愿意为你二哥出头?为了你二哥去求任海涛?我的孩子,我的…孩子啊……”杨旭辰一时间激动的老泪纵横,即便是他以实际上主掌了空军的事物,但是这么多年来他一直都没能做到主位之上。

    实际上他是基地说了算的人,但是原则上他根本就不是一把手!而这么多年来,他所算计与图谋的,其实还不是为了那个位置!要是女儿愿意去求任海涛,哪怕是打感情牌,他相信,以一个儿子牺牲的代价,再加上女儿在那人枕边的帮助,他杨旭辰不一定就不能再上一层。

    而他之所以现在敢这么闹,其实也是看透了他无论多么努力,上面几乎都视而不见!无论自己立下了多大的功劳,恐怕到死都要位居人下了!他不甘心,决不甘心!所以他才让杨倩与任家联姻,才把儿子送到了卡拉哈迪!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