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兵哥一开始还在拒绝着,身子不停地转着方向妨碍着朵拉温柔的小手。可无奈怎么躲避,都躲避不了这种特别的温存。朵拉的小手精致而细滑,轻轻地摸索着,就像是一块上好的绸缎一般的,让兵哥心痒难耐。

    说句实话,兵哥也是个大小伙子,怎么会没有 欲 望 。尽管兵哥一直都在控制着自己,无论是面对韩小艺或者是赵 敏,再就是韩晓雪和落素素,兵哥都在极力的控制着自己。他对这些女人的感情很朦胧,虽然明知道她们都很喜欢自己,甚至连陈雅歌也对自己有意思,但是兵哥不能,不能随意的去伤害任何一位女孩。

    因为在兵哥的心中,他们都是自己很在乎的人,或者说有可能是一生的守候。兵哥是一个特别重感情特别有责任心的家伙。否则赵 敏就这么样跟着他跑到了烟海市,以赵誉刚的暴脾气,不拿枪崩了他才怪。

    而赵誉刚就是知道徐右兵这一点好处,所以非常放心自己唯一的宝贝孙女就这样跟着他,哪怕是此刻并没有谈婚论嫁,但在赵誉刚看来,这小子成为自己的孙女婿那就是迟早的事情。

    所以赵誉刚不急,两人岁数还小,老赵等的还是一个契机。你徐右兵不是能耐吗,不给我正儿八经的走回来,就别想名正言顺的娶走我的宝贝孙女。

    所以实际上说,兵哥只有和赵 敏待在一起的时候才会做点什么,并且能做的,他们早就做完了。 但是除了赵 敏以外,对于其他的女人,兵哥是再也不敢随便招惹了。虽然这家伙以前非常的控制不住自己,也做过很多错事,但那也只是逢场作戏罢了。

    最为严重的就是兵哥原本就有一种压抑性的病根子没能除掉,那就是以前在狼牙特战队的时候,每当经历过一次大阵仗,做完了一次大任务之后,兵哥必须要为自己找一个宣泄口,找一个能够让他发泄无比剩余怒气的地方。

    而这种病根子,自他复员回到烟海市碰到陈晓雅的时候还差一点就爆发了,只不过当时的兵哥死命的忍住了。再加上当时正被警察追捕,怒气都发泄到了倒霉的刘承友身上去了,所以也就等于找到了宣泄口。而后来太阳号上的交锋,到韩小艺身负重伤,和当场的表白。让兵哥一下子彷如坠入了无底的深渊之中,头痛欲裂。

    是的,就在那时候,看着好好的韩小艺由于自己的原因,一转眼竟然成了植物人,长睡不起。兵哥一刹那间突然感觉到自己错了,错的很离谱,甚至从一开始就错了。所以在那时候,兵哥突然意识到了更大的责任,既然不能给予,何必去招惹。而反过来,既然人家愿意被招惹,那你何必猥琐不前!

    是的,兵哥想通了,所以现在才回更朦胧,不会去拒绝自己喜欢的女人。比如英姿飒爽的落素素,女王范十足的博茨瓦纳公主殿下,甚至风姿卓越的警花韩晓雪,以及就连总裁陈晓雅兵哥也对人家有点想法。

    哈哈哈,这猪此刻忍不住心中狂笑。他在笑自己的多情和滥情。不过还好,自己始终和她们都保持着距离,始终没有越线而做出不轨的举动。

    可是现在兵哥真心忍不住了,因为此刻身具异域风情的朵拉已经将他的上衣毫不客气的给拉开了。并且一双温柔的小手上下动作,生涩的已经摸向了兵哥的胸膛。

    “朵拉,你要干什么,朵拉,你!”

    “别说话,我知道,我只有这样做你才会帮我,才会帮我的父亲。徐,我愿意,除非你嫌弃我,除非你看不上我,而如果是那样的话,我就只能”

    一个‘死’字强忍着让朵拉没有说出口,但是兵哥已经感觉出来的朵拉口型要说出来的那个字。

    阿拉伯的女人是绝对不能在除了自己丈夫及自己的家人以外的人面前暴露出自己的身体的,而面纱更不能摘掉。因为那样就会违背了教义,有涉渎神灵的意思。而这样的的话,对很多女人的打击都是很大的,因为宗教信仰的文化已经深入到了她们的内心之中。打小就天天接受的残酷教规,就像一把沉重的枷锁一样,无时无刻不在束缚着她们的各种行为力量。

    而此刻的朵拉不仅仅是扯掉了自己的面纱,在徐右兵的面前露出了她倾国倾城一般的娇美容貌,甚至还扯掉了自己外面裹着的长袍,就连里面的长裙都自己挣脱开了,只剩下了一个诱惑无比的吊带衫。

    竟然是吊带衫,欧美范十足的小热裤。徐右兵一刹那间看傻了,差一点就鼻血直流。乖乖,太有料了,太丰满了。原来在一切的束缚之下,她的内心是这么的时尚并且阳光。

    不再犹豫,此刻再去拒绝,那简直就是禽兽不如。兵哥浑身浴 火 难奈,一翻身竟然抱起来艾瑟尔-朵拉,直接向偏殿内的小屋走去。其实以兵哥的观察力老早就发现了这处类似于艾瑟尔-达咪西亲王办公的地方其实里面还有一处休息间。

    而果不其然,一脚踢开了一处暗门,打开后里面竟然别有洞天。室内豪华的游泳池,大床,落地窗,还有面朝大海春暖花开!

    经过一段长时间的征战,兵哥纵横驰聘,是快马扬鞭,大杀四方,直杀的敌军丢盔弃甲,不住的高声叫降。室内莺歌欢语,风骤雨歇,良久,兵哥才轻轻地推开了一直环抱着自己的朵拉,无比爽快的长叹一声:

    “我抱你起来?”

    “不要,我只要这样躺着,我没有力气了,一点力气都没有了,你弄得我好痛,我再也不想要了,原来做这种事情是这么的痛苦,并不像”

    “像什么?”兵哥嘴角一弯,继而便露出了一抹无比诱惑的微笑。只看得朵拉神情一慌,急忙羞红了俏脸,顿时便再次的躲进了兵哥的怀中。

    “徐,我看过手机里面的,女人是不是都应该感觉很舒服呢,可是我好痛,并不是这样!徐,如果按照华夏话来说,我是不是已经成为了你的人了,徐,那你会帮助我的父亲吗?”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