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都给我离开这里,我们走,关闭摄像,百步之内,这里不允许任何人靠近,违者斩!”

    “可是父王,我的妹妹,我的妹妹,这个禽兽,那可是我的妹妹啊,他要敢动我妹妹,你看我敢不敢杀了他!”

    “杀了他,你这个没脑子的东西,你连你妹妹一个小脚趾头都不如,你赶紧给我滚,来啊,把这个蠢货给我带出去,监视起来,没有我的命令,任何人不允许放他私自离开他的寝室!”

    艾瑟尔-达咪西亲王怒气冲冲的转身大步离去,只不过一旁的侍从们却是看出来他们的亲王殿下今天好像并不是真的很恼怒的样子,反而在转身的一刻间,脸上竟然挂着让人惊奇的微笑。

    “不,你们这些混蛋,快放开我,徐右兵,我一定会杀了你的,你敢动我的的妹妹,我的朵拉!

    朵拉,我的朵拉”

    艾瑟尔-罗比亚杀猪一般的被人拖走了。这些侍卫们虽然恐怖罗比亚王子残忍的手段,但是他们绝对不敢拒绝亲王大人的命令。得罪了王子殿下只是暂时的,大不了挨顿骂,挨顿臭训。但是要是敢不服从亲王大人的命令,那可是要掉脑袋的事情。

    艾瑟尔-达咪西亲王主掌着迪拜的三军力量,那是正儿八经的掌握着迪拜的军政大权。不要说捏死他们一个小小的侍卫,就是动辄想要与哪个国家开战,那在紧急情况下也拥有着先斩后奏的权利。

    两相取一轻,所以与生命相比,还是挨顿骂能够让这帮侍卫们接受的。可是他们真的想错了,对罗比亚来说,朵拉不仅仅是他的妹妹。这个变态的家伙,甚至早就视朵拉为他自己的禁脔了。什么妹妹一说,又不是一个妈生的,亲王殿下拥有那么多的王妃,他可不承认那是自己可爱的妹妹。

    甚至罗比亚有着很严重的恋妹倾向,他特别喜欢小巧依人的小妹妹。

    而这是让艾瑟尔-达咪西亲王所绝对没有料到的事情。原本他是想阻止自己的女儿冲进去求徐右兵的。因为他清楚徐右兵并不是要拒绝自己。任谁获得了这么优厚的条件,都会一时发懵。而徐右兵之所以还在矜持,没有答应自己,那就是徐的精明所在。

    这家伙一时没有想明白,没有看透。所以他需要时间理一理这种天上突然掉下来的大馅饼。这给寻常的人恐怕当时就答应了。因为没有谁会拒绝这种诱惑。

    而偏偏,只要是随口就答应了的人,往往却不一定真的能够办好他答应了下来的事情。而偏偏,越是慎重的人,办起事情来就会越认真,成功的可能性就会越大。因为这种人最懂得责任的重要性,和对于承诺的履行。

    可是他不想,一时间没有阻止自己的小女儿,却不想小女儿竟然完全把这个家伙迷住了:“哈哈哈,哈哈哈哈,真所谓英雄难过美人关啊!朵拉,你真不愧为是我的女儿,我的好女儿啊!”艾瑟尔-达咪西亲王一边感叹一边加快了行走的速度。冥冥中他感觉,此刻家族的命运与以后发展的走向,已经完全系在了自己小女儿的肩膀之上。

    这个徐右兵自己必须尽全力拉拢,而不是像费列罗国际石油组织那么的高傲,甚至已经查明了人家身份的不同,还会采取作死的措施。与徐右兵为敌,绝对是不明智的。从罗比亚给自己的资料上看,徐右兵身上隐藏的秘密简直太多了。仅仅是一个雨夜偷袭的斩首行动,愣是潜伏到了敌营都没有被西达伽尔发现,直到顺利地做成目标撤退的时候,才由于意外而遭受到了西达伽尔雇佣兵团完全没有目标的胡乱打击。

    奇怪了,当时为什么那么多人,雇佣兵团内那么多士兵,为什么就没有一个人能够找到准确的目标呢?难道说这家伙会隐身不成?

    呼!

    坐在了自己的案头,艾瑟尔-达咪西亲王猛然惊醒。据说世界上有一种功夫能够隐匿自己的气息和身形,比如岛国的忍术,他们就是最先进的代表。而徐右兵来自华夏,华夏离岛国只不过两小时的距离

    “难道这家伙还会忍术不成!那可是最厉害的刺杀高手啊!”

    再次忍不住自言自语的惊叹,艾瑟尔-达咪西亲王在心中的震惊又上了一个层次。如果真是这样的话,那么徐右兵就是自己无论想什么办法都需要结交的一个人,实在不行把女儿送给他都行!

    忍术大师,那可是你花钱都请不到的人物,听说岛国最精通忍术的大师现在也没有几个了,并且是绝对不会出山的。如果自己真的交往上了徐右兵,那么如果徐右兵肯帮助自己的话,那么他想要潜入酋长的府邸,岂不是轻而易举的事情!

    可是想不到的是艾瑟尔-达咪西亲王绝对看走眼了,兵哥哪会什么忍术啊。那根本就是隐身衣的作用。当时兵哥穿着华夏国最新研制出来的隐身衣,就连头脚都包裹的严严实实,在夜幕和大雨的掩饰下,就算是被灯光直接照射,也只能感觉到一丝朦胧的影子而已。而如果不仔细看,看真以为自己的眼睛花了呢。

    可有时候人就是这样,一旦先入,那么绝对为主。所以艾瑟尔-达咪西亲王此刻是已经认定了兵哥不仅仅是一个身手了得的家伙,还是一个人所不知的忍术大师。其实是他不知道的是,世界上早已有先进的国家,把人体隐形技术运用到了实战当中去了。

    艾瑟尔-达咪西亲王——你落伍了!

    抵死,缠绵,挤压,喘息,连绵不绝就连艾瑟尔-朵拉也不知道一刹那间自己哪来的那么大的力气,她愣是毫不犹豫的将兵哥给压到了自己的身下,甚至此刻的她再也没有了矜持!她就像是一条八爪鱼一般的死死地缠住了兵哥,在他的怀中不住的拱着,不住的吮吸着。

    这思想一直都被禁锢着的少女,禁锢了自己封闭的心灵已有二十多年了,此刻一旦放开,说出了连自己都脸红的那句我喜欢你之后,再也无所顾忌了。她完全不顾一切的扯掉了自己的面纱,就那样动情并且生涩的吻着兵哥,甚至焦急的拉扯着兵哥的衣服,一双柔软而细腻无比的精致小手,此刻已经通过衣服的一角,伸进了兵哥的胸膛之中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