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徐先生难道真对我们的合作不感兴趣吗?”艾瑟尔-达咪西亲王语气森冷,说话由于气愤竟然有些喘息,那样子看起来颇为恼火,而一直站在兵哥身边的小姑娘禁不住吓了一跳,此刻见到主子震怒,全身都在抖动。

    她可没有兵哥这种定力,艾瑟尔-达咪西亲王生杀全在一念之间,她作为亲王府内的一名女侍,此刻怎能不惊慌。

    “怎么,难不成艾瑟尔-达咪西亲王你还要威胁我不成!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兵哥纵声狂笑,完全没有把艾瑟尔-达咪西亲王放在眼中,就算你再厉害又如何,就算你这里是龙潭虎穴又如何,我还不是想来就来,想走就走。

    兵哥已有算计,并且稳算于胸。即便是此刻惹恼了艾瑟尔-达咪西亲王他也不怕,大不了关键时刻兵哥劫持了这家伙就走。两人相距还不到两米的距离,在两米的距离之内,即便就算是现在被人拿枪顶着脑袋,他都有办法在敌人开枪之前先拿下艾瑟尔-达咪西亲王。

    啪的一声,兵哥拍身而起,话不投机半句多,既然谈崩了,那就没有什么好谈的了:“非常感谢亲王阁下的好茶,不过与你的合作,我真的没兴趣,告辞了!”

    “大胆,你以为我的王府是什么地方,岂是你想来就来,想走就走。”艾瑟尔-达咪西亲王一把就抓起了放在桌子上的沙漠之鹰,竟然从兜里掏出来一个弹夹,迅速的装上,动作之快竟让兵哥咋舌。

    呵呵,想不到这老家伙还有两下子。果断,阴险,毒辣,并且心思缜密。

    “徐右兵,你太不知足了,我之所以肯和你谈,那是我尊重你,并且认为你是一个非常值得合作的伙伴。你以为我的这些物资都是大风随便刮来的吗,还有你以为我只能选择和你合作吗。要知道你们卡拉哈迪还有着近乎五分之二的反抗氏族,并且他们已经多次派人与我进行接触过。难道你是想让我支持他们吗?”

    “你敢支持他们?哈哈哈哈,好,非常好!艾瑟尔-达咪西亲王,你如果算计清楚了的话,那么你就尽管去做好了。但是别想凭籍着手中的一把沙鹰,就来威胁我,因为老子不吃那一套!”

    嗖!

    根本就没有任何声音,但是却见兵哥的手腕只是一抖,瞬间本来还拿在艾瑟尔-达咪西亲王手中的沙鹰顿时就把持不住的掉落在地。而再看亲王殿下,此刻竟然莫名其妙的抱着自己的手腕,大叫一声鲜血直流。

    “啊!亲王,你对我们的亲王殿下做了什么,你这个魔鬼,你!”一旁的女侍立刻上前,一把扶住了亲王坐到了沙发上,进而把住手腕一看,顿时大惊失色。

    “茶叶!这!”

    这个是茶叶,一枚已经冲泡过了的嫩叶的一头竟然直接插进了亲王殿下的手腕之中,而外面只剩下一个尖尖的细芽。

    “这怎么可能!你竟然用一片已经侵泡过了的茶叶伤到我,还刺进了我的骨头?”艾瑟尔-达咪西亲王瞪着一双无比震惊的大眼睛,他对徐右兵的了解再次进了一步。难道这就是华夏传说中的真功夫,拈叶飞花绝技神功?

    功夫能练到这一步,甚至完全可以与缅泰的一些大师相比了。他们那些人传说可以平地里升起数米至高,并且说是受到了神佛的指引,以此来普度众生。

    “安拉,我的安拉,你简直是无所不能,无所不能!你一定要与我合作,徐先生,不,徐大师,我收回我刚才的那些个条件,以后我愿意与徐大师成为真正的朋友,不,兄弟,只有兄弟才会富贵与共,患难同苦!

    徐兄弟,我想请你做的事就是这个,无声无息的对付我的对手!”(说到这里艾瑟尔-达咪西亲王直接做了一个抹脖子的动作)他就是要徐右兵帮他杀掉他的竞争对手,因为老酋长马上就要宣布退位了,但是他想要传位的却不是艾瑟尔-达咪西亲王,而是能力平庸的拉阿克亲王。所以艾瑟尔-达咪西亲王想要做的事情就是,无声无息的做掉这个与他的夺位者。

    这本来是一件非常容易的事情,可惜没想到却被艾瑟尔-达咪西亲王的儿子艾瑟尔-罗比亚搞砸了。他不知道从哪里请来了一个暗杀组织,称之为世界排名前十的著名杀手组织,叫做猎鹰组织。

    但没想到,这帮蠢货在行刺拉阿克的时候竟然失手了。就像是行刺徐右兵一样,不仅仅是损兵折将,甚至是让拉阿克从此以后有了提防,竟然成天躲在老酋长的身边不出来了。

    老酋长身边的安保力量可是惊天一般的存在。而继位马上就要昭告天下了如果不出意外的话,那么拉阿克便会顺利地成为下一届迪拜的酋长,而这却是艾瑟尔-达咪西亲王绝对不希望看到的事情。所以他一定要在老酋长对外宣布之时,想办法夺取这个位置,否则,等拉阿克真的继位之后,恐怕艾在这个土豪的国度,就再也没有艾瑟尔-达咪西亲王的存在了。

    事到如今艾瑟尔-达咪西亲王也顾不得能说不能说了,从他调查的,还有徐右兵在他面前展现的,无不说明只有徐右兵才是最好的人选,只有他才能帮到自己。所以他脸上的阴云顿时消散,这家伙城府非常的深,拿得起放得下,竟然连此刻手腕的疼痛都不顾了,而是大吼一声亲自拿过来一瓶上好的干红打开,噗通噗通倒满了两大杯,豪爽的递给徐右兵一杯,痛快的说道:“好兄弟,我以安拉的名义发誓以你为兄弟,干!”

    在这个地区,安拉是他们最高的神,是他们思想中最伟大的存在,以安拉起誓,就意味着把自己的一切都压了上去。兵哥在卡拉哈迪混了那么久,自然也明白这个道理,他端起酒杯竟然也有些不好意思,想不到艾瑟尔-达咪西亲王还是个直率的汉子。

    自己刚才也许想得有点多了,看来艾瑟尔-达咪西亲王门外并没有埋伏着刀斧手,要不恐怕刚才的那一声惨叫,外面埋伏着的人早就冲进来了。他还真是要和自己谈合作,有点诚意啊!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