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当最后两凳子腿同时狠狠地砸在了最后扑上来的两名侍从的大腿上时,大殿内再也没有了不服的声音。就见这两个家伙狼嚎一般的惨叫一声,顿时就抱着自己的大腿坐到了地上,是再也起不来了。

    “上啊,你们赶紧起来给我上啊,你们二十多个人还打不过一个人吗,难道我养你们都是吃屎的吗?”艾瑟尔-罗比亚跳着脚怒吼着,他尽管此刻心中已经是翻江倒海般的震惊不已,但是此刻他真的觉得这仅仅是运气,是的,就是运气。

    再看看这座大殿,华丽的水晶大吊灯已经被扯下来几条好看的垂线,连带着上面细细的钢丝和电线都断了,看来想要维修一番,怎么也要花费几十上百万。

    而镶金的柱子此刻更是在一番打斗之下被砸的坑坑洼洼,上面的图腾都成了破烂画了。而精致的浮雕早就脱落,坑坑洼洼的就像是被吃草的驴啃过了一般的,狼藉不堪。

    兵哥哼哼的冷笑着,看着强作叫嚣着的罗比亚很认真的拿着凳腿指着他,一步一步的向他走去:

    “他们不行,那你行。好啊,现在就轮到你了!”呼啦一下,兵哥的凳腿抡了起来,快速抡起带动的周边空气都呼呼作响。

    “不要,你住手!”艾瑟尔-罗比亚此刻终于是意识到了危险,一双翻白的蛤蟆眼惊诧地瞪着兵哥,他简直不相信这是真的,这家伙难道不知道他现在身处何地吗,怎么连我都敢打。

    兵哥冷冷的笑着,大步上前一脚就将这家伙踹翻在地,紧接着手中的凳子腿对着小腿骨就要往下砸。

    “首相大人请手下留情!哎呀呀,我来晚了,来晚了,我就不该去找一罐什么茶叶啊!首相大人,罗比亚不懂事,他还年轻,还请首相大人原谅。再说他真的不知道首相大人你的身份啊,就是我也是刚刚得知,还望你能谅解!”

    关键时刻艾瑟尔-达咪西亲王竟然回来了。只见他身边还跟着一个人,这人双目如电,额宽体健。站在那里就像是一尊宝塔一般的,不动如山。在见到了徐右兵之后立刻与之对视,顿时周身的气势散发出来,一股子莫名不断的澎湃压力迅速就向兵哥袭来。

    气势,虎狼之势!

    如果说此人是一头凶猛的下山猛虎,那么他也是一位专门喋血杀人无数的恶虎。此人浑身上下迸射出来的恐怖杀气瞬间就充斥在了整个大殿之中,刹那间便让人感觉就连大殿内的温度都下降了几分。

    可是面对着这股子仿佛源源不断迸射出来的磅礴杀气,兵哥却仿佛举重若轻。什么杀气,只不过就是从尸山血海中滚出来的而已,甚至这家伙关键时刻还有着一种能够不顾一切致人死地的勇气,那就是可以随时为了一个命令而将自己变成一个自爆炸弹般的冲向目标。只要是能够达到目的,那就无所不用其极。看来这才是艾瑟尔-达咪西亲王的底牌,他身边最厉害的一名高手。

    但是这一切,看在兵哥的眼中都弱爆了。兵哥只是瞪着眼冷冷的笑着,根本就不见再有任何动作。我管你杀气不杀气的,澎湃不澎湃的。他强任他强,清风拂山岗;他横由他横,明月照大江。兵哥只是就那样站定,仿佛闲庭自若的在欣赏着一个气的脸红脖子粗的斗鸡。

    不管你怎么作为,更不管这家伙到了最后几乎是拼尽了自己胸腔内的最后一口子气也要强装能把自己压得低头,但是兵哥依旧还是淡淡的笑着,还在闲庭自若的欣赏着他可笑的表演。

    那男子脸上难得的露出了一丝无可奈何的神色,紧接着一转身,对艾瑟尔-达咪西亲王郑重的鞠躬说到:“亲王殿下,如果我与他交手,他甚至只需要一招就能胜我!”

    “怎么,一招,你确定?难道连你也不是徐首相的对手?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服了是不是,那还不滚,都给我滚出去!立刻给我滚,还有你,特别是你罗比亚,你这头蠢猪,带上你的人,给我爬出去!”艾瑟尔-达咪西亲王跺脚皱眉,此刻再看自己的儿子,还有这帮被兵哥打的到现在还没能从地上爬起来的家伙们,那只能是怒吼连连。

    “呵呵,艾瑟尔-达咪西亲王,这就是你对我的感谢,感谢我对你女儿的救命之恩!那么徐某告辞,我还有急事,就不奉陪了!”兵哥对于艾瑟尔-达咪西亲王对自己的称呼并不在乎,就算你知道了我是卡拉哈迪的首相又如何,难道还想正式的通过外交途径解决这件事情。

    而至于艾瑟尔-达咪西亲王对自己称呼什么大人,兵哥主动就过滤了,这只不过是社交场所上的互相尊敬的吹捧称呼而已,说起来自己还真没人家的身份尊贵。

    哼,找这么多人围攻自己,兵哥要不是急着赶回华夏,哪能这样就算完了。但是与卑鄙之人并没有什么好谈的,兵哥此刻完全对艾瑟尔-达咪西亲王失去了兴趣。

    见自己说出了徐右兵的真实身份,可是人家对子的话并不感冒,甚至不为所动。艾瑟尔-达咪西亲王顿时漏出来果然不出所料的神情。不过这家伙真不愧为人老成精,脑中迅速一转,认真的分析起来,徐右兵太狂妄了,不过的确有狂妄的资本。不仅仅是他自己能打,关键还有着恐怖的身份。而其背后的势力更加的恐怖,不仅仅有一个卡拉哈迪在支持着他,甚至还有传说中的监狱黑帮和欧洲地下世界的威廉王子。

    这,这哪一个身份拿出来,摆在桌面上也是艾瑟尔-达咪西亲王不想招惹的存在。这样的人要说没有点恐怖手段,怎么会让这么多的人臣服在他的身下,更何况这三股势力,其实哪一个看来都不比一个国家弱多少。真要是计较起来,恐怕卡拉哈迪的首相一职才是最弱的一个存在。

    因为卡拉哈迪即便是在博茨瓦纳-侯赛因手里也只不过短短十几年的时间,国家刚刚获取统一,现在他女儿继位,又纷争不断,就更谈不上什么国力了。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