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达咪西亲王如此恭敬徐右兵,让艾瑟尔-朵拉非常的震惊,她可是知道自己父亲的脾气,那是非常高傲的存在。在她的印象中自己的父王除了对待国王之外,还从来没有对别人这么尊重过。一时间朵拉甚至有些愣神,她此刻小女儿神态尽显,完全被父亲儒雅而又非常有礼貌的样子给迷住了。

    是的,自己的父亲越是尊重自己的救命恩人,那么就说明父亲对自己越是特别的在乎。此刻的朵拉认为,在这个世界没有谁还会比她的父王更珍惜她了,谁也比不了。

    “你叫徐右兵?好,很好,徐先生,我想这样称呼您您不会介意吧,如果我猜的没错的话,你应该是一名华夏人。而我有很多的华夏朋友。哈哈哈,好啊,想不到今天能让我再次结交一位华夏的友人!

    徐先生,请,立面请!您可不仅仅是我女儿的救命恩人,其实也是我的救命恩人。徐先生,您有所不知,我的小女儿朵拉可是我的命根子,如果她真的出了什么事情的话,恐怕,哎!”达咪西亲王哀叹一声,表情非常郑重的看了一眼自己的爱女朵拉,那后面的话没有说出口,不过意思兵哥已经听明白了。

    而此刻徐右兵却看不出亲王殿下有任何做作的表情,看来他真的很在乎自己的小女儿,一直视为心头肉掌中宝的对待,竟然和外面传说中的一样。看来朵拉真要是出了什么状况的话,真不知道这个亲王殿下如何去承受那种惨痛的打击。

    徐右兵骑虎难下,已经走到了这个地步,虽然他很不想接受这位亲王的邀请,但是此刻也只能是硬着头皮进到了城堡一般的王府之内。

    进去就是一个金碧辉煌的大厅,大厅占地整整能有一万多平米,气势磅礴。周边一共有三十多根立柱支撑,立柱上面全是金箔贴就,雕刻着阿拉伯特有的图腾。柱子延伸到顶端,镶嵌着非常漂亮的金镶钻水晶挂灯。而穹顶直接由五彩金丝绘制而成,最上方是尖尖透明的巨大水晶,不仅能起到装饰作用,还可以用来采光。

    而顶上悬挂的水晶吊灯就更加无法形容了。兵哥可不是没见过世面的土条,仅仅是中间那个能有十几米长、五米见方的巨大水晶灯,恐怕造价就不低于五百万。

    兵哥眼毒,那水晶灯最中间有近百个水晶球,仅仅那些水晶球就价值不菲,因为绝对不是玻璃制品,兵哥对这个还是有些研究的。

    “徐先生请!请上座!”走进大殿正中的位置,摆放着就像是朝会一般的座椅。座椅的摆设很有中东古老的味道,也更是造价不凡富丽堂皇的殿堂式大椅子。这些椅子一看用料就不是凡品,兵哥谦虚的反请亲王殿下坐好之后,他才入乡随俗的坐了下去,只是在坐下去的那一刻间,手扶到了扶手之上,他才感觉出这竟然是红豆杉。

    富贵,张扬,处处都把王宫内这股子富贵气彰显到了淋漓尽致的地步。简直是夸张 与渲染的别具一格。

    妈的,这就是土豪的王宫,老子就算是在卡拉哈迪也没见过博茨瓦纳-侯赛因这么土豪过,相比之下这里仅仅是一位亲王的城堡,就能堪比一国的国君皇府。

    兵哥暗自感叹,大有真正领教了的意味。朵拉兴奋地挽着徐右兵的手臂,见到父亲对待自己得救命恩人这么重视,于是非常放心的回自己的房间去换衣服去了。小公主当时被徐右压在地上好久,弄得浑身都脏兮兮的,此刻已经是回家了,那么再穿着一身脏衣服待客就不礼貌了。

    “上茶!徐先生,虽然这是迪拜,但是我想来了最好的客人,当然是以最好的饮品相待。这是徐先生家乡武夷山的尚品,先生尝尝可入得了法口!”

    金壶,玉盏,真正称得上喝茶都要豪一把!武夷山的尚品啊,这是非常礼貌的说法,仅仅从茶艺侍女娴熟的冲茶手法来看,此茶就算是兵哥在华夏也没有喝过几回。

    不对,这哪是什么尚品,这绝对是大红袍。茶叶经热水一洗,顿时便清香扑鼻。兵哥立刻就皱起了眉头。真是好茶,还是为数不多的好茶,自己只在首长那里喝过一回,所以对这种无比沁人心扉的清香,尤为记忆犹新!

    轻轻地吖一口,入口细腻温软,回味满齿留香。

    “好茶,想到不到在这里也能喝到武夷山的正宗大红袍,真是不虚此行!”

    “哈哈哈,哈哈哈哈,好,豪爽!徐先生真不愧为豪爽之人,竟然能只喝一口,便会叫出此茶的名字。不过徐先生,据我说知,这大红袍在你们华夏可为数不多吧,听说一年的产量不足三五斤。但是我真的不明白,徐先生仅仅喝过一口就能叫出此茶的名称,那么说先生在华夏一定是一位身份非常高贵之人了?”

    呵呵!

    兵哥傻了,麻痹的想不到这丫的在这里等着自己呢。贱那,自己装什么大尾巴狼,竟然会在这时候露出马脚!

    兵哥呵呵的轻笑几声,借着笑意掩饰着自己心虚的表情。此刻再看一直等着自己解释的艾瑟尔-罗比亚王子,兵哥真想上去一拳封了这家伙的眼。麻痹的,你长得这么丑还随便说话,你不怕挨打啊!就算你不说我就不知道你是谁了,此刻敢在这座大厅内陪坐的,还可以这么嚣张的,不是你艾瑟尔-罗比亚那还能有别人!

    “这位是,呵呵,我不知道你说这话是什么意思。大红袍在国内虽然很贵重,但是也不是只有几斤的产量。你说的那是母树。据我所知我们武夷山管理处的科技人员们从母树上剪下了许多分枝,通过嫁接和重新培育,已经开始大面积的种植这种茶叶了,每年几百上千斤的产量还是有的。”

    “那你的意思就是说我父王用假茶叶来招待你了!你简直是放肆!来人,把他抓起来,给我扔进虎园!”

    “哼!罗比亚,你可不许开玩笑,收起你的玩笑,好好的招待我们的贵客!不过怎么会拿错茶叶呢,罗比亚,你要好好招待贵客,这茶叶可是我今年访问华夏的时候,华夏的首长亲自送给我的。平时我可是都放在恒温的保鲜室内保存着,自己都不舍得喝。我去看看,是不是她们拿错了。”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