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可让艾瑟尔-朵拉不知道的是,刺杀徐右兵的命令正是她的哥哥艾瑟尔-罗比亚王子亲自下达的。

    此刻在一处无比奢侈的现代化王宫之内,艾瑟尔-罗比亚王子正大发雷霆。他想不到本来计划到手的事情还会出现纰漏,杀一个徐右兵怎么会出现这么多麻烦事。这家伙虽然说不是平常之人,但也仅仅只是卡拉哈迪那个弹丸之地所谓的首相而已,并且还是一个并不被所有人承认的首相。

    虽然看起来卡拉哈迪此刻在这片地区无比的耀眼,就像是一颗正在冉冉升起的璀璨明珠一样的夺人眼球。但是实际上说起来,徐右兵和一些石油财阀们的身份没有什么不一样。

    充其量这小子只不过是一个抱住了新晋女皇大腿的小白脸罢了,甚至他还不如一名土豪值钱。说不上杀了他,卡拉哈迪的博茨瓦纳女皇陛下,根本不会为了一个外族人而进行大规模的报复追查行动。

    像这样的家伙,自己说捏死就捏死了,怎么会这么麻烦。更何况会让世界著名的杀手组织猎鹰失手!

    “查!给我马上查,为什么艾瑟尔-朵拉会和这小子在一起,难不成他们在华夏就认识?这怎么可能。她不是在华夏留学吗,难不成到了那里天天去和小白脸谈情说爱去了吗?

    罗德里,我不管你用什么方法,一定要在我妹妹赶回来之前给我解决了那小子。不过你要给我记住,一定不要伤了我那可爱的小妹妹,他可是我最心爱的宝贝儿,如果你要是敢伤了她一根皮毛,那你就永远也不要再出现在迪拜!”

    哗啦啦,一只精美的盘子被艾瑟尔-罗比亚狠狠地甩了出去,盘子内的珍肴佳酿顿时倾洒了一地。猩红色的酒液瞬间染透了高贵典雅的意大利手工纯羊绒地毯,在上面留下了一条连续不断的酒渍。

    底下一名身形消瘦,穿着一身白袍,浑身上下都散发出一种无尽阴色气息的男子立刻挺身,果断的答应着,躬身而退。这名男子长着一双让人看了绝对会记忆一辈子的鹰眼,随着他目光的扫过,下面一排排站立的侍从们无不感觉寒气森森,那股眼神绝对不应该是人会拥有的,怎么看都像是被狼盯上了的感觉。

    他就是猎鹰暗杀组织的王,一直高高在上的王,被人称为鹰王的罗德里。

    此刻罗德里已经走出了偏殿之外,只是随意的看了一下自己的电话,他便已经知道了所有的战况。两个小组,还有达列夫亲自带队。尽管他已经高估了这个家伙,高估了他身手的存在,却不想自己派出去了九名猎鹰组织的精英成员,现在却只回来三个,而除了米歇尔还留着一口气之外,其他的竟然是当场一枪毙命。

    看来对手的枪法很准,在慌乱的现场,匆忙之中,仅仅是一把枪,就干掉了自己六名高手。

    “哼!”罗德里转身就向大殿外面走去,此刻他已经没脸再回到大殿面见艾瑟尔-罗比亚王子殿下了。他要继续他的使命,亲自去会会这名身怀绝艺的家伙。

    徐右兵很想下车,一直在要求下车,并且拒绝着艾瑟尔-朵拉想要报答他的想法,而且很想现在就离开这个是非之地。棕榈岛虽然是一个奇迹,虽然风景迷人,是一个看上去就会让人感到心旷神怡的地方,但是此刻绝对不是兵哥应该去的地方。冥冥中兵哥就有一种潜意识,那就是恐怕只要自己再往前走一步,那么就会很麻烦,甚至很危险。

    这种危险不是害怕,更不是胆怯,而是兵哥身临无数次恶战之后主动培养出来的一种警觉,高度对危险的提前感知。

    可现在当兵哥再次的眯起双眼,向前看去的时候,他知道,他已经不需要再提离开的要求了。因为此刻这辆豪华限量版的兰博基尼毒药已经被人逼停了,可惜的是,逼停这辆豪车的家伙,只是一个人。对,就是一个人。

    金色的阳光特别的刺眼,而洒在金色的海滩上更加的让人眩晕。兰博基尼被人逼停,前方站着一位身穿白袍几近身高能有两米的恐怖家伙。不过这家伙看起来却有些瘦,宽大的白袍穿在他身上显得特别突兀,看起来就如同一个骨架上面挂着一件白色的缟素。

    “这,这还是人吗,太可怕了!冲过去,你为什么要停车,冲过去啊!”艾瑟尔-朵拉仅仅看了一眼,就被这人鬼一样阴狠的眼神给吓得浑身战栗。太可怕了,他的眼睛就像是个深洞,冷冷的,仿佛里面带着无尽的寒冷,只让人看一眼就忍不住遍体生寒。

    一双小手紧紧地抓着座椅,手指都开始泛白,艾瑟尔-朵拉说话的声音都在颤抖,他命令司机冲过去。

    “冲过去,快冲过去......”

    啪啪啪

    鹰眼男子穿着一双皮靴,走起路来格外的沉重有力,与他瘦弱的身形很不相符。他已经听到了车内艾瑟尔-朵拉的命令,好像是生气了,所以就这样阴森森的走了过来。

    “开过去,快,我命令你开过去!”

    “朵拉,你别叫了,他已经尽到了他最后的努力。亲爱的小公主殿下,现在请你坐着别动,或者等我下去后你立刻开车离开!我出去会会他!”

    徐右兵双眼眯成了针状,一眼就看出来司机的变化,他竟然死了。是的,在自己不知不觉间死了,莫名其妙的就死在了驾驶位上。不过还好,他死亡的时候尽到了自己最后的努力,慢慢的踩下了刹车,所以车子才会在不知不觉间停了下来,正停在这个人少的海边。

    好厉害的手段,看来对方一定是个高手,由不得不让兵哥更加的重视。

    但是隐隐的,兵哥心中却有着一种更加不安的感觉,这种感觉甚至让他的眼皮轻轻地挑了一下。好久了,这是对未知危险的强烈警觉,遇到了高手之后自己肌体的本能反应。

    这种感觉立刻调动起兵哥身体内所有的活血细胞。几乎让兵哥在一刹那间警觉了起来,就算自己面对西达伽尔的时候兵哥也没有这么郑重过,看来这小子一定是来者不善。

    啪啪啪,白袍廋麻杆一般的家伙在离车能有五米外的距离站定,他的身形在原地里顿了一下,突然说道:

    “徐右兵,你难打算就一直在里面坐着吗?这与你的身份非常的不匹配尊贵的首相大人。可是即便您不想下车,我也有办法让你死在车内,只是我很担心会吓坏了可爱的艾瑟尔-朵拉公主殿下,因为她并不是我需要的目标!”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