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可是让兵哥困惑的是,此刻警察并没有紧急疏散群众救济伤者,而是好像匆匆的在寻找着什么,眼尖的兵哥下意识的看到了一个人影一闪,大咧咧的从警长的身边走了过去,正快速的四下里张望着。

    正是他,裤兜里还露出了枪柄的一角。麻痹的,他们是一伙的!

    可就在这时,这个家伙也看到了掉头的电瓶车,并且看到了趴在行李上的徐右兵。

    “在这里,抓住他!他是凶手,抢劫杀人的凶犯,包围他!”

    瞬间所有的警察转身,凶狠的枪口齐齐的对准了电瓶车。

    “下去!把车给我!”兵哥一手扒拉开司机,跳进驾驶室狂踩油门就向前跑。可是大功率的电瓶车速度再快也快不过子弹,一阵瓢泼般的子弹打过来,再加上12号的霰弹枪集中了方向的猛轰,可怜的行李箱立刻就被击穿,甚至车后面燃起了熊熊的大火。

    一把将白袍女孩揽到胸前,兵哥暗叹一声晦气。都踏马什么时候了还带着个拖油瓶。可是此刻已经无法将女孩推下去了,密密麻麻的子弹扫过来就像是下雨一般的猛烈,推下去她刹那间就会被打成筛子网。

    紧紧地盯着前方,冲出了检票口,兵哥下意识的低头,检票口真的有人堵截。狂暴的弥散弹和冲锋枪子弹打过来,呼啦啦全砸在车体侧面,兵哥猛打方向,电瓶车一侧的两轮完全的离地,就这样横着向堵截的警察们冲了过去。

    高速加上车斗内熊熊燃烧的大火,此刻这辆电瓶车就如一辆烈火战车。车斗内的行李箱着起火来劈啪作响,由于高速摆动,不住的往下掉。就像是恐怖的炸药包般的像警察们滚去。借着警察们闪避的时间,电瓶车终于撞上了检票口的大门,兵哥抱起白衣少女,一猫腰就冲进了大门。

    “进去了,进大厅了,冲进去,抓住他!小心他手里有人质,没有命令不要开枪!”

    哗啦啦......

    大门直接被兵哥一肩膀撞碎,玻璃碴子碎了一地。兵哥径直向前冲,直奔二楼。二楼是旅客休息大厅,等待的正是检票要乘船出海的旅客们。想从这里冲出去就等于又回到了出港口的小广场,兵哥暗叹一声,感觉有些慌不择路。

    强自镇定,兵哥抱着白袍少女从容的走进了洗手间,只是转了个圈在里面等了一会,乘机砸晕了一个伙计扒下他的白袍穿上又出来了。

    ......

    “是你救了我,他们是什么人,为什么要追杀我,快带我走,外面有车接我,我是艾瑟尔-朵拉!我的父亲是卡布斯-本-阿勒赛-艾瑟尔-达咪西,你应该听说过他伟大的名字。你把我送回去,他会给你很多钱,或者黄金!”

    “皇室成员?卡布斯-本-阿勒赛-艾瑟尔-达咪西?我的天,你们的名字读起来真的很麻烦!可是现在我们更麻烦,我也不知道他们为什么要杀你,你的随从和管家已经死了,我是捎带着救了你,你的确应该感谢我美丽的公主殿下!”

    徐右兵感觉自己的脸皮真厚,又感觉迪拜的确与众不同,这真是个土豪的国度,没想到自己在大街上随便捡个女娃,竟然都是皇室成员,还又是一位尊贵的公主殿下!

    此刻徐右兵暗叹自己侥幸,这女娃一看就没有什么经历,明显是自己连累了她,她却反而认为是自己救了她。好吧,将错就错,就当是这么回事吧。

    不过这女娃长得还真是漂亮,一双美丽的大眼睛好像会说话,看着徐右兵亮闪闪的满是期待。只可惜身上一身白袍完全掩盖了女娃的气质,再加头顶包裹着的黑头巾,只能让兵哥看到这一双会说话的眼睛。

    可就在兵哥感到有些遗憾的时候,女娃不好意思的双腿动了一下。哇靠,兵哥瞬间释然了。

    撩开的双腿内竟然穿着名贵的奢侈大品牌,仅仅是一双鞋子就价值惊人,上面密密麻麻的钻石一看全都是真的,根本不是水钻。鞋子是迪拜女人展示自己奢侈身份的最好途径,其次就是她们手中的包包。很可惜的是这女娃的手包一定是跑掉了,要不肯定除了爱马仕就是lv......

    徐右兵不去想象,因为此刻有警员已经冲上了二楼。好在他们两个上来的时候比较从容,很多旅客并不认为他们是劫匪。再加上女娃在徐右兵的怀中并不挣扎,所以没人会去怀疑什么,现在情形这么乱,很多人都在求能够自保。

    兵哥抱着艾瑟尔-朵拉从容的坐在角落的座椅上,低着头眼角却是紧张的注视着警员们的一举一动:“小心,你别动,他们和劫匪是一伙的。刚才你看到了吗,他们向我们开枪!”

    “我没有看到,但是我相信你,可是现在怎么办,我父亲曾对我说过,当我无助的时候,就应该相信我的朋友。你叫什么,你是华夏人?”

    “是的,我是华夏人,我叫徐右兵,你挺有意思,不过精明和你的公主身份非常的匹配英明的殿下!”

    “徐?徐右兵?好奇怪的名字,可是你知道吗,在你们华夏,随便抱着一位女士是很不尊重的,而在我们迪拜,这更是不允许的徐先生,我是燕京大学的研究生,你可以叫我的中文名字,朵拉!”

    “朵拉?我去!动画片中的公主,你很浪漫朵拉,认识你很高兴。那好你就坐我旁边吧,不要乱动!”

    “我不会乱动的徐先生,不过好像他们已经过来了!”

    “过来了?我知道!”徐右兵急的头顶冒汗,此刻他并没有更好的办法能做什么。不过好在他刚才的担心是不必要的,看来朵拉并没有受伤,刚才只是被吓晕了。

    这时候两名警员已经朝这边走了过来,众多的警员们已经在大厅内分散开来,到处都在查找嫌犯。

    “你们两个,身份证拿出来看一下!”

    “你好警官,我是艾瑟尔-朵拉,卡布斯-本-阿勒赛-艾瑟尔-达咪西亲王的女儿!我正和我的随从在这里休息,我听到了枪战,所以我们躲在这里,刚才匆忙中我失去了我的手包,它不知道遗失在哪里了。你可以把你的电话借给我用一下吗,我想我父皇的司机应该就在外面等我,我需要他上来证明我们的身份!”

    朵拉异常的镇定,完全和她刚才在广场上的状态不一样,甚至是不知从那里拿出了一块还带着香味的黑头巾,慢慢的帮徐右兵把头给包裹住了,看得徐右兵惊诧的认为她和先前简直判若两人。’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