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卡拉哈迪,当清晨一缕阳光透过圆形就像是卡通城堡一样的窗户射到了床上的时候,徐右兵终于是蒙蒙的睁开了眼,看着昨晚上零乱的一切,还有宿醉依旧有些晕晕的脑袋,这家伙禁不住咧嘴一笑,无奈的摇了摇头。

    落素素和瓦纳现在打得火热,昨晚两人设计想将自己灌醉,却不想到最后醉了的还是她们两个女的。

    起床伸了个懒腰,徐右兵快速的洗刷完毕,刚想往外走,门就被敲响了。

    “老大,有人搞事!”威廉没等徐右兵开门,便冲了进来,这家伙一脸的严肃,看起来怒气冲冲。

    “你好歹现在也是个三军总司令,慌慌张张的,像什么样子!”徐右兵随手抓起块绿豆糕就往嘴里填,昨晚喝了一肚子酒,啥也没吃,现在肚子里面空落落的,特别的难受。

    “老大,有人出手了,在烟海。大军的酒吧被端了,说是涉黄。海天明珠大酒店也被查了,华夏国纪律部门出动,当场拘捕了王浩,带走了芬妮和布兰妮。海天置业和华夏海天明珠影视公司被封,公司拍摄的影片遭到封杀,根本就不允许播放,说什么尺度太大,伤风败俗。最...其实最......”

    “最什么,咳咳咳!”徐右兵一口绿豆糕还没吞下去,直接噎在了嗓子眼里卡了半天,呛得直咳嗽:“麻痹的,下手这么快,一切都是冲我来的,难道他们不懂?”

    “不,不是的,兵哥,我叔和我婶被打了,现正在烟海市二院进行治疗,我叔右前臂骨折,婶子的腰扭了,水果摊也让人给砸了!”

    “你说什么?”徐右兵上前一步,一把抓住了威廉的衣领,差点一拳擂在这小子精致的脸颊上。

    “老大,庞军长已经查明白了。现在我叔和我婶都被海伢子他们保护起来了。不过对方还不放手,依旧要抓捕陈晓雅,并且动了枪。不过好在当时有韩警官与嫂子在场,没等对方开枪先把他们给收拾了,后来张强一伙正好奉命赶到,一网全逮住了!”

    “动枪了?回烟海!麻痹的,我到底要看看他们想要干什么!”徐右兵目赤崩裂,随身抓起个外套就往外走。俗话说祸不及家人,杨旭辰你有什么冲我来。我杀你儿子堂堂正正,没想到你这么龌蹉。

    “老大,现在我们回烟海市要转道两班飞机,需要通过邻国的签证,最快也要四天以后,您的专机还在维修之中。再说卡拉哈迪反叛军还在蠢蠢欲动,我想这里还是你坐镇。我过去一趟,搞暗杀我在行,区区一个杨旭辰只要我到了华夏,分分钟就可以送他去见阎王!”

    “废踏马狗屁话,人家都欺负到老子头顶上了,连我爸妈都不放过,我不亲手屠了他,我还算个人吗!卡拉哈迪有你、有弗兰克,就算是反抗氏族杀过来了也无所谓。现在我们由于舆论,不能强势占领反抗氏族的大本营,但是虐他们绝对没问题。而我的事情,我必须要回去处理!没有飞机就走水路,现在就走,到了迪拜转机,我就不信我还回不去了华夏!”

    徐右兵大发雷霆,怒火冲天。威廉顿时寒若禁声。这家伙从没见过徐右兵发这么大的火,简直是天怒啊,绝不是一般人能够承受的了得。

    “老,老大,我这就去安排,这就去!”

    威廉掉头就走,屋内尽管阳光普照,太阳从圆形的大窗户中射进来,洒满了半个房间,但是此刻他却觉得异常的冰冷。徐右兵身上散发出来的杀气已经到了,站在这里让他感觉到连空气都被冻住了,有一种就要窒息了的感觉。

    而此刻瓦纳和落素素她们已经听到了谈话,禁不住惊诧的从隔壁房间跑了过来。这两个美女昨晚就睡在徐右兵的隔壁,两个女人晚上连衣服都没脱,直接睡一块了,刚才被徐右兵一嗓子给吼醒了,急匆匆的跳下床跑过来,现在什么都明白了。

    “兵哥,是杨旭辰,他竟然......兵哥,我这就给我爷爷打电话,杨伯伯不会那么不理智,这里面一定还有别的情况,兵哥,你等我打电话!”落素素一时间竟然有些不敢相信这是事实,杨旭辰觉悟那么高的一位伯伯,从小几乎是看着素素长大的,她不相信那个和蔼的杨伯伯会做出这样的事情。

    让人查封军哥手下人的场子和公司还情有可原,毕竟杨志死了。杨伯伯一时转不过弯来,手段激烈了一点可以理解。但是让人对兵哥的父母动手,还对敏姐她们动抢。这落素素就不可理解了。仅仅是对赵 敏动枪不要说让兵哥愤怒,甚至连华夏国都会震惊。这已经不可以说是私人恩怨了,甚至已经上升到走火入魔的程度。

    “你们闪开,瓦纳!这里交给弗兰克和威廉,凡事以这两个家伙的决定为主。你无论做什么都要问问他们,还有伊思-巴布鲁。伊思-巴布鲁不要看他处处和我精打细算,其实他是最维护你的一名大臣。有他们三个在卡拉哈迪绝不会出任何乱子。我现在必须回华夏一趟,你们不要劝我!”

    “我知道,我知道,只是徐,难道你就这样走了吗,你现在是我卡拉哈迪的首相大人,完全可以通过正常途径我们对华夏提出抗议!徐,我是想说,要不你把叔叔和阿姨他们接过来......”瓦纳小女王陛下心中非常的紧张,有徐右兵在卡拉哈迪她就可以一切都不用管,有他在什么都是安全的,什么都是安心的。但是如果他离开了,或者是不回来了,那么卡拉哈迪......

    博茨瓦纳女皇陛下甚至于不敢再往下想象!

    她虽然年纪小,对形势看的不算透彻。但是由于常年跟随在父皇的身边,又是西方贵族学院留学归来的小公主,所以对周边国家对待卡拉哈迪的态度还是能看出来的,卡拉哈迪现在很不安全,很不稳定。

    徐右兵拼着全力压制了反抗氏族们的爆乱,以至于完全靠着惊人的恐怖实力震慑了反抗氏族们嚣张的反抗气焰。但是这帮家伙们仍不死心,和境外势力的联系依旧还在继续,假如徐右兵不顾一切的离开了,这里没有了他的镇守,博茨瓦纳真不知道后面还会发生什么可怕的事情。

    卡拉哈迪现在就像是一块巨大的蛋糕摆在众人的面前,外面喷香的奶油芳香四溢,让谁看上去都想咬一口。而这块蛋糕不仅品相好,卖相好,就连里面都是水果做的,他现在不仅仅是诱惑,更是一种让人完全可以舍弃自己性命的吸引......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