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飞机缓缓的降落,华夏国迎来了历史上远归的孩子。站在旋梯口,annie一脸冷漠。她看到了许多熟悉的面孔,一张张,一面面都让她无比气愤的面孔。如果有可能她再也不想踏上这片土地,但是自己丈夫的坟茔和儿子还在这里,这里有着自己到死也无法放下的一切!

    那是许向东,老了,鬓角斑白,真的老了!身后两名穿着笔挺上将制服的,正是他最不想看到的两位老家伙。如果不是他们,说不上震山也是上将了。

    一片镁光灯闪烁,annie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下的飞机,此刻双腿只能机械的向前迈进,甚至完全没有方向。一开始在十二海里外她还想着一定要给这些人点颜色看看,一定要,为什么不要。

    可是当雄壮的音乐响起,到处都是一片严肃的时刻,annie身不由己的在这一刻绷紧了自己的身子。她的左侧许向东缓步的陪着,右侧是华夏国三军仪仗队。军乐团奏响的正是annie雇佣兵团的生命之歌。他们给了她最高的礼仪,最高的迎接......

    不想最让她大跌眼镜的是,在三军列队完毕之后,竟然是赵誉刚这个老家伙,腆着老脸走了上来,正步立正,敬礼说道:“尊敬的annie女士,我三军仪仗队集结完毕,请annie女士进行检阅!”

    “reduced-order model,赵誉刚,我恨你!”annie此刻已经有了和赵誉刚平等对话的权利,甚至完全超越了赵誉刚的身份。赵誉刚只是一国的上将,而annie却拥有着在几国布兵的权利。

    老罗头和赵誉刚活了这么大的岁数,到现在已经是人老成精了的人物,在腆着脸上去迎接的时候竟然被人冒出来这么一句话,顿时老脸通红,羞得无地自容。

    是啊,人家恨,你还能不让人家恨。annie实在,心直口快,并且随意,有什么说什么。恨赵誉刚是正常的,不恨才不正常。人家家破人亡,你仅仅想要凭借这一点就让人家放弃了心中的仇恨,根本就是不可能的。

    “咳咳,应该的,应该的!annie女士,这边请!”许向东亲自打圆场,招手指路请annie女士上车。华夏内卫局已经派有专车进场等候,清一色的黑色国标,宝马护卫队前方开路,机场进入城区的高速全线封闭,处处都有安保人员时刻警卫着,车队浩浩荡荡打着双闪驶入了城区。

    “许,我不需要你这样的接待,我只想见到我的孩子,还有我想去烈士陵园,现在就去,我要去见我的丈夫!”在车内annie强忍着自己心中排山倒海般澎湃的情绪,提出了自己的想法。annie很激动,坐在车内全身已经出汗了。重新踏上了这片土地,她的心中五味杂陈,甚至有了一种终于回到了家的感觉。

    眼角已经湿润,annie终于是忍不住了,看着鬓角苍白的许向东,此刻已经有眼泪流了下来。

    许向东默默地拿过几张纸巾,悄悄地递给了annie,声音悠长而又悠远的说道:“我经常去看震山兄弟,经常去,有时候去坐坐就是半天。他很好,比我们好多了。小钊,去烈士陵园,车队解散,道路解除封锁。”

    “是,首长!”小钊严肃的传达了许向东的命令,精心准备了好久的迎接车队立刻按照第二套方案依旧向前行驶。而中间许向东的专车车牌已经自动的换成了民用牌照,在下一个交叉路口的时候与车队立刻分开。

    后面依旧跟随着两辆专车,不用说那也是赵誉刚和老罗司令的。

    社会车辆终于得到了允许通行的命令,大京城人惆怅的舒了口气。我们的国家越来越好了,到华夏进行访问的外国元首越来越多,象征着祖国日益辉煌。

    京城革命烈士陵园坐落在城区东部,那里苍松翠柏环抱、绿荫成园、安静而肃穆,**而神圣。烈士,是这个国家最高的英雄,最伟大的称呼!是由一个个让人敬佩而又感动的人物形象组成的生命格式。他们永远存在于人心的角落里,时刻激励着人民继续前进的步伐。

    一位风姿煞爽的冰冷女人,在一个便装严肃老者的陪同下,身后竟然跟随着两名上将,在今天登上了烈士陵园的拱形大门。当管理处有关人员看到的时候,立刻就惊傻了,此刻没有人敢随意的上前,过来打扰他们这样的扫墓组合。只是外面的安保级别立刻潜移默化式的悄悄增加,其警卫层次已经上升到了最高的级别,并且被警卫局接管。

    在半山腰一处不大的公墓旁,有着一处合葬墓碑,但是碑文上现在只写着一个人的名字——王镇山!

    他是华夏狼牙特战队最出色的狼王,是90年代让西方世界各国闻风丧胆的国之利刃!他有一个神话般的传说,并且有着一段无比优美的佳话。在世界各国地下组织中,知道这位狼牙的,都知道他还有一位夫人。他和夫人多次紧密配合,执行过无数次的艰险任务,杀得各国非法组织和犯罪组织们闻风丧胆,被称为玉蝶双飞。

    annie手捧一大捧怒放的黄色菊花,心如啼血小心翼翼的放在了王镇山的墓碑旁。此刻泪水已经模糊了双眼,annie双肩颤抖的跪在了自己丈夫的墓前,伸手不断地摸索着墓碑上的文字。这些文字是当年她亲自书写的,笔力仓劲挺拔,‘山’字最后一笔直插云霄,代表着她无尽的愤恨。

    “震山,我是annie,震山,我是你的妻子annie,震山我马上就可以来陪你了,我很欣慰,二十三年了,我还能有机会活着回来看你,看我们的孩子。

    震山,你在里面等我,好好地躺着,你总是说睡不够,没时间睡。我也没时间睡。但是你已经比我先睡了二十三年了,应该睡够了吧!

    你醒来看看,我在不断地努力,我创造了一个伟大的帝国,让任何人都不能小窥的帝国。我要把这一切都亲手交给我们的孩子,让他可以再也不需要像我们一样的辛苦,一样的出生入死。震山,这是你和我的合葬墓,你等我,等我亲手把我们的帝国交给我们的孩子以后,我就过来陪你......!”

    身后的许向东和赵誉刚也老泪纵横,老罗头更是心情激动,一个劲的擦着眼泪。说起来王镇山还是从空军挑走的精英,那些年培养一个优秀的战斗机飞行员是多么的不容易啊,当老赵这个王八蛋亲自来找老罗要人的时候,两人当时还在办公室内打了一架,现在想想,当年多么的意气风发,豪情万丈......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