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静怡园室内的陈设简简单单,可处处都别具匠心,从每一处花架再到窗棂,每一个摆设,每一个细节都可以看出姚老是一个无比严谨的人。

    这时候姚夫人从庭院中走了进来,篮子里挎着一篮精致的菊花,她满脸微笑的招呼着许向东,热情的说道:“小许啊,我一看小钊就知道是你来了,你等会走,我给你做点菊花糕,你带着,回去半夜喝茶喝多了吃一口,这东西名目撤火,最适合你熬夜处理公务做点心,还能提神呢!”

    “好的,谢谢阿姨,那我晚上可就有的吃了。还别说,阿姨您做的菊花糕特别好吃,我是越吃越喜欢吃!”

    “好吃就多吃点,你们聊,我这就去给你做点带着,一会我再炒两个菜,你就在这吃啊!”

    “好的阿姨,那我可有口福了!”

    “哈哈哈,你小子的,我看是吃上瘾了吧。”

    姚老哈哈大笑,其实他早就看出了许向东还有话没说,不过有些事到了这个时候完全需要他自己拿主意,姚老已经把他扶上马又送了一程,总不能还天天跟在后面挥马鞭吧。

    许向东带着一盒子菊花糕离开了静怡园,他走的时候很欣慰,其实有些东西他已经想明白了。想要做事就要抓大放小,想要进步就要去腐推新。徐右兵不是不明白,卡拉哈迪的钻石矿他可以有能力凭借自己的实力吞下来。那是以前监狱黑帮的东西,也就是现在达摩利剑雇佣兵的资产。

    但是徐右兵更明白,钻石矿只是小小的一部分,甚至不可能进入许向东的眼中。在许向东的眼中,卡拉哈迪那储量惊人的油气资源才是华夏最看重的。

    现在国际油价日益飙升,华夏早有意向开辟新的油田。加紧本土油田开采的同时,把战略性目光放大放远,已经是现在必须要做到的事情。卡拉哈迪早就爆出有储量巨大的油气田,并且最低估计可以开采三十多年。不过只是由于环境和地理因素的制约,那里的石油开采出来含沙量太大,所以摄于技术原因,很多国家都没有提前涉足。

    只不过这些对于华夏来说根本不算什么,在山姆国还没有动手之前,许向东就把目光伸向了这里。华夏有大西北在沙漠中开采油田的先进经验,处理这点技术问题根本就是手到擒来。最主要的就是看徐右兵的能力了,看这家伙能为祖国拿回多少控股权。

    其实最重要的一点就是如果有了这张牌,以后华夏就会在国际油气资源的谈判中占据主导地位。山姆国控制着世界上大部分的油气资源,可以说一手操控着石油卖出的价格。在这方面华夏始终处于被动地位,如果能拿下卡拉哈迪巨大的油气储备资源,那么以后华夏完全有底气在谈判桌上和山姆国碰一碰。

    可现在问题明显的杨旭辰已经触及到了徐右兵的底线。祸不及家人,你儿子是主动要求去执行这次任务的,并且这次任务的执行,其背后深远的意义你杨旭辰不是不明白,甚至当时在担保书中你杨旭辰说的斩钉截铁,就算马革裹尸也在所不惜。

    可是现在呢,战场临阵逃脱,并且破坏两军之间的关系,差一点就酿成大祸。徐右兵的处理方式是正确的,也是及时的。在那种情况之下只有果断击毙才是最明智的选择。而逮捕遣送只会让卡拉哈迪的勇士们心寒,他们会想,毕竟是你们自己的人,犯了错误一转手送走了,还是回去后继续逍遥。

    坐在车内许向东沉默不语,思量再三伸手问小钊:“有烟吗,来一根!”

    “首长,给!”小钊从自己兜里掏出盒烟递给了许向东,并且按下了点烟器。

    许向东平常很少抽烟,但是小钊时刻都备着。他知道首长只是在遇到了最大的麻烦之时才会选择抽几支。不过这些烟草都是特制的,连烟叶都是特别栽培的,经过几十道工序精心制作,已经很少有其他的毒素存在了。

    “给我接老罗,让他自己处理!就说需要给人家一个交代!还有,去机场,我亲自去!”

    “是,首长!”小钊身子立刻绷得笔直!领导做出的决定很慎重,严肃的郑重让他禁不住也心中砰砰直跳。

    他和秘书相对看了一眼,立刻打电话安排行动事宜。

    ......

    annie的专机由欧洲直达华夏京城国际机场。在外海还未进入华夏境内就开始收到塔台的导航指示。annie乘坐的是欧洲佣兵空军一号,是欧洲皇室国家元首出巡的专用飞机,并且属于annie旗下的私有财产。说白了annie有着控制欧洲几个国家的实力,仅仅从她专机的配置上就能够看出来。

    飞机抵达华夏十二海里的范畴后,华夏的舰队与舰载机立刻起飞护航。海里威武的炮舰鸣笛声声,表示隆重的欢迎。舰载机身后拉起了长长的彩线,表示对夫人访问华夏高度的尊重。

    在京城国际机场一号跑道的停机坪处,许向东正站在外面耐心的等待着。他知道从天空中此刻就可以俯视到他的存在。他站在这里就是一个态度,并且是降阶相迎,降阶相迎是华夏的礼数,也是对臣下最高的礼遇。

    华夏古代皇上只有见异族首领或外国重要使臣的时候才会从迎接的高台上下来,这就叫做降阶,这样的礼仪就是降阶之礼。当然,在许向东看来annie可不是外国使臣,更不是外国使者。在许向东的心中,annie就是一个回家的内臣,是因为一种痛而远走他乡今日才得以回来的有功之臣。他站在这里是认同,更是表示一种怀念和尊重。

    王镇山是许向东的好友,都是姚老的门生旧部,不想多年以后一个身居高位,一个天人永隔。所以面对annie的到来,在许向东看来就是迎接老友的家人,心中此刻拥有的只会是无尽的感怀和对朋友的思念。

    不知何时赵誉刚和罗司令也悄悄地站在了许向东的身后。面对annie的到访,这两人此刻除了心中忐忑以外,其实内心中还有的就是无尽的悔恨。特别是赵誉刚,当时他是一手宣布命令的人,是他亲自逼走了annie回国,才造就了玉蝶双飞天人一方的悲惨下场,所以此刻的他,内心中是最后悔的一个。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